美國貨幣政策的陰影,繼續打擊全球資本市場的情緒。聯儲主席鮑威爾和他的副手布蘭納德在國會聽證會上,先後表達了更強硬、更激進的貨幣政策立場,美國國債遭遇拋售,對政策最敏感的兩年期國債利率升至0.97%,這是疫情以來的最高水準。

十年期國債利率也漲到1.78%。國債市場動盪,直接衝擊到股市氣氛,S&P500和NASDAQ連續第二周下跌,上次慘跌兩周是WHO曝出Omicron變異株的時候。美元指數DXY在上周下挫接近一個百分點。美國/北約與俄羅斯談判破裂,烏克蘭風險增加,布蘭特石油期貨升超過5%。避險情緒下,黃金期貨漲1%。

鮑威爾在國會聽證會上說,「儘管仍在疫情中,經濟動能在迅速增強,加大了供應與需求之間的不平衡,導致高企的通貨膨脹」。「我們知道高通脹的代價,我們會使用工具來支援經濟和強勁的勞工市場,來防止高通脹紮根。」他對通脹形勢的判斷和未來政策的布局,變得更強硬,更激進。

聯儲理事及候任聯儲副主席布蘭納德,在另一個國會聽證會上也強調,「遏制通貨膨脹是聯儲最重要的任務」,她同樣將貨幣政策的焦點從就業轉向通脹。聯儲高官準確清晰地表達了更快速、更密集、更兇狠地推進貨幣環境正常化政策這個意向。

美國消費者的資產負債表,是過去幾十年最強勁的,帶來了消費的興旺(儘管疫情對出行有影響)。消費者負債水準相對較低,工資漲得快,這一方面令增長強勁復甦的底氣更足,另一方面也令通貨膨脹持續高企的風險更高。

目前CPI達到7%,為四十年新高,今年晚些時候由於基數效應和供應鏈短缺得到舒緩,美國的CPI數字會有所回落,但是實際上物價壓力會持續,通貨膨脹距離中期政策目標2%還是非常遠的。

在民意調查中,物價上漲已經取代了疫情、就業等,成為美國選民最關心的話題。拜登上任第一年的民意支持度是過去四十年倒數第二差的。鮑威爾聯儲的獨立性不高,願意為總統助力,所以筆者認為為了中期選舉,聯儲也需要把貨幣環境正常化的動作做得大一點,聲音響一點。

聯儲三月份完全停止買債,基本上大局已定,市場也已經將此充份反映在資產價格上了。聯儲調高政策利率,目前的官方預測(利率點陣圖)是2022年三次,2023年三次,2024年兩次,但是加息步伐有可能進一步加快。越來越多分析員預計未來兩年每季度加息一次,筆者也感到這種機會越來越高,直至經濟出現下行的徵兆或市場出現持續動盪。

2022年的最初兩個星期,市場在調整對美聯儲政策舉動的預期。對貨幣政策最敏感的,美國兩年期國債利率升到了0.97%,這是疫情全球爆發以來從未見過的,22萬億美元規模的美國國債市場因為聯儲鷹派言論而疲弱。期貨市場的利率掉期價格,已經接近百分之一,也就是說預計聯儲今年加息四次開始成為市場的主流看法。

當然,最讓市場擔心的是聯儲是否會突然宣布收縮其資產負債表,把已經製造出來的流動性部份回收。相對於買債減碼和提高利率,縮表的不確定性更大,對流動性的衝擊更強,可能逼迫市場降低槓桿,我們目前已經看到基金主動調整槓桿,準備流動性池的下降。(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