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公布的美國十月CPI數字,是一個巨大的深水炸彈,過去幾天的市場發展,基本上都是這一資料的延伸反應。美國十月通脹6.2%,核心通脹4.6%,雙雙創下了三十年新高。美國通脹在加速、在擴散,再次燃起市場對聯儲加息的預期,短債市場驚現去年三月股災以來最大的拋售,回落不久的兩年期國債利率再次爬上0.51%,十年期國債利率也攀升至1.57%。

相對於債市的劇烈震動,股市的回調就比較溫和,S&P500上周跌不到半個百分點。市場的說法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物價飆升的時候,企業盈利增長大幅跑贏了通脹。世界其他主要股市和債市上周基本上跟著美國的節奏走的。通脹的意外加速,推動美元匯率上漲,美元指數衝破95關口,寫下去年七月以來新高。

歐洲疫情重燃,歐元、英鎊雙雙走弱。OPEC調低原油需求預期,布蘭特期貨價格輾轉下滑,收每桶82美元。通脹升溫,黃金受到追捧,金價站上六月份以來新高。比特幣曾經一度刷新68642美元的歷史記錄,之後大幅回撤。

其他資料上,密歇根大學消費信心11月大跌,創十年新低。美國440萬人上月離職,為有記錄以來的歷史新高。英國第三季度GDP增長1.3%,若過預期。中國十月銀行貸款增長好過預期,全社會融資則持平。

美國十月份通脹的確升的很猛烈,而且是全方位的。汽油、食品價格飆升,汽油價格指數比起一年前暴漲了50%。服務業因為工資上漲而大幅加價。漲房租也已經成為全國性現象,房租佔CPI大約三分之一,對整體通貨膨脹的影響很大。在過去幾個月有所回落的二手車價格再次上揚。

這是連續第五個月CPI通脹在5%以上,而且呈加速趨勢。目前美國汽油、食品、租金輪番上漲,工資帶動服務業成本全面攀升,很明顯,通貨膨脹的性質已經發生了改變。美國總統拜登也不得不承認,通貨膨脹已經變為「頭等大事」了。

美國市場有一個平衡通脹率,英語叫breakeven rate,是抗通脹十年期國債利率和普通的十年期國債利率之差。因為抗通脹國債利率是根據通貨膨脹率不斷作調整的,通脹高的時候交易員就搶入抗通脹國債(也叫TIP),於是就拉高平衡通脹率。這個平衡通脹率現在升到2.76%,這是2006年以來從未曾見過的高度,反映出市場的憂慮。

從掉期市場利率看,多數市場人士估計明年六月第一次加息。市場的加息預期,被上次的FOMC會議打臉了,但是加息的呼聲卻揮之不退。聯儲高官在通脹問題上最近改了一點口風。副主席克拉理達直接表示,「如果這種通脹形勢持續下去,意味著目前的政策是錯誤的」。

但是高官們在加息問題上又都沒有鬆口,擺出一副寧可動手過晚也不輕舉妄動的架勢。鮑威爾領導的聯儲在本質上是鴿派,擔心過早收水導致經濟再陷衰退,擔心市場的系統性風險。通脹越來越嚴重,聯儲必須要做一點事情,於是啟動了削減購債計劃。

Taper對於經濟和市場的衝擊,比起加息的衝擊要小得多,所以FOMC搶先削減購債規模,堵住外界的嘴巴。筆者在本欄目中曾經幾次強調,聯儲在這次退出QE上的策略就是避重就輕。拿taper出來抵擋,除非通脹資料太不像樣子,否則輕易不會啟動加息。如果通脹高燒不退,他們可能加快減少購債的步伐,加息就另當別論了。

難受的不光是聯儲,還有拜登政府。白宮原本把所有注意力全部傾注在刺激經濟增長上,積極努力推進基建計劃、家庭計劃等刺激措施。突然通脹升溫,勢必有更多的議員不主張太大的財政刺激措施。當然物價飛漲,美國政府取消對中國產品懲罰性關稅的機會更高,相信年內會有下文,不過只是部份下調或取消。(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