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祜元年(公元1314年),張三丰六十七歲,三十幾年訪道求真不得,眼看著身體漸漸衰老,乾坤茫茫,何處問大道?

終南遇師

張三丰為尋得真道,三十多年往來名山古剎,十萬黃金撒手空,萬般辛苦,衣破鞋穿師難面。張三丰點燃香炷,祈求神開示,炷香預示他向終南山去尋訪。張三丰依神示登上終南山,發現火龍真人正在等他。張三丰百感交集,相見恨晚。

火龍真人隱身終南,亦隱其姓名,沒人知道他的生平來歷,《神仙鑑》亦只記其號,說他具有物外風儀,世人只知其為古仙耳。火龍真人留有絕句道他來世只為度三丰:道號偶同鄭火龍,姓名隱在太虛中。自從度得三丰後,歸到蓬萊弱水東。(《張三丰全集‧詩談》記火龍先生《偶吟》)

火龍真人見等待的人到了,便悉心引領,仔仔細細將修道之真機密訣傳給張三丰,「所謂口口相傳,心心相授」。(張三丰《玄要篇》自序)四年之後,火龍真人再傳張三丰丹砂點化之訣,命他出山修煉。張三丰淚辭恩師,和光混俗數年。泰定甲子(公元1324年)春,張三丰南至武當山,修煉九載而終成大道,這時張三丰已近九十歲。於是湘雲巴雨之間,隱顯遨遊。所謂「跨鶴青霄如大路,任教滄海變桑田」,「始信有此出世之法」。(《玄要篇》自序)

大道淵源

千古以來,中華子民生長在神州大地,這裏流傳著最古老的傳說:「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女媧補天」;有著數不盡的神話故事——黃帝乘龍飛天、后羿射日、嫦娥奔月,以及令世界各族景仰的悠久文化——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上古的這些文明告訴人們,這個世界是神造的,人是神造的,人生存的環境是神給開創的。

本次人類文明之初,上帝命五帝相繼降臨人間,教化百姓。青帝太皞伏羲首先降生,觀察天體運行規律,始有星緯之文,龍圖河出,龜書洛呈,畫卦造書,布德行惠;隨後赤帝即炎帝神農降生,樹植百谷,民得粒食;因水火有不可相離之兆,繼而下降玄帝,在武當山道成飛昇後,降妖除魔,蕩穢除氛;黃帝位居中主,萬神無越。

黃帝設立百官,建屋室、造舟車、興文字、作干支、製樂器、創醫學,積無量功德於後世。當時,「耕者不侵畔,漁者不爭岸,抵市不預價,市不閉鄙,商旅之人,相讓以財,外戶不閉。」

看到「天下既理,物用具備」,黃帝乃前往黟山(今黃山)煉金丹。金丹煉成之時,有珠函盛霞衣、寶冠、珠履及玉壺盛甘露瓊漿從空中降下。隨後空中又降下白龍、彩幡、珠蓋,黃帝攜臣子七十餘人乘龍飛天。眾人見證這一輝煌的壯舉,傳頌後世。

黃帝之後,聖人堯、舜、禹在大洪水期間下世,他們觀天之道,執天之行,完成世間使命後也修道圓滿回天。

人有生、老、病、死,宇宙有成、住、壞、滅的規律,三界內物質皆有陰陽兩性,造成人間的善惡同存、正邪相間。歷經二千年的繁衍生息,春秋時諸子百家學說起,魔亂世間,混淆人的思想,創世主派老子下世傳道、釋迦牟尼傳佛法,教導人重德行善,保持中華子民的道德水平相對穩定。

老子給人留下《道德經》,洋洋五千言,盡闡聖人修身治國之道與德。聖人興起萬物卻不自以為大,生養而不據為己有,施予而不自恃其能,功成也不自居其功。不自居其功,其功卻永恆不滅。老子筆下的聖人,是中華子民的祖先黃帝、堯、舜、禹。老子道出「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隨即西出函谷關,匆匆隱去。

明 仇英畫《帝王道統萬年圖》冊:黃帝。(公有領域)
明 仇英畫《帝王道統萬年圖》冊:黃帝。(公有領域)

佛道相爭

清聖祖康熙五十五年(1716)-《避暑山莊法帖》(四)冊 清聖祖《道德經》-愛新覺羅玄燁(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清聖祖康熙五十五年(1716)-《避暑山莊法帖》(四)冊 清聖祖《道德經》-愛新覺羅玄燁(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佛教傳入中土後,以其普世的慈悲,使百姓得到教化,得到中原皇帝認可,在中土迅速傳開。

相信創世主最後度人回天的安排,為爭取成為創世主最後傳法傳道的普度形式,一些修道者一改道家歷代單傳的傳統,開始廣招門徒。至魏晉南北朝,出現了拜元始天尊為最高神仙、奉老子為開山鼻祖、以《道德經》為圭臬的道教雛形,出現了歷史上長達幾百年的佛、道相爭。

自南北朝,多次出現道士與僧人對論佛、道二教先後。辯論中暴露出當時佛教、道教的諸多弊端,結論是佛、道教皆非清淨。據當時文獻記載:「緇衣(指僧尼)之眾,參半於平俗;黃服(指道士)之徒,數過於正戶。所以國給為此不充。」(北齊文宣帝《議沙汰釋李詔並啟》)一半人口是僧、道,都不清淨,道觀、寺廟裏妖霧瀰漫。

隋唐兩朝,僧、道爭論不斷。唐太宗專門為此頒發詔書規定道先佛後:

「老君垂範,義在清虛;釋迦遺文,理存於因果。……至於稱謂,道士女冠可在僧尼之前。」(《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詔》)

佛教密宗傳入漢地後,因其男女雙修之法不能被漢人接受,在唐武宗「會昌滅佛」時,密宗在漢地被剷除。

元憲宗八年(公元1258年)的佛、道大辯論是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一場辯論會,忽必烈親臨主持,參加辯論的高僧道眾共有五百餘人,道教在論辯中大敗。結果道士十七人被勒令削髮為僧,除老子《道德經》之外,其餘道家書籍如《老子化胡經》等盡數燒毀,正本清源。

元朝蒙古人信奉藏密(喇嘛教)。佛道相爭也側面影響了人對修煉成神、返本歸真的正信。中原大地,人們對中華千古流傳道家修煉及神通功能的關係、概念,迷惑懷疑。宋代著名理學家程頤的一段記述,維妙維肖地描述人們失道的情形。

「問:『神仙之說有諸?』曰:『不知若何。若說白日飛昇之類則無,若言居山林間保形煉氣以延年益壽則有之。』」(《程氏遺書》)連如此著名的「理學家」程頤都認為,祛病延年則有,白日飛昇則無,後世對道的理解下滑清晰可見也。

宋 晁補之《老子騎牛圖》軸  故-畫-000071(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宋 晁補之《老子騎牛圖》軸 故-畫-000071(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元末明初,張三丰大道成真,超凡入聖。隨後明成祖朱棣大修武當,在大明朝再次興起歷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為主神、張三丰為祖師的武當道家修煉法門,吸引了大半個中國的朝拜香火,高峰時,家家安鼎,戶戶煉丹。◇(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