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康熙年間,有十位大臣製作了一套銀杯,閒暇時互相邀請聚會飲酒,是康熙一朝的宮臣雅事。這套酒杯是用白銀製成,根據不同的酒量,銀杯容量大小不一。杯身鐫刻「宮僚雅集」四字,並鐫刻烏獸花草等圖案,內壁杯底鐫刻十位大臣的姓氏字號以及籍貫。

「雅集」一詞源於中國古代著名的「西園雅集」。北宋年間,蘇軾、蘇轍、黃庭堅、秦觀、李公麟,以及僧人圓通、道士陳碧虛等人相聚於駙馬都尉王詵府邸西園。名宦名士品茶賦詩,其言行詩文之雅為一時之盛況。由此文人雅士集會,被稱為「雅集」。那些承載人物雅韻的茶具成為「雅集」的標誌之一。

「宮僚雅集」杯所鐫刻的官員姓名,分別是:

1. 湯斌(1627年-1687年),字孔伯,號荊峴,晚號潛庵,是太子胤礽的首席講師,官至工部尚書(從一品)。湯斌一生清正廉明,所到之處體恤民情,弊絕風清,政績斐然。他去世多年後,乾隆帝賜其諡號「文正」。湯斌篤守程朱理學,是當時的理學家兼書法家。《清史稿》記載:「其教人,以為必先明義利之界,謹誠偽之關,為真經學、真道學;否則講論、踐履析為二事,世道何賴。斌篤守程、硃,亦不薄王守仁。身體力行,不尚講論,所詣深粹。」

2. 沈荃(1624年-1684年),字貞蕤,號繹堂,別號充齋,華亭(今上海松江)人。順治九年(1652年)探花,授編修,累官至翰林院侍讀學士、禮部侍郎,諡號「文恪」。此人工書法,宗法董其昌、米芾,入直南書房,受到康熙帝器重。康熙皇帝曾對大學士李光地說:「 朕初學書,宗敬(沈宗敬)之父荃實侍,屢指陳得失,至今每作書,未嘗不思荃之勤也。」

他去世後,由於沈家貧窮,康熙帝賜白金五百兩作為奠金,安葬亡臣。

3. 王澤宏(1626年-1708年),本名王澤弘,為避乾隆名諱弘曆,改名為澤宏,字涓來,號昊廬,湖廣黃州府黃陂(今武漢黃陂區)人。順治十二年,登進士,授翰林院侍讀。

相傳王澤宏進京趕考途中,夜宿於蓮花宮。似睡非睡中,他看見自己坐在大殿上,聽到僧眾設齋誦經,就隨手拿了幾枚供桌上的棗子吃。醒來後,嘴中還有棗子的餘味。這時,他隔窗看到房外燈火通明,眾僧正在設齋禮拜,宛如夢中之景。經詢問,方知當天是庵裏已故長老淨月上人的忌日,眾人正在祭祀。更令王澤宏感到奇異的是,供盤中的棗子,頂上微有缺口,好像少了二三枚。他恍然曉悟,原來自已前身就是此庵的長老。因此機緣,王澤宏信佛虔誠直至終老。他也曾在康熙三十一年拜禮部左侍郎後,協助修繕棲霞寺。

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王澤宏官至禮部尚書。當時有一位御史犯罪,廷臣商議將他謫徙至烏喇(今吉林境內)。王澤宏以為烏喇之地,人不可居,力諫不可。聖祖出巡烏喇時,深嘆曰:「此非人所居,王澤宏其引朕於仁乎!」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王澤宏以年老辭歸,回到南京休養。他晚年時居住在大功坊,「角巾散服,徜徉山水,若忘其為國老者」。

