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接待了東南亞國家的領導人,並共進晚餐。13日,美國與東盟峰會正式召開。這是東盟國家領導人首次集體前往華盛頓與美國舉行峰會,也是2016年以來由美國總統擔任東道主的一次峰會。拜登表示,這次峰會標誌著美國與這個擁有10個成員國的地區組織之間合作關係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與會的東盟領導人來自印尼、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柬埔寨、老撾和汶萊。緬甸因為去年2月發生軍事政變,推翻了民選政府,軍政府這次沒有獲邀與會,而菲律賓則由於剛剛完成大選,新舊政府交替中,因此只派出外交部長出席峰會。

外界普遍認為,這是美國推行印太戰略,針對中共的又一舉措。峰會有三大看點:

一、美國與東盟擬將雙邊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據美國之音報道,在為期兩天的峰會結束後,雙方發表了一份包含28個面向的聯合願景聲明。聲明中表示,美國與東盟國家將共同應對新冠疫情大流行、強化衛生安全、共同實現經濟復甦、加強經濟聯繫和互聯互通以及促進海事合作等。雙方還承諾在今年11月將目前雙方的戰略夥伴關係,提升到等級更高的「有意義、實質性和互惠互利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在去年11月22日,習近平在以影片方式出席並主持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係30周年紀念峰會上,宣布建立中國東盟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按照中共專家的解釋,中國的「夥伴關係」有很多種,而「全面」指的是合作領域,包括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戰略」則意味著合作層次更高,從整體、全局、核心利益上都具有一致性。

套用中共專家的解釋,美國與東盟國家將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意味著雙方的合作包括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而且雙方在諸多方面的利益是一致的。

拜登在峰會上致辭時表示,「我們世界未來50年的歷史很大一部份將在東盟國家寫就,在未來幾年和幾十年裏,我們與你們的關係就代表著未來」,他將美國與東盟的關係描述為「至關重要」。美國副總統賀錦麗也表示,美國在東南亞將「一代又一代」存在下去;她同時還強調海上自由的重要性,而這時因為美方認為自由航行的原則正遭到中共的挑戰。

為表示重視,拜登還提名白宮國安會辦公室主任Yohannes Abraham出任美國駐東盟大使。這個職位從2017年前總統特朗普入主白宮起就一直空缺。

美國對與東盟關係的高度重視,並提升雙邊關係,表明美國針對中共的印太戰略正在加緊推進中,表明美國將中共視為敵手從未改變,這對北京絕對是個壞消息。

二、針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問題上,東盟國家表態與之前有所不同。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東盟國家基於自身利益對俄烏衝突採取了不同立場和做法。與俄交好的越南沒有指責俄羅斯為「侵略者」,而是呼籲各方克制。泰國和菲律賓,也都沒有點名譴責俄羅斯。印尼則表示,「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是不可接受的」。而緬甸政府發言人對俄羅斯的軍事行動表示支持。不過,小小的新加坡卻加入了制裁俄羅斯的行列。

但在美國和東盟國家發表的聯合願景聲明中,出現了「尊重主權、政治獨立和領土完整」的表述。儘管依舊沒有點名譴責俄羅斯,但這與東盟大多數國家過去的表述有了提升,這說明東盟國家的立場有所鬆動。

三、美國加大對東盟的援助,拜登政府正準備推出一個全面的印度–太平洋經濟框架。

峰會期間,白宮宣布了總額為1.5億美元的援助,包括對東盟的基礎設施、衛生安全和教育方面的投資,其中有6000萬美元被用於海上安全,特別是防止非法捕魚,而這又是針對來自中國的漁民。

白宮還表示,將在2023年財政年申請為東盟夥伴提供超過8億美元的雙邊援助,以及超過2500萬美元用於深化與東盟的關係和提高東盟應對緊迫的區域挑戰的能力。

此外,一個全面的印度-太平洋經濟框架即將被推出,這將是自特朗普政府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以來,美國在該地區的首個重大貿易和經濟舉措。不過「印太經濟框架」的細節,可能要等到5月下旬拜登訪問日本的時候才會正式對外公布,而且據華盛頓的專家和外交官透露,初期東盟中只有新加坡和菲律賓得以成為首批參與談判的國家。

儘管有分析指出,美國對東南亞國家的援助與中國相比絕對是小巫見大巫,而且中國是東盟的最大貿易夥伴,因此東盟不會偏向美國。此外,北京在峰會召開前還發出警告,一方面警告「美國更不能打著『合作』的幌子搞選邊站隊,在涉及中國核心利益的問題上玩火」;另一方面通過闡述中共對東盟國家的援助和貿易往來,警告其不要與美國走的太近。

但是一些跡象表明,東盟也在與北京保持距離。在去年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係30周年紀念峰會上,中共許諾未來五年力爭進口1500億美元東盟農產品,同時再次提供1.5億新冠病毒疫苗。然而,因為中共疫苗效用低,在新加坡、泰國、菲律賓等國都引起了質疑。

而發生在峰會前和峰會中的兩件事可看出東盟國家的微妙態度。一件是東盟繼10月反對緬甸軍政權派員參加峰會後,本次不顧中共派外交部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的游說,再次反對緬甸參加,以試圖向軍政權施壓。緬甸軍方2月1日發動政變推翻了民主選舉產生的文官政府並拘捕了昂山素姬等領導人,引發了一場血腥動亂。中共不得不接受東盟的立場。

另一件事是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峰會上罕見譴責北京在南海地區的挑釁行為,即阿永金暗沙事件。在講話中,杜特爾特還使用了菲律賓方面對該爭議島嶼的名稱,暗示該島嶼屬於菲律賓。他希望中共尊重規範海洋權益和海洋區域主權的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及2016年的海牙仲裁法庭的裁決。2016年的海牙仲裁法庭宣布中國對南中國海的主權訴求基本無效。然而,中共當局一直拒絕承認該裁決。

而馬來西亞首相沙比里在談到南海主權問題時相對婉轉,但實際上與菲律賓持同樣立場。這顯然讓剛剛發出「北京不尋求霸權、反對強權政治,不會欺凌周邊鄰國,要共同維護南海穩定」的北京領導人很尷尬和難堪。

從發生在東盟會場內外的這兩件讓中共有些難堪的事情看,東盟與中共在主權等利益方面還是存在分歧的。雖然因為中共國是其重要的市場和投資國,且中國的體量不是他們這些小國能夠抗衡的,但東盟各國可以通過抱團與北京周旋,這也是中共迄今未能就南海行為準則取得任何進展的原因。

此次,美國提升與東盟關係,對東盟國家是利好消息,他們在美中之間運作的空間更大,尤其是得到美國的援助和在經濟上的合作,對於他們逐步擺脫中共也提供了另一條道路。而這對於處於內外交困、經濟嚴重下滑的北京當局,則是又一重擊,其還有財力、精力來分化美國與東盟的關係嗎?只能無奈地看著吧。#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