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關鍵礦產資源的印尼(印度尼西亞),近些年經濟及鎳相關產業迅速發展,其在電動車價值鏈上的角色日益重要。與此同時,在地緣政治緊張之際,位處關鍵地理位置的印尼亦愈加重要。有分析指,隨著印尼產業快速發展和轉型,印尼與中美的政商關係正在醞釀微妙的變化。

印尼手握鎳礦 打造動力電池產業鏈

近些年,隨著電動汽車行業快速發展,電動汽車電池的關鍵材料鎳、鋰、鈷等金屬供不應求。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數據(USGS),印尼目前擁有全球約23.7%的鎳資源儲量,是全球鎳資源最豐富的國家。

坐擁豐富鎳礦資源的印尼並未將戰略目標局限在礦石資源出口。印尼總統佐科在2020年接受路透社專訪時說:「我們擁有最大的鎳儲量,我們有讓印尼成為鋰電池最大生產國的計劃。」

印尼在2020年全面禁止鎳礦直接出口。大量外資包括中資企業紛紛在印尼建廠,發展下游產業鏈。用以生產不鏽鋼以及動力電池的鎳鐵以及鎳中間品的產能開始向印尼匯集。

今年三月初,印尼總統佐科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採訪時表示,印尼在出口方面將提升未加工自然資源的附加值,致力於産業升級。對於自2020年起禁止出口未加工産品的鎳,他説「相關出口額在7年內將增加14倍」。

最近,隨著新的投資啟動,印尼又向打造電動汽車生態系統的目標邁進了一步。

《路透社》29日引述印尼海洋事務統籌部副部長Septian Hario Seto表示,投資者正在印尼中蘇拉威西省莫羅瓦利(Morowali)的鎳工業中心建設一座產能為6萬噸的氫氧化鋰工廠。而另一座產能為8萬噸的電池負極材料(anode material)工廠也將於明年1月開工。

他說:「我們正在建立一個生態系統,因此我們不僅單獨生產鎳基和鈷基部件。」

此前,2021年9月,LG能源解決方案與韓國現代汽車在印尼正式啟動電池工廠建設,成為印尼首家動力電池工廠。

今年4月,中資寧德時代宣布下屬公司普勤時代與印度尼西亞兩家國有企業簽署協議,將在印尼投資建設動力電池產業鏈,即端到端電動汽車電池行業,包括整合採礦、冶煉、前驅體、正極和電池回收。

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亞太區高級經濟學家阮貞(Trinh Nguyen)29日對本報記者表示,印尼政府禁止鎳礦出口,將增值產業留在印尼境內,這對當地經濟發展是一個機遇,但風險也同時存在,在產業發展過程中,當局是否真正獲得了它想要的附加值,這不僅是在開採金屬,還包括金屬加工,以及最終的電池製造。

阮貞說,除了確保不會對環境造成過多的負面外部影響,當局還要能確保外國投資帶動本地人才就業,而不是進口勞動力。此外,印尼本土企業要努力提升技能並增加投資以提升價值鏈,而並非完全依賴外國投資者。

對於佐科,他的目標是到2045年,印尼的國內生産總值(GDP)要進入全球前五,並成為發達國家。佐科並指出支持經濟發展的三個方面,分別是擴大出口、完善基礎設施以及經濟數字化。

外資投資顯著增加

手握關鍵資源鎳礦,印尼的發展戰略給印尼帶來了貿易上的優勢,亦成為外資關注的對象。

根據印尼國家中央統計局(BPS)11月15日公布數據,今年首十個月,印尼錄得貿易順差455.2億美元,同比增長47.32%。印尼自2020年5月以來,已經連續30個月錄得貿易順差。

印尼海洋事務與投資部長Luhut Pandjaitan於10月24日表示,在基於鎳的不鏽鋼等鋼材出口大幅增長下,印尼今年出口額有望創下新高。他預計,鎳金屬的出口額將會較去年的210億美元增長至接近300億美元。

阮貞(Trinh Nguyen)9月中旬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在大部份國家經濟萎靡不振之際,印尼仍錄得前所未有的巨大貿易順差,因為印尼擁有每個人都需要的商品,從煤炭到天然氣,以及新能源電池的重要資源鎳礦,亦是因此,印尼的議價能力正在上升。

阮貞又指,除了貿易順差,還有外國人直接投資(FDI)金額亦創歷史新高。她說:「印尼是一個非常有建設性的國家。今年所看到的,將來也會看到。印尼在東南亞扮演著一個重要角色。」

