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詼諧風趣的秀才,因為羨慕異域風光,於是搭船前往海外。航行途中,因遭遇颶風,他被捲入一道空際,瞬間墜落在陌生之地。那場面猶如船舶行駛在百慕達三角,被捲入了時光隧道一樣。秀才落地後,遇到了橄仙,由此踏上了奇異之旅,遊歷窘鄉、愁城和樂國……

清朝時期,康城有一位秀才名叫安若素,因他頗有才華,年少時就享有才名。他稟性豪爽,講話詼諧風趣。每次講話,詼諧的談吐令周圍的人即刻傾倒。他自命清高,不可一世,曾說:「人生到了壯年,不能展翅高飛,登上玉堂[1],直入金馬門[2],獲得高官和名望,那就應當乘槎泛海,學司馬遷、張騫漫遊,浮游大海,升崆峒,尋河源,貫月窟[3],用以自豪。怎麼能以七尺身軀老死在窗下?」

時逢安父到吏部應選,得授浙江天台縣令,可以攜帶眷屬赴任。安若素隨父初到天台非常高興。後來他看到宦海風波,時常多險多阻,於是他感嘆道:「官場是苦海,我怎能沉迷苦海,憂愁苦悶地久住於此呢!」他常常想起陶淵明的辭賦《歸去來兮辭》,也萌生了離開的意思。安父卸任後,歸隱林泉,因其兩袖清風,家境日益貧困。於是安生做書吏,奔走四方,北至燕趙,南到貴州和雲南。他潦倒失意,終是厭倦了奔波,準備返回家鄉。

途中,安生結識一位友人,自稱從海外歸來。他聽到友人講述的異域風景,猶如歷歷在目,心裏非常羨慕。苦於沒有路費,於是就在街市販賣書畫。當他籌到一筆旅費後,就乘船遠航。然而船經黑水洋時,遭遇了颶風,船翻帆斷,很多人葬身大海。安生墜到海中,隨著波濤漂浮在海上。因颶風愈颳愈猛,安生被捲到了颶風的空際,瞬間飄越了幾千萬里。忽然他墮落在地上,筋疲力竭的他一時站不起來。後來有人拍著他的後背說:「一趟海外之遊,你遊得高興嗎?」安生睜開眼,驚訝地發現,一個道士站在旁邊。他想說話,卻發不出聲音。道士交給他一枚果子,讓他吃下。果子入口非常酸澀,但一嚥下去,頓時便覺得精神煥發,飢渴頓解。他拜問道士是何人。道士回答:「我是橄仙。」

安生根本就不相信,以為那是妄言。道士說:「你和以前一樣倔強,怎能指望你適應樂國呢?」安生聽了感到很詫異,於是向他禮拜,懇求指條歸路。道士扔下一條白練,隨即拉著他一起登上白練。忽然二人騰空而起,駕風而行,是連奔馬也難比喻的飛行速度。安生俯視下界,看見人群猶如螻蟻,而群山猶如小土堆。頃刻間就到了一處地方。二人隨著白練落地。安若素看著大地,一片平沙曠莽,無邊無際。於是問這是甚麼地方。道士回答說:「這是窘鄉。」意思是困窘的境地。安若素吃驚地問道:「您說到樂國,怎麼到了窘鄉?」道士說:「唉,你這麼迂腐!天下哪有不吃苦而甜自會來的事情呢?你姑且忍耐一下。」

安生想再問,道士已經消失了蹤影。他坐在窘鄉,無計可施。因吃下的那枚仙果,所以身體不寒也不飢。他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地獨自行走,忽然看見一座城,城上寫著二個字「愁城」,黑色的大字如斗一般。安生剛進去,就見霧黯風霾,慘無天日。往來的人民,也都是疾首蹙額。問話,也沒人回答。不得已,安生只好到客店投宿。久而久之,他也就習慣這樣的生活了。

