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三星堆好像又火了。三星堆文化遺址不斷出土新的文物,不斷震驚世界,不斷顛覆人們的認知,這樣的火爆對中國、對世界都是好事,或許歷史和世界的真相離人類又近了一步。不過,近日三星堆的火爆,更多來自中共政治宣傳的鼓譟,還直接冠上了政治局的名義。三星堆文化的真相仍然是不解之謎,中共的政治宣傳卻迫不及待地開始了對歷史的扭曲,不免令人擔憂。

三星堆被扯上政治局集體學習

6月14日,中共央視宣稱推出大型節目《三星堆奇幻之旅》,介紹的開頭便引述,「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強調: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博大精深」,「要深入了解中華文明五千多年發展史,把中國文明歷史研究引向深入,推動全黨全社會增強歷史自覺、堅定文化自信。」

這段話來自於5月27日的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當時學習的主題是深化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中共黨媒的獻媚宣傳,很快就把三星堆和政治局學習硬扯到了一起。大多數中國人對此大概習以為常,不過,黨媒無形中把三星堆文化併入了「中華文明」的範疇,用來增強「黨」的自信。實際上,無論中原文化還是三星堆文化,與100年歷史的中共都毫無關係。

普遍認為,中華文化是起源於黃河流域中原地區的中原文化,以漢文化為主體,也逐漸融合了其它民族的文化;但對地處長江流域的四川三星堆文化,似乎沒有真正記載,也找不到直接的聯繫。三星堆顛覆了人們的認知,還因為發現的大量文物與中原文化迥異,眾多青銅造像的面貌,更像西亞、古埃及、歐洲等國或民族的形象。

2021年9月13日,三星堆出土的青銅縱目面具在杭州展出,尚難確認是人面像、人神合一或獸面具,與中原文化迥異。(VC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9月13日,三星堆出土的青銅縱目面具在杭州展出,尚難確認是人面像、人神合一或獸面具,與中原文化迥異。(VCG/VCG via Getty Images)

然而,中共央視罔顧事實,稱「深入學習總書記指示精神,探尋文明根脈,築牢自信根基」,「吸引公眾特別是青少年更好認識和認同中華文明」。

央視自稱聯合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隊、三星堆博物館、北京大學、四川大學、上海大學、北京理工大學數字表演實驗室等單位院校,製作了該節目,號稱是「古蜀王國復現」。

把三星堆文化硬放入「中華文明」,是否真能讓中共領導人增加自信尚未可知,卻令三星堆文化的真相離大多數人越來越遠。

央視節目自稱是三星堆考古的「唯一入口」

央視的節目《三星堆奇幻之旅》,採用了一些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圖片、影片,並通過電腦虛擬構圖,號稱能「瀏覽神秘的古蜀王國」,「在數字空間裏構建了三星堆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這不僅令人聯想到各種電腦製作的奇幻動畫片,還有光怪陸離的各種遊戲場景。三星堆文化尚未揭示真相,央視的節目卻稱,能展示「古蜀王國到底怎麼樣?三星堆有城池麼?三千年前的古蜀先民生活在一個甚麼樣的地方?神秘的祭祀儀式如何舉行?青關山台地大型建築地基上,到底有一座甚麼樣的建築?」甚至稱「復現了一座開放世界地圖的三星堆古城」。

央視用電腦向觀眾呈現的「三星堆古城」,顯然是虛構的,只能基於目前出土文物中部份難以確證的信息,更多的恐怕還是某種臆測和想像,很可能與真相差距很大,甚至南轅北轍。然而,央視卻稱,「《三星堆奇幻之旅》可能是當下考古資料最系統,有且只有的唯一入口」。

一個簡單的圖片、影片剪輯,和主要來自想像的虛擬電腦畫面,就被央視奉為三星堆考古「只有的唯一入口」,中共黨媒無疑在製造偽科學;更確切地說,中共正在將自己裝扮成三星堆文化的「唯一權威」。

歷來號稱不信神的中共政權,時常把「迷信」當作打人的棍子,如今卻急迫地要讓所有人都「迷信」,只有中共才能解釋三星堆文化的來源。那麼中共如何解讀文物中的神像,又如何按照所謂的「唯物史觀」體現神呢?

按照考古界的不同預測,三星堆文化發生在5000至3000年前左右,也就是歷史課本中的夏、商時期,那時中原文明剛剛興起;但四川的三星堆地區,卻已經存在高超的工藝水平和文明。中共若非要把三星堆文化併入「中華文明」,豈不是要重寫中國五千年歷史?

