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謝共登冶城》

王右軍與謝太傅共登冶城(1),謝幽然遠想,有高士之志。王謂謝曰:「夏禹勤王(2),手足腁胝(3);文王(4)旰食(5),日不暇給。今四郊多壘(6),宜人人自效;而虛談廢務(7),浮文(8)防要,恐非當今所宜。」謝答曰:「秦任商鞅(9),二世而亡,豈清言致患邪?」

【注釋】

1.冶城:在今江蘇江寧縣,吳時鼓鑄之所,朝天宮即其舊址。

2.夏禹勤王:禹初封夏伯,後受舜禪為王。勤王,為王室盡力。

3.腁胝:手腳因長期勞動摩擦而生的厚繭。

4.文王:商紂時為西伯,建國於岐山之下,積善行仁,政化大行,因崇侯虎向紂王進讒言,而被囚於羑里,後得釋歸。益行仁政,天下諸侯多歸從,子武王有天下後,追尊為文王。

5.旰(音贛)食:晚食。比喻勤勞做事,無暇吃飯。

6.四郊多壘:四郊軍壘甚多。比喻寇戎充斥,時受侵略。

7.虛談:廢務本指魏晉士大夫崇尚清談的害處,後多借指因空談而耽誤正事。

8.浮文:外表華麗內容空泛的文章。

9.商鞅:姓公孫,名鞅,戰國時衛人。少好刑名法術之學,初為魏相公叔痤家臣,後入秦為相,說服秦孝公推行新法,秦國富強後,受封於商。用法嚴苛,樹敵眾多,孝公卒,遂被車裂而死。或稱為「衛鞅」。

《寒雪日內集》

謝太傅寒雪日內集(1),與兒女講論文議,俄而雪驟(2),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3)曰:「撒鹽空中差可擬(4)。」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笑樂。即公大兄無奕女,左將軍王凝之(5)妻也。

【注釋】

1.內集:家人一同聚集在屋內。

2.驟:忽然、突然。

3.胡兒:謝朗,字長度,小字胡兒,謝安次兄據之長子,仕至東陽太守。

4.差可擬:略可相比。

5.王凝之:字叔平,右將軍羲之之第二子,歷江州刺史,左將軍,會稽內史。娶謝奕女謝道韞為妻。其妻有文才,有詩、賦、誄、頌傳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