一天,忽然城外金鼓聲震天,全城百姓瘋狂大喊,奔走相告:「樂國大軍來了!」樂國大軍將愁城圍了三匝,情況甚是緊急。有一個赤面長髯者,站在旗下大喊:「愁城早晚會被攻破,你們還執迷不悟嗎?」樂國大軍圍攻愁城三日,愁城百姓死死堅守。樂國將軍指揮士卒,將水箭射入城內。愁城百姓沾到水箭,頓時如醉如癡,全都無力再戰。不久樂國大軍攻破了愁城,將滿城百姓幾乎殺戮殆盡。

當樂國將軍看到安生,驚訝地說:「這是大國之人,怎麼自尋煩惱來到了這裏?」為了獲得國王的獎賞,將軍將安生囚在檻車上,班師回朝。一進入樂國,是另一幅氣象。但見琪樹瑤林,光華耀目。樂國人民穿著五綵衣,各個趾高氣揚,臉上洋溢著欣然喜色。

國王坐在爽心殿,大設儀仗,接受俘禮。禮畢,國王命人為安生鬆綁,讓他沐浴更衣。將軍跪奏國王說:「經常聽說天朝人物俊美,如今一見果然不錯。觀看他的外貌,他必是腹有詩書,胸藏錦繡之人。」於是交給安生玉硯銀毫,命他作攻破愁城賀表。安生揮筆立就,國王讀罷大喜,即日拜安生為中大夫。從此以後,凡是文翰之事,必詔安生擬撰。

在樂國,安生一個月三次陞遷,位至左相,獲賜相府。凡是安生奉命所遊之處,國王必使他歌詠風景,記錄國中山川,勒碑刻銘以志名。樂國中有靈邱,是瑰寶所聚之地。凡世間一切樂事,無所不備。安生在樂國居住了三年,生活得樂不可支。

忽然一天,樂國國王宣安生進殿,詔諭曰:「愛卿你的榮華富貴已經享盡,不宜再留,速速返回故里,以安慰高堂。」安生說:「這裏很歡樂,我不想再返回鄉土。」國王說:「樂極生悲,知止不殆。如果流連忘返,終是墮入迷津。」知止不殆,大意是說懂得適可而止,就不會遇到危險。

分別之時,國王請他喝下離別酒,命左右大臣,各自賦詩為他送行。國王取出一囊賜給他說:「這是致富奇寶,可以世代相守勿要替換。」安生看這個囊袋沒有底,於是問其名字。國王曰:「貪囊。物件雖然微小,然而能貯存億萬金財寶。」遂即詔內侍取來金錢試驗,一直裝進數萬金而囊袋仍舊不滿。國王笑著說:「愛卿勿要驚訝!只因囊袋無底,所以不能裝滿。」安生覺得「貪囊」不好聽,就想推辭不要。國王說:「知道愛卿清正耿直,給你開個玩笑。」又賜給他石頭,形狀尖圓猶如心狀,周身通黑且傾斜不正,國王讓他用來壓胸,「你須要謹慎秉持,否則黑氣透心,那就不可救藥了」。國王所賜,安生不敢違命推辭,於是下拜接受。

安生回到家鄉後,看見家中老小都安然無恙。他賣掉珠寶換得萬金,在城南購買了幽雅的宅院,安養父母度過晚年。國王所贈的二件物品,安生不敢使用,收藏在秘篋中,後來被小偷偷走。安生蒔花種竹,對酒歌詩,身旁沒有美姬媵妾,就以梅為妻,以鶴為子,自娛娛樂。他將室內稱為「小樂國」,逍遙自適,絕不出門問世。

註釋:

[1] 玉堂:用玉裝飾的殿堂,也指宮殿的美稱。

[2] 金馬門:漢朝時期,未央宮宮門,由於門旁豎有銅馬,所以稱為「金馬門」。漢武帝曾使學士待詔於此。引《史記·滑稽列傳》:「金馬門者,宦(者)署門也。門傍有銅馬,故謂之曰『金馬門』。」

[3] 月窟:傳說中月亮的歸宿之處。

事據《淞濱瑣話》五#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