央視也不得不承認,「關於三星堆,關於三千兩百年前,目前我們沒有任何人能夠給出一個清晰的結論和判斷」;但央視仍然不自量力地聲稱是三星堆考古「只有的唯一入口」。

央視僅提到「三千兩百年前」,更像是有意把三星堆文化的時間線劃入五千年之內,否則五千年再往前,被稱為新、舊石器時代的歷史結論就徹底被顛覆了;馬列、唯物論、進化論都無法自圓其說,這恐怕就是中共非要充當三星堆文化「唯一權威」的關鍵原因之一。

2021年9月17日,三星堆出土的金面青銅頭像在杭州展出,外形與中原文化迥異。(Feature China/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9月17日,三星堆出土的金面青銅頭像在杭州展出,外形與中原文化迥異。(Feature China/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三星堆出土的金器「受商王朝影響」?

6月16日,央視又報道《多彩三星堆│實證古蜀金器使用受商王朝影響》。報道稱,「考古專家認為,三星堆黃金的使用,其實是受商王朝影響地區的一大特徵」。

央視直接把長江流域的三星堆文化納入了中原文化的商代時期。兩者本沒有聯繫,央視卻非用金器將兩者聯繫起來,並稱「三星堆金器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將黃金打製成薄片,包裹在器物表面,作用更多是作為裝飾」;「專家介紹,其實,在鄭州商城、湖北盤龍城和安陽殷墟等遺址出土的文物中,這種裝飾方法都有發現」;「把黃金做成器物表面的裝飾,是商王朝以及受商王朝影響地區的一大特徵」。

按照這段邏輯牽強的文字,央視就斷定三星堆文化受中原的商朝影響。商朝若真對三星堆地區文化產生了影響,為何卻沒有相應的歷史記載?而且三星堆文化應該比中原文化更早興起,出土文物也展示了相當精妙和先進的工藝,若說四川三星堆文化可能對中原的商朝產生影響,倒似乎更合理些。

央視的報道也承認,「三星堆還沒發現北方草原地區耳環、鼻環這種直接用於人體的黃金飾物」。

僅憑黃金薄片裝飾,央視就敢稱三星堆文化「受商王朝影響」,卻又找不到其它證據和邏輯。黨媒一味按照中共政治局「中華文明探源」的指示,就把一切都歸到「中華文明」上,大概令華夏祖先們十分汗顏。

黃金的成型,可以是塊狀、條狀、片狀,或者塑像等,全世界誰都可以採用,其它任何國家恐怕都有些類似之處,全能說是「受商王朝影響」?

若三星堆文化和中原文化真有某種聯繫,那麼三星堆文化神秘消失時,為何中原之地卻毫不知覺,任由眾多三星堆文物在地下躺了3000年之久?

2000年前的三國時代,諸葛亮輔佐劉備征服了蜀地、三分天下,他通曉天文地理,也沒能發現三星堆文化,至於是否與「古蜀王國」有關係,似乎同樣沒有頭緒。

2021年9月13日,三星堆出土的青銅面具在杭州展出,外形與中原文化迥異。(VC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9月13日,三星堆出土的青銅面具在杭州展出,外形與中原文化迥異。(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三星堆的真相是否正在遠去

三星堆文明莫名其妙地興起,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並沒有成為中原文化的起源;華夏民族的誕生、發展,似乎與三星堆關係不大。三星堆遺址畢竟在現今的中國境內,中共黨媒為了彌補缺失的自信,也為了向中共高層獻媚,非要把三星堆文化硬塞進「中華文明探源」,如此扭曲的政治宣傳,很可能將三星堆文化的考察引入歧途。

三星堆出土的大量文物中,都被認為與宗教、祭祀有關,或者說與神有關,這應該再度嚴重衝擊了中共的意識形態基礎。中共掌權後,系統摧毀、改寫了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用所謂封建愚昧文化的概念欺騙了幾代中國人;如今,三星堆文化橫空出世,令中共措手不及,想再次編造謊言愚弄老百姓,卻又搞不清楚來龍去脈。

2021年9月14日,三星堆出土的青銅鳥在杭州展出,與中原的鳥也不相同。(VC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9月14日,三星堆出土的青銅鳥在杭州展出,與中原的鳥也不相同。(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不少專家們發現,三星堆文物不斷吻合了《山海經》的記載,神話原來並非「神話」,竟然真實存在過。顯然,中共不會允許考古人員按這樣的思路研究下去,那些善於見風使舵、阿諛奉承、揣摩上意的所謂「專家」、「學者」們,才會被包裝成三星堆文化的「權威」,最終把三星堆文化硬解釋成「中華文明」的某個分支。

