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十年期國債利率立即被推高到0.29%,利率期貨市場顯示市場預期年底前歐洲政策利率轉正,現在是-0.5%。英格蘭銀行也在同一天宣布加息一碼,並暗示最快在下個月再次加息。

聯儲一變,給其他央行一個轉身的機會,不僅ECB和BoE改變了基調,BoJ今年晚些時候也可能需要重新審視政策。一場全球性的貨幣政策緊縮已經開始,央行的態度比市場之前預料的更激進、更堅決。這一代交易員根本沒有經歷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通貨膨脹和激進的貨幣政策,所以對政策變化的預估可能不足,應對可能失措。

央行在政策上突然激烈轉身,理由很簡單,因為在去年的絕大多數時間裏,對通貨膨脹的性質和前景發生了誤判,錯過了從容處理物價問題的最佳視窗期。不過美國、歐盟、英國和日本的通脹勢頭並不一致。

美國有工資飆升這個因素,英國有脫歐所帶來的低端技術工種工人短缺,使得它們的通脹壓力更大,貨幣政策出手需要更快、更堅決。歐盟沒有這個問題,太快的利率上升,可能給當年的南歐債務國家帶來新的壓力,我想ECB結束購債計劃之後,加息速度會慢很多。日本銀行會不會跟隨歐美加息,現在還要觀察,因為日本的物價壓力並不是特別大。

最後談談中國經濟,一月份社會總融資增加了10.5%,總金額達到6.2萬億人民幣。這是史無前例的一個大數字,印證了我們年前在本欄所說的銀行大放水。不僅中國人民銀行在寬鬆,銀行信貸標準也在寬鬆。從政策角度看,現在進入了寬貨幣、寬信用的環境。

然而,天量的企業融資中增量主要來自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這些對實體經濟中的投資幫助不大,只不過將銀行貸款的數字做得漂亮一點。中長期企業貸款在一月份僅僅增加了600億元,剩下的7500億來自短貸和票據,說明企業對貸款的需求不高。去年開始中長期貸款增長乏力,銀行只能靠短貸來充數。

居民中長期貸款也不理想。居民中長期貸款少了2024億元,同比縮水近三分之一。反映居民購房意願並不強烈,真正的購房需求,尤其在三四線城市,並沒有因為政策變化而恢復。房地產市場趨冷的核心問題,不是缺少現金,而是房價上漲的預期出現了改變。過去幾年的瘋狂擴張,過度透支了住房需求,而買房人不預期房價有明顯上漲,又面臨眾多不確定性,則購房行動就比較猶豫。

目前的經濟情況和過去二三十年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過去,無論企業還是個人都願意貸款,通過擴張資產負債表來實現槓桿投資和資產升值。所以中國政府一直用「一抓就死,一放就亂」來形容信用市場。這次不同了,信貸的另一端,企業和買房人對貸款並不積極,因為他們對投資的預期變了。所以這次銀行放水,願意對接的市場實體比想像的少。

過去十幾年中國經濟在某種意義上,靠擴張資產負債表,也就是舉債來實現經濟和企業的繁榮。政策制定者也習慣於通過信貸閘門來調控宏觀經濟。這樣做的前提是,大家搶著要銀行貸款額度。從一月份的信貸資料看,情況和想像的不同。

當然,筆者對中國經濟的短期增長前景並不悲觀。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雙管齊下,經濟增長是可以穩住的,只是有機的可持續的經濟活動還需要培育,企業和買房人的預期還需要恢復。

本周焦點在烏克蘭局勢和FOMC會議紀要。由於聯儲轉身迅速,與市場溝通又不充份,資金迫切需要通過紀要了解聯儲的真實意向。至於其他重要資料,美國一月份零售資料預計十分強烈,日本第四季度GDP料接近雙位數(第三季度是-3.6%),以及中國的通脹數字。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