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巢之下》

孔融被收(1),中外(2)惶怖(3)。時融兒大者九歲,小者八歲;二兒故琢釘戲(4),了無遽容(5)。融謂使者曰:「冀(6)罪止於身,二兒可得全不?」兒徐進曰:「大人豈見覆巢之下,復有完卵乎?」尋(7)亦收至。

1.收:拘捕。孔融為曹操所忌,被誅。

2.中外:朝野內外。

3.惶怖:惶恐、害怕。

4.琢釘戲:當時金陵童子有琢釘戲,先以小釘琢地,名曰簽以簽之所在為主,出界者負,彼此不中者負,中而觸所主簽亦負。

5.遽容:惶急之容。

6.冀:希望。

7.尋:不久。

《陳元方答客問》

潁川太守髠(1)陳仲弓(2)。客有問元方:「府君(3)何如?」元方曰:「高明之君也。」「足下家君何如?」曰:「忠臣孝子也。」客曰:「《易》稱『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4)。』何有高明之君,而刑忠臣孝子者乎?」元方曰:「足下言何其謬也?故不相答。」客曰:「足下但因傴(5)為恭不能答?」元方曰:「昔高宗放孝子孝己(6),尹吉甫(7)放孝子伯奇(8),董仲舒(9)放孝子符起(10)。唯此三君,高明之君;唯此三子,忠臣孝子。」客慚而退。

1.髠(音:昆):。古時剃去頭髮的一種刑罰。

2.陳仲方:陳寔(音:石),字仲弓,東漢許昌人。桓帝時,為太丘長,曾遭黨錮之禍,陳寔就獄請囚,遇赦得免。修德清靜,百姓以安,後居鄉閭,平心率物,有爭訟者,輒求判正。卒時會葬者三萬餘人,諡文範先生。

3.府君:指穎川太守。

4.易稱「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音:秀)如蘭。」《易經.繫辭》上:「金至堅矣,同心者,其利無不入。蘭芳物也,無不樂者。其言同心者,物無不樂也。」臭,氣味。

5.傴(音:語):駝背、背脊彎曲的,形近於鞠躬的樣子。此客人意謂陳元方無法回答而假裝不回答。

6.孝己:殷高宗武丁有賢子孝己,其母早死,高宗感後妻之言,放之而死,天下哀之。

7.尹吉甫:姓兮,字伯吉甫,房陵(今湖北房縣)人。周宣王時上卿,文武雙全,是《詩經》的主要採集者。周宣王北伐獫狁,尹吉甫奉命出征,取得了勝利。《詩•小雅•六月》云:「薄伐獫狁,至於太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8.伯奇:尹吉甫有子伯奇,母死更娶。後妻生子曰伯邽。乃毀謗伯奇於吉甫,於是放伯奇於野。宣王出遊,吉甫從,伯奇乃作歌,以言感之。宣王聞之曰:「此孝子之辭也。」吉甫乃求伯奇於野,而射殺後妻。

9.董仲舒:廣川人,西漢思想家、政治家。漢武帝時,董仲舒提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被採用,為儒家學說取得正統地位貢獻巨大。

10.符起:事不詳。據說曾被誤會為不孝之子被趕出家門,投奔父親的好友王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