大多數中國人應該並不會如此狹隘,非要把三星堆文化貼上「中華文明」的標籤,以享受民族自豪感;但很多人對中國傳統文化本來就知之不多,對考古更是觀賞為主,很容易再次被中共的宣傳矇騙。在中共治下,三星堆文化恐難以真正被還原。

中共給三星堆文化套上「中華文明」的標籤後,其它國家的考古學家自然被排除在外,全世界除了能看到中共允許公開的文物,以及一些圖片和影片外,相關的解釋也都來自中共宣傳,所以央視才自稱是「只有的唯一入口」。

2021年10月3日,三星堆出土的輪狀文物在杭州展出,尚無法真正確認其用途,因與其它考古過程中發現的太陽符號相似,暫稱為青銅太陽輪。(Long Wei/Cost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0月3日,三星堆出土的輪狀文物在杭州展出,尚無法真正確認其用途,因與其它考古過程中發現的太陽符號相似,暫稱為青銅太陽輪。(Long Wei/Cost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的系統性誤導宣傳

6月17日,中紀委網站也不甘示弱,發出文章《文物說史│三星堆又上新了》。文章描述了一些文物後,同樣「感嘆中華文明的博大精深」,「三千多年前的古蜀人的饋贈」,並強調「新中國成立後,三星堆才真正吐露出深埋地中千年的無窮瑰寶」,還莫名其妙地稱「古代南方絲綢之路」。

中紀委似乎更適合幹宣傳,也比央視走得更遠;文章直接斷言,「三星堆出土的器物,既體現出了鮮明的本地特色,又接受了來自中原等地文化的影響,從而為中華文明多元一體格局的形成提供了有力證據」。

顯然,中共內部對如何宣傳三星堆文化做了相應的安排,並非某個黨媒的獨自運作。「清零」防疫失敗、經濟嚴重受損、國際地位岌岌可危,中共急需轉移視線,也需要一點好消息,以挽回所謂的「大國自信」、「制度優勢」。

6月18日,新華社又登場了,在網站主圖欄目中報道,《三星堆鳥足曲身頂尊神像3000年後「合璧」》。新華社當然不願意解釋神像,而是重點突出「堪稱中國青銅文明的『巔峰之作』」。

中國的青銅文明,應起源於中原地區,現河南省洛陽市偃師區翟鎮二里頭村遺址,在1920至1520年前,被認為跨越了新石器時代晚期和青銅時代早期,也被稱為二里頭文化。隨後的二里崗文化,以河南鄭州二里崗遺址命名,時間在大約1500年至1300年前,銅器的使用範圍變得更加廣泛。

三星堆文化應在5000至3000年前,其文物卻率先成了「中國青銅文明的『巔峰之作』」。新華社不但推翻了專家們長久以來的歷史結論,還替考古學家為三星堆文化提前做出了政治結論。

中共一面試圖用三星堆文化給自己貼金,一面又暴露了對三星堆文化的恐慌。中共號稱不相信神,並極力地誣衊神,但三星堆文化正在強烈地向世人展示著神的存在。

2021年6月8日,三星堆出土的青銅像在上海展出,並不能完全確認是人像還是神像,面目和身材與中原出土的各類塑像大不相同。(VC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6月8日,三星堆出土的青銅像在上海展出,並不能完全確認是人像還是神像,面目和身材與中原出土的各類塑像大不相同。(VCG/VCG via Getty Images)

結語

中共對三星堆文化的誤導和扭曲,應該又給了人們一個更大的警示。在種種天災人禍的苦難與無奈中,真正能帶給人們最後希望的其實是神。

神應該一直掌控著三星堆文化的到來和離去,令其與中原文化並存過,卻又讓兩者沒有交集。神最終讓中原文化留存下來,讓三星堆文化離開了。中原文化慘遭中共毀滅後,神又忽然向人類透露了曾經的三星堆文化,展示神的存在。這是否在明確地告誡人們,違背神、褻瀆神的中共政權離末路越來越近,人們需要自己做出最終的判斷和選擇。

如果人能真正領悟神的啟示,才能真正走上認清真相的坦途,找到神給人安排的重生之路。#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