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不敢退休 有工會五一擺街站爭取權益

今日是勞動節的第2日,本來應該是各位打工仔休息娛樂的日子,但是事實上,不少基層市民這兩日仍然要為生計忙忙碌碌。社區組織協會昨日(1日)就在「五一勞動節」當日開記招,公布「在職基層長者需要及退休意向研究」。

社協指,由去年11月到今年2月,一共訪問了100位60歲或以上的在職基層長者,結果發現當中超過六成的受訪者都會能做多久做多久,想都沒想過要退休。超過九成的受訪者更說,退休就應付不了基本生活開支。超過四成的受訪者說,他們的MPF戶口是一元錢都沒有。同時,接近九成的人認為,退休之後的生活會比退休前差,反映了香港在職基層長者根本沒有選擇,為了生計要繼續打工,無法安享晚年。

超過七成的人更說,他們每個月的工時是208個小時或者以上,也就是差不多每星期上班50個小時。如此沉重的工作,當然對他們的關節不好啦,超過八成的受訪者都說,自己有勞損。當中差不多四成人說,在腰部、肩頸及膝頭都有勞損的情況,但是只有不到三成的受訪者說,自己曾經求診過。


社協說,在2022年,65歲或以上的長者有152萬,佔全港人口大概20%,而預計在2039年就會有252萬人,到時候長者人口佔香港人口的比例就會超過三成啦。2019年,在貧窮線以下的長者就有39萬人,而長者的勞動人口比過往14年都有明顯增長,由2008年長者勞動人口是5.2%,升到2021年的12.1%。

但是,即使是這樣,政府在保障在職老人方面也沒有什麼明顯改善。在職基層長者的工作主要都是以低技術及體力勞動為主,雖然勞工處有個叫「中、高齡就業計劃」的項目,這個項目是以向僱主提供「在職培訓津貼」的方式,鼓勵他們去請40歲或以上的失業求職者,同時為他們提供在職培訓,如果僱主聘請60歲或以上的失業人士,更加可以獲得6至12個月、每個月最多5千元的津貼,但是這個「中、高齡就業計劃」可以說是沒人知道,98%的受訪者根本不知道有這個計劃。

社協建議,政府要增加不同行業種類的培訓,開拓更多適合長者做的工種,又說如果政府真的鼓勵長者工作的話,應該要放寬「長者生活津貼」的入息上限。社協幹事吳衛東說,見到有六成以上的老人家不敢退休,覺得好無奈和傷心。他說,香港明明那麼富裕,但是就有不少老人家毫無尊嚴地生活,只有幾萬元積蓄,連自己的退休生活都沒有著落,而香港整個社會都沒有想過到底可以怎樣去幫助這些長者。

社協亦找到幾位在職基層長者,來分享他們的苦況。當中有一位分享者是梁婆婆,她今年68歲,在私人大廈做清潔散工,每日只有500元的收入,勉強應付日常生活開支。但是,由於整日上班,搞得她現在患上了類風濕關節炎。她說,如果大拇指痛起來,可以痛到拎不起掃把。大家都知道,最近公立醫院要等多久啦,她就因為等不及公立醫院排期,所以每次都會拿幾千元看私家醫生,搽下藥油,以及吃止痛藥勉強上班。她現在拿2,300元出來租劏房住,雖然她說希望70歲可以退休,但是就想不到退休之後生活怎麼辦啦。她說到時候只是依賴政府不到3,000元的「長者生活津貼」,交租之後就沒有什麼錢啦。她還說,「如果身體可以繼續做,都係想繼續做」。

另一位李婆婆今年72歲,也是做清潔工,每日上班9個小時,主要負責洗廁所,每個月人工是10,442元。但是就因為收入高過「長者生活津貼」的申請門檻上限12元,所以令她申請不到「單身長者生活津貼」。她和梁婆婆一樣,也是住在劏房,不過她的月租就貴一些啦,要4,300元。她說,扣掉生活費之後,其實就沒有什麼錢剩下啦。雖然有朋友勸她申請綜援,但是她覺得自己有能力就要上班,減輕政府負擔,不應該麻煩到政府太多。

老人家在他們年輕時為香港這個城市付出,沒有他們當年的努力,香港也未必可以變得繁榮。只是收入多過申請條件12元,就沒有了每個月幾千元的津貼,網友覺得政府應該提高入息上限。其實綜援本身是他們應得的福利,現在政府不斷叫大家繼續「獅子山精神」,就令長者不敢申請他們應得的福利啦,覺得自己申請綜援,就是麻煩政府。這種思考模式,政府亦從來沒有嘗試改變他們的想法,令不少老人家都因為尊嚴問題而拒絕向政府求助,搞成這樣,可以說是悲劇之中的悲劇。

