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時期,溫州府有一儒生,名為王謙光。由於家境貧窮,無法維持生計,就客居於與海外有往來的經紀之家。他看見出海經商的人獲利不菲,於是他積攢了幾十兩銀子,與人合夥一同出海經營。

起初,他隨眾人來到日本,賺取了數十倍的利潤。之後,又再一次去,船上人數眾多,貨物也多。但是一天行進途中,航船突然遭遇颶風襲擊,船被吹得飄忽不定,誰也不知道飄到哪兒了。

忽然人們看見前面有座山,於是趕緊把船駕過去以避風浪,但不幸的是,大船撞上礁石,導致翻沉。船上多半人都被淹死了,只有三十多人勉強游到了海岸。

眾人發現這是一座荒山,幾乎找不到可以吃的東西,人跡罕至,就算沒有葬身魚腹,也不免成為山中餓鬼。想到這裏,眾人全都悲嘆傷慟。

他們晝行夜伏,路上撿些草木的果實,聊以充飢。每當風雨晦冥,就會出現山妖木魅、千奇萬怪的東西來欺侮人、嚇唬人。因此又死了七八成的人。

一天,他們走入一座空谷中,發現有石窟猶如屋室,可以遮風避雨。石窟旁有一種很香的草,人們挖它的草根吃,驚訝地發現,飢餓口渴頓時消失了,而且變得神清氣爽。有能辨認的人說:「這是人參啊。」就這樣過了三個多月,眾人都吃這種草,互相對看,發現彼此的臉上散發著細嫩的光澤,猶如孩童時期。

人參具有肉質的根可藥用。(Shutterstock)
人參具有肉質的根可藥用。(Shutterstock)

他們常常登山望海。一天,忽然出現了幾十艘小艇,小艇上的人看見山上有人,於是泊船相問,才知道他們都是倖免於難的中國人,便帶上他們離開了。原來這些小艇上的人都是北韓巡海的差役。

北韓國王聽聞此事,召見這些中國人,逐一詢問他們的履歷。王謙光說他是生員(即經考試合格入各府、州、縣學讀書的學生)。

國王笑著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嗎?」於是以「浮海」為題,命謙光賦詩。

王謙光援筆而就,曰:「久困經生業,乘槎學使星。不因風浪險,那得到王庭。」

國王覺得他寫得不錯,對其以禮相待,將他安置在國館,不時地召見他。時日一久,王謙光思鄉愈重,他多次祈求國王允許他回國。

清 謝遂《職貢圖》局部。右邊二人為北韓國夷官,中間二人為北韓國民人,左邊二人為琉球國夷官。(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清 謝遂《職貢圖》局部。右邊二人為北韓國夷官,中間二人為北韓國民人,左邊二人為琉球國夷官。(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就這樣過去了三年,國王吩咐人備辦船具物資,送王謙光等人回國,國王還賞賜了他們豐厚的禮物。王謙光在北韓見到不少大臣官員,彼此賦詩高會,相談甚是投機。所以當他臨行前,很多大臣都來為他餞行道別。

王謙光在北韓時,一天他夢見自己回家了,看到了很多僧人,正在設道場,為他誦經,超度亡靈,他的妻子哭得很是哀傷,還有一個孝子身穿喪服,也在哭喪。

王謙光夢到這裏,從夢中哭著醒來。他獨自尋思,我幾年都沒有回家,家人都以為我已經死了,所以才請僧人設道場超度。但是我並沒有兒子,那名穿著喪服的孝子又是誰呢?他實在不理解這個夢境,但是逼真的場景,著實令他悲傷心酸。

又過了一年多,當他回到家後,看見家中一派肅穆的景象,庭院設有几案,供桌,以及喪服。夫婦二人多年不見,又悲又喜。他後來得知,家人請僧人作佛事招魂,正是他在北韓夢到家鄉的那一夜。

王謙光又問:「出現在我夢中的那個穿著喪服的孝子是誰?」他的妻子說:「是入繼我們家的姪子。」王謙光告訴妻子,「我在一年多前的夢中與他見過面。」夫妻倆心中甚是悲切慘然。

王謙光這趟出海之旅,還碰到了一樁奇事。他說,他們曾飄到了一個島上,那裏有男女千人,全都是身軀肥短,且沒有頭,以兩乳作眼;以臍作口,把食物放至臍前,吸吮而吃。他們發出啾啾的聲音,很難辨讀。

這些人見王謙光有頭,都感到很詫異,這些無頭男女向王謙光走近,想仔細看一看,臍中各伸出一舌,長約三寸多,都爭著來舐王謙光。

王謙光和眾人跑到山頂,向他們拋擲石子打擊他們,那些奇怪的人才散去。有人認為,「他們是《山海經》所記載的刑天氏。上古時期被大禹誅殺,其屍不壞,能持盾和板斧揮舞。」

《山海經》中的刑天。(公有領域)
《山海經》中的刑天。(公有領域)

事據《續子不語》卷1 #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