根據印尼投資部10月24日公布的外資投資數據顯示,今年首九個月,外資累計投資額為479.3兆印尼盾(約333.9億美元),按年增長44.5%。印尼雅加達郵報指,印尼在第三季獲得的外國人直接投資(FDI)為近10年新高。

分析:地緣政治下 印尼愈加重要

隨著印尼在經濟以及鎳產業上的蓬勃發展,印尼在地緣政治上變得愈加重要,並且隨著印尼產業的轉型,印尼與中、美之間的政商關係也面臨微妙的變化。

《經濟學人》11月17日報道分析指,印尼經濟正蓬勃發展,加上擁有動力電池的關鍵原材料鎳礦,其自然資源及地理位置,令其成為中美兩國在地區競爭的重要場域。報道又指,印尼正變得愈加重要,其影響力可能會在未來25年裡快速上升,並有機會成為下一個「亞洲大國」。

資深媒體人石山30日對本報記者表示,從經濟層面上看,目前中印貿易的互補性和依賴性較强,中國依賴印尼的自然資源,包括礦石、木材以及農產品,中間產品則主要是鎳產品。除了鎳相關產品,印尼製造的商品很難進入中國市場,因爲中國也是這一類商品的製造和出口國。隨著印尼產業升級,中印的矛盾會越來越凸顯,競爭性會越來越強。

至於美國,石山分析道,以往美國和印尼之間的經濟互補性沒有中印這麽強,但是,隨著印尼加工和製造業進一步發展,美國就會更據優勢和潛力,因爲美國有足夠大的市場來採購印尼製造的商品。

以印尼今年10月的貿易數據爲例,印尼對三個國家貿易順差最大,分別是印度、美國和中國。印尼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達到12.8億美元,主要商品包括電氣機械和設備及其零件、鞋類以及植物性動物油脂;對中國的貿易順差是10.4億美元,主要來自礦物燃料、鋼鐵以及植物性動物脂肪和油。

從政治層面看,石山認爲,中美都在認真考慮印尼的位置。中共當局在東南亞推動「一帶一路」項目,印尼是其最重要的國家。并且,如果中共要向海洋擴張,會往南太平洋走,如果沒有印尼的幫助或者認可,中共是做不到的。

對於美國,印尼有同樣重要的角色。石山說,美國提出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地理範圍上主要指印度洋和太平洋,印尼剛好處於太平洋和印度洋中間,剛好處於樞紐位置,所以印尼的位置非常重要。

「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石山說,這是東南亞許多國家,甚至歐洲一直以來保持的態度。隨著印尼經濟轉型,印尼對中國和美國的貿易也會相應出現微妙的變化。隨著美印貿易的互補性逐漸增加,美國在經濟上優勢會逐漸轉化爲政治上的影響力,這是中共想學,卻不容易學到的。

阮貞指出,隨著美國和中國的緊張局勢升級,雙方都在尋求投資和貿易的中立地。這意味著,東南亞,尤其是印尼,正得到來自中國的獎品而不是競爭,印尼的作用得到加強。但挑戰同樣存在,中、美競爭可能升級並造成更加緊張的局勢,或會給印尼造成附帶損害。不過,到目前為止,印尼在兩者之間微妙的平衡著。

中資深度參與印尼基建

隨著印尼經濟及鎳產業快速發展下,外資助力的背後有中共及中資企業的深度參與。

在今年首三季外資投資中,來自中國排名第二,投資額達到51.86億美元;香港排名第三,投資額為39.14億美元。

在鎳產業發展方面,自2009年開始,中資企業青山集團以及江蘇德龍集團相繼在印尼建立青山園區以及德龍工業園,之後,大量為獲得鎳供應的中資企業選擇在這兩個工業園落腳。

基礎設施方面,中共國企不僅承建雅萬鐵路,儘管項目經歷多次延期及預算超支;還承建了泗水馬都拉大橋、梭羅高速公路、萬隆三期高速公路、棉蘭機場高速、巨港輕軌等項目。

如同參與到中共「一帶一路」項目中不少國家,印尼政府的債務在近些年出現大幅上漲,儘管印尼政府債務對GDP比例仍不到50%。

根據CEIC數據,印尼政府債務也從歷史低點2009年6月的1,570.4億美元上升至2022年9月的4,866.84億美元,即在十多年的時間裏,印尼政府債務規模增加了兩倍多。@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