另外,昨日「五一勞動節」亦是職工盟解散之後的第一個勞動節。以往「五一勞動節」都會有不同團體行動,爭取勞工福利,如最低工資、標準工時等。曾經是職工盟屬會的「清潔服務業職工會」昨日就在深水埗擺街站,要求政府完善最低工資條例。組織幹事杜振豪Denny說,自從職工盟解散之後,工人就很難表達訴求,而他們作為工會就希望繼續爭取勞工權益。他說,「在還有空間的時候盡力,不應忘記自己的理念和初衷,做到真的做不到為止」,而且他想告訴其他人,他們還在這裡。

Denny說,職工盟解散之後,不少小型工會也沒有了信心,行動變得低調,甚至解散,加上現在民主派工會七零八落,工人求助無門,很難向政府表達訴求。雖然今年沒有「五一大遊行」,但是他們都決定擺街站,他說「告訴其他人,我們還在這裡,是希望大家也可以站穩腳步,不要放棄我們的理念和使命」。有人留守堅持,固然是一件值得尊重的事,希望他們爭取勞工權益的行動,不會令他們變成政府未來的「眼中釘」,繼而威脅到他們的人身安全。

中共急召銀行開會憂被制裁 

《金融時報》昨日報道說,根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原來在4月22日開了一次緊急會議。今次的會議,除了有央行及中共財政部的官員出席之外,還叫了一些銀行高層出席,無論是海外還是中資銀行都有份,像匯豐銀行這類的國際銀行也包括在內。

有中共財政部的高級官員說,習近平見到美國及其盟友凍結了俄羅斯央行的美元資產之後嚇得不行,還說中共擔心如果發生地區軍事衝突的話,美國可能會像制裁俄羅斯一樣制裁北京。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中共一直堅定地撐俄羅斯,還繼續與俄羅斯做生意,所以中共的銀行和公司一直都有提防自己可能隨時被制裁。雖然中共的官員及與會者沒有講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會令中共被人制裁,不過一般人都認為,如果中共入侵台灣的話,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就會像制裁俄羅斯一樣制裁中共。有位知情人士說,如果中共真的入侵台灣,到時候中共與西方經濟的脫鉤,就會比俄羅斯嚴重許多。

事關中共的經濟關係,涉及到世界不同角落。有消息說,中共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及前中共證監會主席肖鋼在當日開會時就問不同的銀行業者,中共到底怎樣才能保護到中共在海外的資產?特別是那32,000億美金的外匯儲備?中共的海外資產除了外匯儲備之外,還有價值超過1萬億美金的美國國債,以及各式各樣的房地產。中共的大家保險集團在紐約的資產華爾道夫酒店,就是例子之一啦。亦有另一位在場人士說,當日的會議其實沒有人想到一個好的解決方案,因為中共的銀行系統根本沒有準備過自己的資產會被人凍結,或者是自己被人踢出Swift系統。中共突然叫不同銀行出來開會,看來馬上中共也好像會做一連串可能引人制裁的動作,到底是派援兵去出征烏克蘭?還是入侵台灣呢?真是到時候才知道啦。

上海居民大規模抗議「封城」

但是中共目前面對「內憂外患」,是否真的可以處理到這麼複雜的制裁呢?中共連最主要的金融城市之一,上海的疫情都沒有搞定,還好意思搞烏克蘭和台灣?

上海「封城」大約封了一個多月啦,上海居民早就受不了啦。4月28號夜晚,他們在互聯網號召以敲打鍋碗瓢盆的形式,抗議「清零」。有市民說,這個行動好像「音樂節」一樣,從互聯網流出的影片清楚看到,在上海不同地方都有人敲鍋碗瓢盆,同時喊口號說「我們要物資」、「還我自由」等等。有市民更加將「我們要物資」這5個字用投影儀射上大廈外牆,表達不滿,就像當年香港人站在自己家窗口喊口號抗爭一樣。

有位住在上海浦東的高女士對大紀元講,當晚上海有幾十萬人參加這個行動,陣容龐大。另外,亦有參與的人對我們講,現在不少社區的街坊都因為不夠物資,而日日敲這些鍋碗瓢盆抗議。

有網友說,今次是中共親自喚醒了內地人的集體意識,經歷了這麼多次這類事件,他們會體會到什麼叫團結。另外,亦有片段顯示,中共派人拿著喇叭,叫人「不信謠、不傳謠」,不過影片裡面就清楚看到,沒有人理它啦。上海市民張女士將當日的文宣海報給大紀元,證明當日上海不同的社區都有這個「音樂節」行動。這些網上流傳的文宣當然敵不過微博的封鎖,目前在內地的互聯網上面已經很難找到這類的文宣圖片啦。

中共連上海的疫情和封城都沒有處理好,大把上海市民還在捱餓,幾十萬人在自己家中示威抗議,也可以繼續當無事發生,轉頭就已經叫各大銀行一齊開會,考慮被人制裁之後怎麼辦,真是本末倒置。上海市民現在只是要求中共派物資,並不是要求什麼「民主自由」,都已經被人在微博刪光相關宣傳,網友說,其實「封城」期間令市民有吃有喝,真的這麼困難嗎?如果連向那些受影響的市民提供足夠物資都如此困難,到時候真的入侵台灣,被人制裁的時候怎麼辦呀?真是全國和你一齊吃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