4. 田喜(1633年-1695年),字子湄,山西代州人,清順治十八年(1661)進士。康熙三年(1664年)入翰林院,為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官秩三品。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正月上元節,田喜與群臣共同賦和御製詩九十三韻,作「罘罳流影耀璧璫」之句。罘罳(音浮司),指宮闕中花格似網或雕鏤的屏風,以鏤木做成。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康熙帝親征噶爾丹,途經山西馬邑,鄉紳士民夾道迎駕。康熙皇帝勒馬詢問道:誰是田學士之子以及兄弟幾人,諸子是否有授職。康熙帝聆聽奏報,見到田喜兒子之後,帝對侍衛說:「若面龐何逼肖其父!」

5. 張英(1637年-1708年),字敦復,號樂圃,又號倦圃翁,安徽省桐城人,張廷玉之父。

在清朝文士的記載中,說起張英的字敦復還有一段來歷。原來明朝末年,桐城秀才張秉彝夢到一位自稱「王敦」(東晉初年權臣)的金甲神說要投胎到張家做兒子。張秉彝通曉歷史,知道王敦在史上是亂臣,留下的名聲不佳,因此拒絕他轉生到張家。

金甲神說:「我只是按照上天的安排行事。當年天意定下晉朝衰敗,我被安排做了晉朝的亂臣;如今天下即將清明,我此次前來是奉天意作良臣,輔佐聖主明君。」

但第一次金甲神轉生後又匆匆離開,表現在人間就是張家小嬰兒出生後又夭折了。幾年之後,金甲神再次進入張秉彝夢中,他表示在觀察了江南幾個世家的福澤後,知道張家福澤最厚,所以下定決心來投胎,不再離開了。因為這些經歷,張家為新生嬰兒取名張英,字敦復,王敦又來了的意思。在康熙一朝,張英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忠心耿耿輔佐康熙皇帝,被時人譽為賢臣良相。

其餘幾位是:郭棻、耿介、李錄予、朱阜和王士禎。這十位清朝官員,在當時均為同官坊局講讀官。

清朝道光朝官員梁章鉅聽說富海帆督部(軍事官名)家中收藏了一隻雅集杯,於是修書一封,詢問雅集杯的梗概。富海帆回覆書信,說杯子由乾隆朝重臣那彥成(1764年-1833年,諡號「文毅」)所贈。酒杯製造古雅,其光黝然。仿製不難,唯獨杯底題名,是於白銀上作黑字,雖歷久亦不滅。當時的銀工匠不曉得此製作的工藝,難以仿製。

梁章鉅在溫州同孫雨人閒談,得知他也有一隻雅集杯,和富海帆描述的正好符合,於是取來欣賞。後來,梁君還為孫雨人作了一首五言古詩文,曰:

「名流作雅集,或傳或不傳。此杯奚足多,重在姓字鐫。當時十君者,一一官僚聯。酒戶有大小,杯亦隨差肩。潛庵實領袖,名德當開先。漁洋杯獨小,翻疑最少年。華亭與桐城,聲望齊淩煙。余亦卓犖徒,風雅相牽連。經今百餘載,家世多推遷。後塵景芳躅,神往觥籌邊。君家幾何時,得此封酒泉。武林盛耆彥,風采殊蹁躚。人新物則舊,事往情彌鮮。頗聞樽簋間,擊缽多名篇。豪飲復豪吟,何論名位偏。轉笑漁洋集,此題俄空焉。吾曹生愈晚,感故兼懷賢。良辰追古歡,摩挲亦良緣。願君慎守寶,靈光同巋然。引滿為君壽,當歌《賓初筵》。」

梁君很想仿製一套,孫雨人告訴他說:道光丁亥年,杭州太守命銀匠仿製,最後也以失敗告終,除非能找到像朱碧山(元朝金銀器物雕刻鑄造工藝家)一樣的人,或者才有可能仿製。

源於康熙朝的這套雅集杯,如今已佚失不全,只剩下六品被收藏於博物館中,但從製作工藝角度來看,仍為現存銀胎嵌漆器中的精品。

參考資料:
《浪跡續談》卷4
《郎潛紀聞二筆》
《清稗類鈔·物品類》卷102
《清史稿》卷265/卷266/卷480@*#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