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環境正常化的信號彈,在大西洋兩岸同時升起,市場還在遲疑如何評估其影響。上周是聖誕假期前的最後一個完整工作周,也是央行們忙碌的一周,美國聯儲、歐洲央行和英格蘭銀行紛紛在言論上、行動上表達了政策轉向的意向。聯儲決定大幅減少購債額度,同時暗示首次加息的時間點可能提早。美股在當天反應不大,但是第二天回過夢來就出現了較強烈的調整。

美債的反應溫和,無論短端還是長端債券,沽售壓力不大,利率微升。美元匯率則大幅升值。歐洲央行也宣布了計劃在明年三月啟動taper,但是加息或縮表就暫時不在考慮之中。最令人意外的是,英國央行突然加息,並暗示距離taper的時間也不遠了。儘管上周五風險資產下挫,筆者認為,風險市場對全球收緊貨幣政策的前景,仍在消化解讀中,究竟這是靴子落地,還是一個新時期的到來,尚未定論。

聯儲會議結束後,恐慌指數曾經一度急升,但是很快就大幅回落,全周僅微漲。這個反應很說明風險資產市場對聯儲政策解讀的遲疑。布倫特原油和紐約原油期貨價格,跟隨了股市的節奏,星期四上升,星期五下跌。

相比之下,黃金的走勢就比較堅定,聯儲出手,金價上漲。在其他消息上,中國總理李克強表示經濟工作穩字當頭,但有能力實現全年主要目標。十一月零售資料不如預期,上證綜合指數輾轉回落。日本央行在例會上維持政策不變,強調不會taper。美國參議院通過提高債務上限的法案。

這次FOMC會議上,聯儲的政策轉身可以說是全方位的。它放棄了「通脹是暫時的」這一慣常表述,調高了GDP、CPI在2022年的預測,下調失業率預測。提出已經達到通脹目標,並淡化就業目標,甚至暗示已經在考慮收縮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在具體操作上,FOMC宣布每月削減購債額度300億美元,三月中結束購債計劃。FOMC的點陣圖預期2022年加息三次,2023年加息三次,2024年再加息兩次。

筆者認為這是一次很激烈的政策轉身,是被逼出來的政策轉身。美國的物價的確在迅速上漲,而且工資也猛烈上漲。低端工資持續上揚,辭職風潮此起彼伏,觸發服務業連環漲價。這種通貨膨脹肯定不是暫時性的,所有人都明白,只是聯儲現在才扭扭捏捏地承認了。

FOMC的一系列操作中,削減購債額度是意料之中的,對經濟與市場衝擊應該有限。此項措施實際上是放慢擴表步伐,減少了印錢數量而已。加息的時間點被提前了,次數被增多了,從利率期貨市場的價格看,市場沒有想到聯儲的動作幅度如此大,不過2024年的時候聯儲是不是還有大幅加息的需要以及政治意願,還很難說,市場姑妄聽之。

未來聯儲的政策重心從就業移向通脹。不過很多通貨膨脹因素,並非貨幣政策可以控制的;通脹預期一旦起來也難很快消褪。未來聯儲的政策受到掣肘,很難再四平八穩的了,更難再為市場單邊護航。通脹的起伏、聯儲語言上的變幻,都可能帶來市場情緒的波動。

市場對FOMC決定的反應比較有意思,有點認為靴子落地的感覺。會議結束的當天美股大漲,美債略跌,兩年期國債利率微升一點,十年期漲兩點,美元匯率明顯上揚。應該說聯儲在管理市場預期上,做得很不錯。股市認為,聯儲收水意味著經濟前景不錯,盈利增長可期,即所謂的「reflation play(再通脹交易)」;債市認為,一切已在掌控之中,不必大驚小怪。(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