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鍾答文帝問》

鍾毓、鍾會少有令譽。年十三,魏文帝聞之,語其父鍾繇曰:「可令二子來。」於是敕見。毓面有汗,帝曰:「卿面何以汗?」毓對曰:「戰戰惶惶,汗出如漿。」復問會:「卿何以不汗?」對曰:「戰戰慄慄,汗不敢出。」 

鍾毓:字稚叔,潁川長社人,鐘繇之子。年十四,為散騎侍郎。機捷談笑有父風。太和初,遷黃門侍郎。後以軍功為青州刺史,都督徐州、荊州諸軍事。卒,追贈車騎將軍,諡惠侯。

鍾會:字士季,三國潁川長社人。鍾繇幼子,從司馬氏征討有功,為鎮西將軍,與鄧艾分軍滅蜀,晉升司徒,封縣侯,後以謀反被殺。精於名理,書法有父風。

魏文帝:即曹丕,字子桓,三國時魏武帝之子。漢建安十六年為五官中郎將,兼副丞相。父卒,嗣為丞相。建安二十五年代漢即帝位,在位七年。性好文學,博聞強識。作有典論及詩賦函札百餘篇。卒諡文帝。

鍾繇:字元常,三國魏潁川長社人。漢末孝廉,封東武亭侯;入魏時官至太傅,人稱鍾太傅。最善銘石書(隸)、章程書(楷)、行押書(行草)三體,隸書極佳,惟傳世以楷書得名。作品古樸自然,成為書法發展史上,由隸入楷轉形期的新體。

敕見:下令召見。敕,帝王的詔書。

《二鍾偷服藥酒》

鍾毓兄弟小時,值父晝寢,因共偷服藥酒。其父時覺,且託寐以觀之。毓拜而後飲,會飲而不拜。既而問毓何以拜,毓曰:「酒以成禮,不敢不拜。」又問會何以不拜,會曰:「偷本非禮,所以不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