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公北徵》

桓公北徵(1),經金城,見前為琅邪時種柳,皆已十圍(2),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枝執條,泫然流淚。

【註釋】

1.桓公北徵:晉桓溫,字元子,龍亢人累遷瑯琊內史,進征西大將軍,鎮西夏時胡人為擾,溫親勒郡卒致討。

2.圍:計算兩隻手的拇指和食指合圍的圓周長度的單位。

《同年而發蚤白》

顧悅(1)與簡文(2)同年而發蚤(3)白簡文曰:「卿何以先白?」對曰:「蒲柳之姿(4),望秋而落;松柏之質,凌霜彌茂。」

【註釋】

1.顧悅:晉晉陵人,字叔君初為揚州別駕,後為尚書左丞。

2.簡文:晉簡文帝,司馬昱,字道萬,中宗少子,在位二年。

3.蚤:同「早」。

4.蒲柳之姿:蒲柳即水楊,在眾木中最早凋零,比喻身體衰弱。

《會心處不必在遠》

簡文入華林園(1),顧謂左右曰:「會心處不必在遠翳然(2)林水,便自有濠濮間想(3)也覺鳥獸禽魚,自來親人。」

【註釋】

1.華林園:在洛陽城內東南隅。

2.翳然:隱蔽的樣子。

3.濠濮間想:莊子曾在濠水邊和惠子辯論魚樂,後在濮水邊對楚王的使者,以神龜曳尾來比喻自己貴山海的放逸之心見“莊子‧秋水“後以濠濮間想比喻暇逸超俗,悠然自得的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