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仍然預測三月加息25點,仍然預測聯儲今年加息六碼。筆者相信聯儲去年對通脹誤讀了,加上油價近來的走勢,FOMC在加息初期會走得稍微急一點,明年就可能慢下來。烏克蘭危機把聯儲出重手的時間點推後了,但是沒有改變。當然五月能不能加息50點還要看到時的資料和地緣政治情況。

轉回到烏克蘭局勢,現代戰爭和我們心目中的傳統戰爭很不同。美國不向烏克蘭派兵,但它連同西方盟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嚴厲制裁對俄羅斯經濟帶來的傷害可能遠遠大過戰爭本身的傷害。盧布匯率暴跌,俄羅斯央行的外匯儲備一夜之間都無法提現了。外匯儲備,原本是在緊急情況下用來穩定經濟和匯率的,但是現在有需要時候,儲備組合裏的美元資產被禁止賣出了。

俄羅斯對美國還是有戒心的,自從2014年他將大量的外匯儲備從美元轉成歐元,但是未曾想到這次歐洲跟著美國一起制裁,歐元資產也無法賣出套現救急。結果俄羅斯央行沒有武器對付匯率頹勢,盧布兌美元匯率自從開戰以來跌掉55%了,俄羅斯勢必出現雙位數的通貨膨脹。與此同時俄羅斯央行不得不一口氣加息到20%,以放緩資本外逃。

筆者看外匯率貶值三成,俄羅斯所有的外債都不得不違約;借貸成本上升20%,國內借款也得違約,而此勢必產生連鎖反應。目前評估制裁對經濟的影響還為時過早,不過俄羅斯經濟出現雙位數收縮的機會很高。本次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規模之大、參與國之多,在現代歷史上是史無前例的。

筆者猜想普京算到了美國的經濟打擊,但是沒有料到歐洲會與美國如此同步。歐洲尤其是德國在制裁問題上的轉變,應該是經濟戰的一個轉捩點。德國天然氣有超過一半來自俄羅斯,無煙煤一半來自俄羅斯,原油三分之一來自俄羅斯,歐盟其它國家的數字低一些,但是同樣嚴重仰賴俄羅斯的能源供應。

烏克蘭危機一爆發,歐洲天然氣價格就暴漲,法國家庭的煤氣價格一年裏翻了三倍。歐洲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短期是沒有替代方案的,甚至中期也未必找到足夠的石油天然氣替代。筆者認為,歐洲的碳中和策略會因為這次危機而作出大的調整,核電站甚至煤電站都需要重開。

烏克蘭開戰後,石油價格扶搖直上,布倫特原油價格輕鬆衝破每桶100美元的大關。歷史上只有三次石油價格突破了100美元的,第一次發生在2008年,引發了全球金融危機,第二次發生在2011年,第二年就爆發了歐債危機。這次是第三次。俄羅斯原油佔全球份額的8.4%,在OPEC+的整個供應鏈上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歐美制裁已經讓俄羅斯石油出口出現困難,哪怕砍價10%,也難找到買家。從石油、天然氣,到農產品,再到部份工業金屬和貴金屬,都有爆發供應鏈危機的可能。歐洲還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它跟隨美國將俄羅斯央行和部份銀行剔除出SWIFT,但是刻意不把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放在制裁名單裏,這家銀行負責俄羅斯的能源進出口國際支付與結算,制裁這家銀行等於掐掉了歐洲進口俄羅斯石油天然氣的管道。

歐洲的如意算盤是,一方面打擊俄羅斯經濟,另一方面不想自己的能源大動脈受阻。普京會不會反過來主動放話要切斷經由烏克蘭的輸氣管道,不得而知,但是一旦發生的話對歐洲經濟的衝擊可能是巨大的。

烏克蘭局勢、西方制裁和俄羅斯的反應,還是本周的市場焦點。三月十日ECB會議上不會加息,重點看行長拉加德的記者會,看她在烏克蘭危機的不確定性和通貨膨脹壓力的確定性之間如何取平衡。中國的人大會議上關注政府用甚麼樣的財政力度來刺激經濟。資料方面,美國的核心通脹和中國的社會總融資以最值得關注。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