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因入侵烏克蘭而受到西方金融制裁後,俄羅斯被迫以人民幣結算更多交易。人民幣本周首次超過美元,成為莫斯科交易所交易量最大的外國貨幣。

莫斯科交易所集團的數據顯示,周一(10月3日)場內完成了6.5萬筆人民幣-盧布交易,交易量達到了703億盧布(11.7億美元)。相比之下,美元-盧布對的現貨交易總額為682億盧布,交易量為接近3萬筆。

這一趨勢還延續到了周二,只是交易水平略低。

由於與西方關係緊張,俄羅斯經濟逐漸向北京靠攏,尤其是在全球支付系統韋沙(Visa)和萬事達(Mastercard)自3月起暫停了在俄羅斯的業務,還有一些俄羅斯銀行被逐出了進行跨境匯款的SWIFT金融信息系統之後。

根據SWIFT的數據,俄羅斯在8月份成為離岸人民幣交易的第三大市場,佔人民幣支付總額的4.27%,僅次於香港和英國。5月,俄羅斯在這方面的排名是第12位。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莫斯科中心專家馬鐵木(Temur Umarov)告訴《南華早報》說:「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因為在制裁的壓力下,俄羅斯被逼著在經濟上『去美元化』。」

馬鐵木表示,這並不一定意味著人民幣在俄羅斯變得更受歡迎,而是反映了俄羅斯發現自己所處的僵局。

9月,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宣布,其對中國的天然氣供應結算將以盧布和人民幣各佔一半。分析人士稱,這是北京和莫斯科試圖使自己免受西方壓力和美元的影響。

馬鐵木分析說,隨著中俄雙邊貿易的增加,越來越多地使用人民幣將加深俄羅斯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他說:「如果俄羅斯不希望所有這些錢被凍結,它將不得不去中國購買更多的商品和服務。」

同時,俄羅斯也可能加速北京研發的跨境支付和結算系統的擴張。

北京2015年10月啟動跨境銀行支付系統(CIPS),旨在提供一個獨立的國際人民幣支付和清算系統,促進人民幣的國際使用。但在全球支付方面,人民幣仍遠遠落後於美元和歐元等其它主要貨幣。

俄專家對人民幣充滿懷疑和擔憂

美國智庫占士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9月27日發文說,許多俄羅斯專家和官員對在金融業務增加人民幣,表達了嚴重疑慮和擔憂。

報告引述俄國媒體的報道說,普京的經濟顧問馬克西姆‧奧列什金(Maxim Oreshkin)建議,儲備貨幣應以盧布而非其它貨幣,即使是人民幣等「友好國家」的貨幣。

「我的觀點很明確,美元和歐元應該換成盧布,而不是其它貨幣」,他還懷疑人民幣是否可以作為俄羅斯合適的儲備貨幣,「中國是一個預算赤字佔GDP 5%的國家,今年是佔GDP的5.1%。」

俄羅斯經濟專家索菲亞‧頓涅茨(Sofia Donets)也抱怨說,現在與中共合作,法規不透明,中共能提供的信息比他們想要知道的要少得多。過去,俄經濟學家和金融專家可以很輕鬆地閱讀簡明的英語法規,同時美聯儲還不斷提供所有關於美元負面和風險的信息。

俄羅斯專家擔心,由於17%的俄國外匯儲備是人民幣,克里姆林宮將無法在需要時及時抽出資金,從而被中共套牢。

占士敦基金會的報告介紹說,各國的銀行系統習慣於在對外貿易中使用美元、歐元等儲備貨幣,除非是絕對必要,否則不會以其它貨幣開立帳戶。即使買家在非常情況下,同意用非儲備貨幣交易,也要求對方貨物打折。

雖然在技術上用非儲備貨幣代替儲備貨幣是可行的,但在與其它國家的實際貿易時,非儲備貨幣是很難得到認可的。比如中國公司不會用俄羅斯盧布從土耳其購買商品,俄羅斯公司在與印度貿易時,也不會用土耳其里拉付款。#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