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加息周期看,有上半場和下半場之分。加息上半場,往往意味著經濟過熱、增長強勁,短期內利好股市。這種場景的確適用於目前的經濟現狀。不同的是目前美國利率水準處在幾乎為零的水準,市場槓桿極高,在零利率水準加息200點和在4%水準加息200點,其實很不同。未來市場因此出現較大而短暫的震盪,筆者覺得也不出奇。

英格蘭銀行是傳統的古典式央行,專注通貨膨脹,不像美國聯儲那樣要同時兼顧物價和就業,也沒有歐洲央行、日本銀行那樣對經濟有很大的承擔。近月英國的通貨膨脹飆升,央行內部預測CPI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衝到6%。

既然通脹的勢頭已經起來,就業市場供需比較緊張,貨幣政策委員會就沒有等待資料被證實,直接摁下加息的按鈕,BoE在幾大央行中率先加息。另外BoE說,等第二次加息出現的時候,它同時會開始taper,減少購債額度。

本次加息,對經濟的衝擊相信有限。未來的政策處理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Omicron病毒會對英國經濟構成的威脅。假設新病株在冬季帶來另一波疫情,但是重症率相對溫和,加上加稅、供應鏈短缺和高能源價格,未來幾個月的經濟增長和就業市場都慢下來一點,BoE的行動也可能停頓一下。

接下來經濟增長、勞工需求和通貨膨脹在春季再次回升,預計2022年5月和11月再加息兩次,每次25點。但是如果Omicron對經濟的衝擊可以忽略不計,英國的通貨膨脹持續惡化,則央行在2月份就可能加息一次,並啟動縮減購債計劃。掉期市場的價格顯示,資金認為有七成機會2月份加息。

2022年一個突出特點,是不同國家之間出現周期性錯位,增長周期、就業周期、通脹周期和貨幣周期明顯分化。2020年時候,所有國家一起陷入疫情衰退,所以出現了一個罕見的周期同步現象,貨幣政策一起放鬆。

中國於2020年下半年率先擺脫了疫情困擾,經濟強勁復甦,政策回歸正常化;美國、英國在2021年也出現了強勁復甦,現在也開始著手貨幣政策正常化。歐洲和日本受到德爾塔疫情的衝擊更大,復甦力度不夠強,ECB和BoJ在啟動政策退出上就比較遲疑。

筆者認為2022年的全球貨幣政策會有巨大的分歧,這種政策分歧的核心點,在乎就業市場。中國經濟在經歷了較強的上升周期後,增長面臨「三重壓力」,就業狀況轉弱;美國和英國因為不同的原因發生了勞工短缺,工資快速上漲把供應鏈短缺造成的暫時性通貨膨脹變成工資拉動的結構性通貨膨脹,Fed和BoE不得不在未能實現完全就業的情況下開啟政策回擺。

歐元區的通貨膨脹也不低,但是就業市場復甦緩慢,沒有明顯的漲工資壓力,ECB就可以緩慢taper,但拖延加息。日本既沒有過高的通脹壓力,也沒有過快的漲工資壓力,所以BoJ一切維持現狀,繼續鴿派。

貨幣政策的周期性錯位,是2022年全球經濟和資產配置的一大看點,因為這將影響資金的流向,美元匯率、英鎊匯率看高一線。新興市場的風險進一步增加。

本周進入聖誕節假期,計劃中的資料和事件都比較少。最值得留意的的是美國十一月PCE,預計為4.6%,再創數十年新高。日本的CPI預計同比升0.3%。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