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蒲團不墮紅羊劫,笑彼飄霖孔四貞。」這句清朝詩文講述了二位王爺之女:平南王尚可喜之女自悟以及定南王孔有德之女孔四貞。在命運的劫數中,一位擺脫了王府紛爭,安然度過了平生;一位身陷紅塵劫數,落得晚景飄零。

清朝康熙年間,「三藩」指平西王吳三桂、靖南王耿精忠和平南王尚可喜。尚可喜共有二十三個兒子,十七個女兒。他最小的女兒,雖然貴為王女,自幼安享富貴,有些方面卻也與眾不同。她生來不吃血腥葷物,只吃清淡的素齋。儘管沒有家人教習,她也無師自通對著佛像虔心禮拜,可謂全然出於天性。她天資聰穎,是個知書達理的千金小姐。

隨著王女漸漸長大,因親眼目睹兄弟們恣意橫蠻,在藩地為非作歹,為此她憂思成疾。千金之體,弱不禁風。她懇求父王尚可喜,允許她出家為尼。

尚可喜身為藩王之一,憑著他的權勢和地位,可以輕而易舉地滿足子女的所有請求。但是王女的要求很特別,執意出家修行。起初,尚可喜不同意。小女兒就整天披著袈裟,專心茹素禮佛,不再過問人間之事。平南王見愛女身染沉疴,遲遲未見痊癒,只好答應了女兒出家的請求。

尚可喜在廣州南海越井岡的南面選了一塊風水寶地,為女兒修建了一座檀度庵。康熙四年(1665年),平南王為了照顧好這個最小的女兒,特意從王府上選了十名婢女一同剃度為尼,以便服侍女兒的飲食起居。王女出家後,當地的百姓都稱她為王姑姑。

尚可喜將女兒出家一事上奏天子,獲得朝廷賜予法號「自悟」。

自悟身居尼庵,遠離王府是非,心地逐漸清淨,有疾之身也日漸康復。身在佛門,她大量閱讀佛家經典。雖然她出身富貴,但在日常修行中,對自己要求頗為嚴格,遵循戒律一絲不苟。

到了乾隆年間,樊昆語拜謁尼庵時,寫了一首七絕詩文憑弔這位傳奇的王女。詩文曰:
「一串牟尼出火坑,慵中佼佼鐵錚錚。
蒲團不墮紅羊劫,笑彼飄霖孔四貞。」

詩文中「蒲團不墮紅羊劫」,蒲團是修行人參禪打坐,亦或眾人禮拜神佛時所用的圓形墊子。「紅羊劫」寓指國難。宋朝柴望著作《丙丁龜鑑》,列舉了從戰國(前475年/前403年—前221年)到五代(907年—960年)之間的國家變亂,其中發生在丙午、丁未年的禍亂就多達二十一次。基於諸多史實,古人得出丙午、丁未多是社稷頻發災禍之年。由於天干丙丁、地支午在五行中均為火,色紅;未屬羊。因此有了「紅羊劫」的說法。

「蒲團不墮紅羊劫」,是說三藩叛亂期間,平南王女兒自悟因出家修行,安然地度過了劫難。

這場三藩之亂始於康熙十三年(1674年),吳三桂僭越稱帝,任命百官,冊封皇后、皇太孫,鑄造錢幣「昭武通寶」「利用通寶」,打著反清復明之旗號,出兵攻陷各州。吳三桂叛清後,耿精忠也大舉反旗,遂即響應,下令藩地部將「蓄髮,易衣冠」,並私鑄錢幣曰「裕民通寶」。

這三藩中,唯有平南王尚可喜忠於大清,堅持抵制反叛。到了康熙十五年二月(1676年),尚可喜長子尚之信(1636年—1680年)響應叛亂,並派兵圍困平南王府,擅攬大權。尚可喜悲憤不已,上吊自殺,所幸被家人及時救下。但不久之後,他憂鬱而終。

尚之信叛清不久,因不滿吳三桂插手廣東藩地事務,派大將軍喇布軍前表示願意戴罪立功,歸降康熙。不過,尚氏家族認為尚之信「陽為順逆,實保地方」,投靠吳三桂只是權宜之計,實則為了保護地方。

清聖祖康熙皇帝考慮到尚可喜有功於社稷,宣諭安撫尚之信,並讓他襲爵平南王,赦免了叛將。

康熙帝心仁厚,有意優容平南王。但是尚之信為人暴虐,時常用兵器傷人,對下屬常常濫施私刑。因此被部下告到朝廷,說他驕傲不馴,心懷二心。康熙十九年(1680年),康熙皇帝勒令他自裁。尚之信的幾個弟弟尚之節、尚之璜、尚之瑛等人亦被處斬。

這場三藩之亂歷時八年,波及大清十多個省(至康熙七年,漢地共有十八個省),令朝野震盪,驚心動魄,幾乎動搖社稷根本。很多人因為三藩之叛,身遭屠戮,或事後受到牽連。

平南王么女因為出家修行,身在方外,免遭牽連。她的命運相較於孔四貞,可謂雲泥之別。

孔四貞是定南王孔有德的女兒。孔有德(?—1652年)為大清漢將,是率領清軍南下的急先鋒。如果他不是英年陣亡,大清會有四藩之說。

孔有德在對南明作戰時,全家被敵軍所殺。唯有孔四貞在保姆的保護下逃出生天,並且逃到了北京。仁慈的孝莊太后憐恤將門孤女,收她為養女,封其為和碩格格。後來,孔四貞嫁給了定南王部將孫龍之子孫延齡,清廷以此授延齡為廣西將軍,令統轄孔有德舊部。

孔四貞幼年時,曾被吳三桂收為義女。三藩之亂時,吳三桂引誘孫延齡起兵作亂。孫延齡首鼠兩端,猶豫不決,被吳三桂從孫吳世琮所殺,孫延齡和孔四貞之子亦被殺。

為籠絡原定南王麾下的將士,吳三桂將孔四貞接到了雲南,名義上是照顧乾女兒,實際上把她軟禁了起來。孔四貞就在昆明待了八年。直到清軍平定「三藩之亂」後,她才輾轉回到了京師。孔四貞晚景淒涼,無兒無女,獨自一人寡居餘生。

在這場浩劫中,尚可喜的小女兒擺脫了世間殺戮,王府紛擾,在檀度庵安靜地度過了平生。孔四貞同為王女,身陷紅塵劫數,在命運的劫難中輾轉飄零,落得晚景淒涼,孤苦無依。一句「蒲團不墮紅羊劫,笑彼飄霖孔四貞。」道出了二位王女的不同命運,不同的人生結局。#

資料來源:
《續比丘尼傳‧清南海檀度庵尼自悟傳》
《清稗類鈔‧自悟大師為尚可喜女》卷86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