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斐爾《博爾戈大火》局部。(公有領域)
▲ 拉斐爾《博爾戈大火》局部。(公有領域)

由於要滿足顯赫人士的要求,拉斐爾不能推託上述工作,更不用說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無法拒絕;然而與此同時,他從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廳的系列創作;在那裏,他手下總有一批人將他的設計付諸實施,他自己則監督一切,盡最大努力輔助完成這一巨製。

由此,沒過多久,波吉亞塔樓(Borgia Tower)那個房間(註1)就對外開放了,他在每面牆上都畫了一幅場景,在窗戶上方畫了兩幅,在無窗的牆上畫了另外兩幅。

《博爾戈大火》

其中一個場景是羅馬的博爾戈維奇歐(Borgo Vecchio)街遭受祝融之災,當所有辦法都無法撲滅大火時,聖良四世(S. Leo IV)出現在其宮宅的涼廊(Loggia)上,用祝禱讓火完全熄滅了。畫面呈現了各種危險境況。一邊是手持水桶、頭頂水罐來滅火的婦女,頭髮和衣袍被可怕的狂風吹得四面飄飛。還有些人想往火上潑水,卻被煙熏得睜不開眼,全然不知所措。

另一邊,畫家仿照維吉爾故事(註2)中安喀塞斯(Anchises)被埃涅阿斯( Aeneas)背起,呈現了一位被大火摧殘的病弱老者,他無助地伏在年輕人背上;從年輕人身上可以看到勇氣和力量,以及他如何鼎力承負老人的重量。他身後跟著一位老婦,光著腳、衣裝凌亂,正逃出火海;一個赤身裸體的小男孩在他們前面奔跑。

在一處廢墟上方,可以看到一位頭髮散亂的婦人,她雙手抱著孩子拋向家裏的男人,男人逃出火海後踮著腳站在街上,伸出手臂準備接過裹在襁褓中的孩子;這裏可以清楚看到婦人救子的焦灼,以及她在舐動的火焰中遭受的折磨。而在接過孩子的男子身上,無論是出於對幼子的擔心,還是自己對死亡的恐懼,他的痛苦也是顯而易見的。

這位才賦非凡的大匠在刻畫一位母親所展現的想像力亦無法言表:她光著腳、衣衫不整、腰帶鬆脫、青絲蓬亂;她把孩子們攏在身前,一隻手挽著裙裾,另一手揮動著將他們向前驅趕,好讓他們從廢墟和熊熊烈焰中逃出。還有一些婦人跪在教宗面前,似乎在祈求他讓大火熄滅。

《奧斯蒂亞之戰》

下一場景同樣表現聖良四世的生平,拉斐爾描繪了土耳其人的艦隊佔領奧斯蒂亞(Ostia)港(註3),他們是來俘虜教宗的。畫中可以看到基督徒在海上與艦隊作戰,已有無數俘虜被押至港口,由一些士兵拽著鬍子拖下船,他們的五官非常優美,身姿也極有精氣神。他們穿著船奴的雜色衣服被帶到聖良四世面前,後者是按照聖良十世的形象描繪的。

教宗身著法衣,站在波蒂科的聖塔瑪利亞紅衣主教(畢別納的貝納爾多多維齊)和後來成為教宗克萊芒七世的紅衣主教朱利奧德美第奇中間。同樣無法盡述的,是這位最具匠心的藝術家對俘虜面部表情的美妙構思;無須言語,觀眾也能感受到他們的悲痛和對死亡的恐懼。

良三世的誓言

另外兩幅場景中的第一幅,是教宗良十世為信仰極虔誠的法王弗朗索瓦一世舉行祝聖儀式,他身披法衣唸誦著彌撒,對國王的膏油和王冠施以祝福。除了在旁協助的眾多身穿長袍的大小主教,他還如實描繪了許多使節等人物,其中一些人身著法國的時尚服飾。(註4)

《查理曼大帝的加冕》

在另一場景中,他畫了同一位國王的加冕儀式,其中有教宗和弗朗索瓦的真人畫像,分別身披法衣和鎧甲。(註5)此外,所有的紅衣主教、主教、侍從官、公爵和馬伕都按照禮拜堂的慣例各就其位,這些穿著長袍的人物都是真人肖像,其中包括拉斐爾的密友特羅亞主教詹諾佐潘多菲尼(Giannozzo Pandolfini),還有許多當時的名人。

國王身邊有個手捧王冠跪地的小男孩,這是伊波利托德美第奇(Ippolito de’ Medici)的畫像,他後來成為紅衣主教和教區副秘書長,是個很有威望的人,不僅是這門(繪畫)藝術之友,也是所有藝術之友;我對他深懷感激,因為我生涯的第一步就是在他的支持下邁出的。(待續)

本文(《藝苑名人傳》) 作者簡介: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年)是意大利畫家、建築師及作家。他是世界上第一位藝術史學家,他最有名也經常被引用的著作:《最優秀的畫家、雕刻家和建築師的生平》「The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1550)」,又稱為《藝苑名人傳》(Lives of the Artists)。這本書描述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和北歐,傑出畫家、建築師及雕刻家的生平及其重要作品。

譯者註:

【註1】梵蒂岡宮內四個「拉斐爾房間」的博爾戈火災廳。

【註2】據維吉爾史詩《埃涅阿斯紀》描述,在特洛伊城陷落後,埃涅阿斯背著父親安喀塞斯逃出了城。

【註3】古羅馬帝國港口,位於台伯河畔,848年在此爆發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間的海戰,基督教一方獲勝。

【註4】教宗良三世遭到前任哈德良一世的一些親戚襲擊,出亡後向法蘭克國王查理求救,查理護送其回到羅馬。良三世在審判中與哈德良一世的侄兒們對峙,後者指控他行為不端,主教們宣布無法評判。隨後良三世進行淨化宣誓(此畫內容),其敵人被流放。

【註5】此畫描繪:恢復權位的良三世在羅馬為查理加冕,法蘭克王國從此成為查理曼帝國。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拉斐爾,《良三世的誓言》(The Oath of Leo III),1516~1517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拉斐爾,《良三世的誓言》(The Oath of Leo III),1516~1517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 拉斐爾,《查理曼大帝的加冕》(Coronation of Charlemagne),1514~1515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 拉斐爾,《查理曼大帝的加冕》(Coronation of Charlemagne),1514~1515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 拉斐爾,《奧斯蒂亞之戰》(Battle of Ostia),1514~1515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 拉斐爾,《奧斯蒂亞之戰》(Battle of Ostia),1514~1515年作,濕壁畫,底寬770 cm,梵蒂岡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 拉斐爾《奧斯蒂亞之戰》局部。(公有領域)
▲ 拉斐爾《奧斯蒂亞之戰》局部。(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