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提名鮑威爾連任聯儲主席,既是意料之中,也有出乎意料之處。以鮑威爾這四年管理貨幣環境的政績和所受到的普遍尊敬,他被提名連任是意料之中的。但是拜登遲遲不願意作出宣布,卻是意料之外的,這是四十年來最晚的提名。

鮑威爾領導的聯儲爆出炒股醜聞,民主黨激進派議員抨擊他對銀行監管不力,是延遲提名的兩大原因。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對鮑威爾未來政策立場的不放心。

美國的通貨膨脹局勢風雲突變,白宮擔心聯儲過度、過快收緊貨幣政策。明年11月有中期選舉,從目前的民意調查以及最近的地方選舉結果看,情況對民主黨不利。

美國通脹持續高企,市場預測聯儲明年需要大幅加息。儘管鮑威爾堅稱暫時沒有加息必要,他卻畢竟有加息前科。

耶倫在離開聯儲前緩慢地加了五次利率,然後在離任前宣布「我們很可能見到本周期最後一次加息」,不料鮑威爾接任後連續加息四次,最終導致美股在2018年第四季度崩盤。

鮑威爾是一位溫和審慎的貨幣政策制定者,他願意配合白宮的政策,儘管偶爾也需要表達一下政策獨立性。他對於大力擴張基礎貨幣沒有問題,也可以容忍通貨膨脹一段時間,但是如果通脹被證實在未來相當時間無法退回到預先設定的政策目標水準,他有可能會連續加息。

從公開市場委員會11月份會議的紀要看,決策者的言辭已經出現了改變。他們認為高通脹可能會持續更長的時間,「要對適當的政策保持靈活性」,來應對風險和不確定性。他們沒有明說要加息,但是語境上出現了挺大的改變。

鮑威爾骨子裏是鴿派,如果平均通脹水準不太離譜,他也會以形鷹實鴿的姿態避重就輕地應對,他會考慮中期選舉因素。

但是如果明年通脹持續明顯高過3%,鮑威爾的聯儲有可能重複2018年的行為模式,不僅加快退出資產購買計劃,而且最快2022年第四季度首次加息。

明年美股可能很動盪,最主要的還不是聯儲加不加息,而是市場對加息力度不確定性的擔心,對聯儲是不是落後於形勢的擔心。另外新冠病毒的變異也給經濟復甦、聯儲政策蒙上了新的不確定性。

本周市場有三個焦點。第一個是應對新變異株,市場對資產價格進行重新定位,第二個是美國非農就業資料,預計新增就業50萬份,工資上漲進一步加速。第三個是歐元區通脹,預測為4.6%,1991年以來新高。中國的PMI也需要關注。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