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絕不背棄對台承諾 專家:台灣問題國際化 中共成大輸家

8月3日下午5時30分左右,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結束訪台行程,搭機離開台灣,前往亞洲之行的下一站:韓國。

在當天上午,台灣總統蔡英文在總統府會見佩洛西一行,並頒授「特種大綬卿雲勳章」給佩洛西,稱讚她是「台灣最堅定的友人」,此次率團訪台展現出美國國會對台灣「堅若磐石的支持」。

佩洛西則表示,非常榮幸能來台灣,必須向外界清楚表達,美國絕對不會背棄對台灣的承諾。

雙方的這一表述以及公開的記者會向世界表明,這是一場正式的美台之間的高規格國事訪問。這一現實再次令中共顏面掃盡。因為事前,中共看到恐嚇失敗之後,曾通過胡錫進等渠道,向美國「服軟」,祈求保留一點顏面,暗示美方將佩洛西此行降低為「私人身份去的」,只是在台灣「中途停留」等。

中共私下到底與美方是否進行了這樣的溝通無從知曉,但是「私人訪問」、「中途停留」顯然不是佩洛西能接受的。佩洛西早有全盤計劃,在出發前,佩洛西向華盛頓郵報投書,詳細闡述了此行的目的和意義。在佩洛西的座機降落在台灣松山機場之後,華盛頓郵報網站,隨即發表了她的投書,標題是「我為何要率團訪問台灣」。

佩洛西在投書中說,43年前,美國國會以壓倒多數通過「台灣關係法」,這是美國在亞太地區外交政策最重要的支柱之一。「台灣關係法」闡明了美國對民主台灣的承諾,鄭重宣誓美國支持台灣的防禦。

佩洛西說,近年來,中共軍事動作頻頻,以致美國國防部得出結論:中國軍隊「可能正在準備一場突發事件,為的是武統台灣」。

投書指出,當中國共產黨繼續威脅台灣和民主時,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美國和我們的盟友明確表示,不向獨裁者屈服相當重要。透過訪問台灣,我們兌現了我們對民主的承諾,並重申台灣和所有民主國家的自由必須受到尊重。

佩洛西在投書中,列出中共侵犯人權的種種劣跡,包括中共將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丟進垃圾箱,破壞香港的自由和人權;對西藏、新疆等其它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滅絕的暴行;以及在整個中國,持續抓捕敢於反抗中共政權的活動人士、宗教自由領袖等。

佩洛西率團抵達台灣當天,時常與佩洛西的民主黨意見相左的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等26名共和黨員,2日隨即發出聯合聲明,公開表態撐佩洛西訪問台灣。並強調此行已有前例,且符合美國「一中」政策。

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在第一時間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表示,佩洛西訪台將引發兩個趨勢。第一,中美的對立再升一級;第二,台灣問題徹底國際化。

矢板明夫:第一個,是讓中美的對立再升了一級。2018年特朗普和中國展開了貿易大戰,那麼這一次就可以說在台灣問題上,雙方的分歧再次擺到桌面上,等於中美的對立更加明顯了。第二,把「台灣問題徹底國際化」。我想,明天全世界的主要傳媒的頭版頭條一定是「佩洛西訪問台灣」,也就是「台灣問題」。中國想做的就是把台灣問題矮化,把台灣問題變成中國的國內問題。而現在台灣所需要的就是把台灣問題國際化,所以在這一點,通過佩洛西的訪問台灣,這一點又做到了。所以說我認為對台灣是一個非常非常有加分的一個外交舉動。

矢板明夫還表示,現在中共正在召開北戴河會議,習近平在那些長老面前會很難堪,佩洛西與蔡英文的會談向國際社會展示了習近平的外交政策完全失敗。特別是對美外交以及對台灣政策是完全失敗。這對習近平權威的傷害及殺傷力是非常大的。

英國下議院擬年底訪台 佩洛西訪台推動「全球反共潮」

佩洛西訪台把世界的焦點聚焦在台灣,有可能引發世界各國領袖到台灣打卡,推動正在形成的「全球反共大潮」。

在佩洛西訪台的數天前,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訪問團7月27至31日對台灣進行了為期五天的訪問。訪問團團長、前防衛大臣石破茂7月30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將延續前首相安倍晉三此前提出「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的日台安保合作議題,強調日本對台灣「不會改變」。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8月1日報道,英國國會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正規劃,可能會在今年11月或12月初率團訪問台灣。目的是表達英國對台灣的支持。

報道引述不具名消息人士說法,英國下議院外委會率團訪問台灣原定今年稍早進行,但由於代表團中一名成員確診COVID-19,訪台一事因此延後。

目前,英國執政黨保守黨正在進行一個月左右的黨魁投票選舉活動。其中如何「抗共」成為競選者必須明確表達的外交方向。競選者之一的外交大臣卓慧思(Liz Truss)在對抗中共上,表明鮮明立場。她呼籲七大工業國集團(G7)成為應對中共威脅的「經濟版北約」。

在稍早前,在中國經商有悠久歷史的英國工業聯合會傳遞出一個清楚信息:「與中共脫鉤。」其負責人丹克(Tony Danker)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現在與我談話的每一間公司都在重新考慮他們在中國的供應鏈問題,因為他們預見到我們的政治領袖將不可避免地加速與中共的脫鉤。」

另一個歐洲大國德國的外長貝爾博克(Annalena Baerbock)8月1日,在紐約召開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締約國第十次審議大會上,警告北京方面不要讓台海緊張局勢升級。她說:「我們不接受國際法遭破壞,也不會接受較大的國家違反國際法欺壓較小的鄰居。——這也適用於中國。」

外界分析指出,佩洛西訪台成為全球關注焦點主要是中共促成的,中共的戰狼思維使美國不能有絲毫退讓的餘地。本來是件一般的美台關係的互動,雖然敏感,但僅限於美中之間的角力。但經中共一番炒作,成為全球的焦點。而中共最終得到的卻是全盤皆輸的結局。

中共欲環台灣軍演 軍事專家:中共急需找回些顏面

佩洛西抵達台灣當晚,中共連夜宣布,將環繞台灣島嶼的六個地點,展開海空實彈演習,從地理位置來看,已經進入台灣領海。

資深傳媒人唐浩:「此前中共不斷升級言論戰,還揚言要擊落佩洛西專機。現在中共主要是為了討面子以及恐嚇台灣,要給國內和黨內一個交代。但這凸顯了中共『欺小懼大』的流氓心態。」

中共海軍司令部前中校姚誠:「它們(中共)這牛吹得太大、太過分了,在全世界面前都自打嘴巴了,我認為呢,它們動作肯定還是要做的,但是呢,也就是象徵性的。」

不過當局公布的演習時段,選在佩洛西離開之後的8月4至7日舉行,似乎是為了避免與美軍擦槍走火,有軍事專家認為,目前美中雙方都沒有開戰的意願。

中共海軍司令部前中校姚誠:「軍事上一旦有衝突的話,它就不太好控制,美方是不願意打仗,但是戰略威懾它們,告訴中共不要輕舉妄動。反過來,中共也不願意跟美國直接開戰,第一它的經濟現在不行了,它不想跟美國脫鉤,一打仗那全部脫鉤了,中國的經濟是雪上加霜了;第二個,它沒法贏啊,它一打輸了以後更丟臉啊,當然它會給自己找點面子吧,弄幾場演習。」

在中國大陸,中共為了掩飾不敢實戰的尷尬,大白天開著戰車在街頭招搖過市,向普通民眾秀肌肉。一段影片顯示,在福建一街頭,長長的戰車經過街頭作秀。但民眾看穿了中共的心態,譏諷當局:「只敢叫囂,不敢實戰。不過,服軟之後,不忘記安慰小粉紅,也算給小粉紅一點安慰。」

另一段影片顯示,大量戰車開到了度假的海濱沙灘。引來遊客觀看。

有民眾一時不明白在幹甚麼?紛紛打聽「今天在度假海濱要拍戰爭戲嗎?」

有民眾留言說:「不去度假村,不然這麼大場面的戲演給誰看啊?一場戲演得好不好,主要是如何演給觀眾看。」

對於中共的這一系列炒作,有民眾調侃:「仗肯定是要打的,問題是在橫店影視城打?還是在八一製片廠打?」

敏感時刻 中共高層集體隱身 北戴河內鬥正酣

隨著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8月2日晚抵台,8月1日及2日,中共高層集體隱身,分析認為,在北戴河開會的可能性極大。

目前是中共傳統意義上,內鬥性質強烈的北戴河會議時間。

過往每年進入8月,中共高層都會從公開場合消失,被認為是北戴河會議開始。據大紀元報道,8月2日晚查詢中共七常委的公開活動報道,發現均停留在7月31日的國防部「八一」招待會。也就是說,8月1日和2日,中共高層集體隱身。

熟知中共政情的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8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現在很可能北戴河會議就在開了。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8月2日對大紀元表示,佩洛西訪台,中共如此強硬,也和北戴河會議有一定關係。如果習放軟,那麼就可能會遭到黨內的攻擊,在人事上不得不讓步。隨著佩洛西訪台故事的發展,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也會隨之而動。破局可能存在與否,也要看美國軍方與中共軍方的反應。

不過,儘管中共高層集體隱身,但北戴河會議是否在開,以及中共高層隔天是否會露面,仍有待繼續觀察。

《星島日報》8月1日刊文稱,2017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9月25日提出新人事方案,4天之後,方案獲得通過。同年10月18日,十九大正式開幕。

文章分析,如果二十大也在10月中召開,相信9月底將拍板高層人事。

「八一」前夕 華人聚集洛杉磯中領館抗議 聲援4億中國人三退

部份的海外民運人士「八一」前夕聚集在洛杉磯中領館前抗議,要求中共將軍隊權力歸還人民,並呼籲大陸軍人退出共產黨。

他們舉著各種訴求的標語牌,高喊「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釋放維權律師」等多種口號,並在中領館門前表演街頭行動劇,展示中共軍隊對中國民眾的迫害。

活動的主辦人界立建表示,全世界的軍人都是保衛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唯有中共體制下的軍人會將子彈射向百姓、用坦克輾壓學生。

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多年來致力於推動大陸軍人退出中共,希望中國軍隊能保持獨立。

他在活動現場表示,《大紀元時報》發表的社論《九評共產黨》,讓人們認清了中共的本質,越來越多的人退出了中共組織。

目前,在大紀元網站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經逼近4億。

美國紐約州第十選區國會議員參選人熊焱(Yan Xiong),8月1日專程到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紐約總部,對4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表示祝賀和聲援。

熊焱是八九學運領袖,1989年中共「六四」屠城的當天就在北大貼出聲明,退出了中國共產黨。逃亡美國後,他先後攻讀英美文學和神學,1994年加入美國陸軍,2003年成為隨軍牧師。

他當天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接受採訪時說,共產黨是邪靈,天滅中共是天意,退出中共才能保平安,這個跟基督教的觀點是高度吻合的;退黨是最佳的解體中共的方式,而且在更高層次來講,退出邪靈的黨,可讓中國人民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