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正二十三年(公元一三六三年),張士誠奉元政府命令,派兵包圍了紅巾軍領袖韓林兒和劉福通所在的安豐。劉福通派人給朱元璋送來求救信,讓他去解安豐之圍。究竟是該奉命出兵解圍,還是讓韓林兒自生自滅?

皇帝來求救,朱元璋還是要做一點姿態的,所以準備去援救安豐。劉伯溫勸他別去,對他說,您只要一去,陳友諒肯定來打您,您就危險了。朱元璋不聽。朱元璋帶兵趕到安豐的時候,安豐已失守,劉福通戰死,朱元璋把韓林兒搶了出來,將他安置在滁州。

◎南昌保衛戰

史書中說,陳友諒對自己的疆土不斷地被朱元璋蠶食感到非常氣憤。他打造巨型戰艦,高達數丈,看起來像一個樓一樣。船分為三層,外邊用鐵甲包裹起來,船的隔音非常好,最下面一層是水手,他們划船時喊號子,上面殺得天翻地覆,他們在底下都不知道,還在拼命往前衝。那個船大得上面可以跑馬。

至正二十三年四月,陳友諒起傾國大兵,號稱60萬,進攻朱元璋,但是陳友諒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應該攻擊朱元璋的都城南京,但是他卻把軍隊調向了江西去攻擊南昌。當時鎮守南昌的是朱元璋的侄子朱文正,這一場「南昌保衛戰」前前後後打了將近三個月,打得非常激烈。戰爭進行到兩個月的時候,朱文正覺得很難支持了,於是派了一個叫張子明的人向朱元璋求援。派他出去之前,朱文正跟陳友諒說,我準備投降,明天不打了。陳友諒就等著,軍隊也比較放鬆了,這時張子明就偷偷地跑了出去。陳友諒等了一天也沒等到他投降,於是接著打,但是張子明已經跑出去了。

張子明到達南京時,朱元璋已經從安豐回來,他的大軍在徐達的率領下攻打盧洲(今安徽合肥)。張子明把情況一講,朱元璋問他,前線的敵人有多少?張子明說,敵人非常多,但是打了幾個月的時間,敵人已經很累了,而且也打死了不少。現在正好趕上枯水季節,水位比較淺,對陳友諒的大船不利,只要您能夠出兵,我們很快就可以解南昌之圍。朱元璋說,我把軍隊從盧洲調回來再到南昌的話,大概要一個月的時間。你回去告訴朱文正,再給我守一個月。

張子明在回去的路上被陳友諒抓住,陳友諒跟張子明說,你要是肯投降我,到前線去勸降朱文正,我不但不殺你,還會給你高官厚祿。張子明答應了。陳友諒把張子明送到前線,說你勸吧。張子明於是喊道,朱文正你趕快守住城,再過一個月,朱元璋就來救你了。陳友諒惱羞成怒,殺死了張子明。

朱文正得到消息後,在裏面死守了一個月。期間,朱元璋把徐達從合肥調回來,集結了他所有的部隊,一共20萬人逆江而上,去救援南昌。陳友諒得到情報後,放棄南昌,將軍隊全部集合起來,順江而下,雙方相遇在鄱陽湖。

◎鄱陽湖大戰

朱元璋集結所有部隊共20萬人逆江而上救援南昌。陳友諒集合軍隊,順江而下,雙方相遇在鄱陽湖。
朱元璋集結所有部隊共20萬人逆江而上救援南昌。陳友諒集合軍隊,順江而下,雙方相遇在鄱陽湖。

這一場戰爭,我們在《笑談風雲》第一部一開始的時候就談到過。這一戰的最初幾天,朱元璋幾次身陷險境。陳友諒手下的大將張定邊是一個勇敢的狂人,也是一個很神奇的人物。一次,他去進攻朱元璋時,正趕上退潮,朱元璋的大船擱淺。陳友諒的軍隊把朱元璋的船一層一層地圍住,形勢非常危急。朱元璋手下一個牙將韓成對朱元璋說,過去有殺身成仁,我替陛下去死。然後他穿上朱元璋的衣服,當眾跳到水裏淹死。陳友諒他們都以為朱元璋死了,於是停止了進攻,在那看著。這時常遇春的船開過來,一箭射中了張定邊,將其射傷,張定邊這才撤退。這時水又漲起來,朱元璋的大船脫險。

雙方最開始真的是拚實力,兩邊死傷差不多,但是陳友諒人多,他有60萬人,朱元璋只有20萬。朱元璋命令士兵絕對不許後退,後退一步者斬。朱元璋親手殺了十幾個後退的水軍隊長,這時他手下的將軍郭興說,不是他們要後退,是因為我們船太小,我們打對方的大船就像爬城牆一樣,這太難了。如果要打贏敵人的話,只有用火攻。

朱元璋派人把蘆葦、油之類的放在小船裏,而陳友諒這時把他的大船用鐵鎖連了起來,很像「赤壁之戰」時的曹操。這時沒有風,朱元璋放不了火。下午3點到5點之間,突然間東北風起,風急火烈,把陳友諒的大船燒了至少一半。《明史》中描述,當時火焰沖天,殺得湖水盡赤。

這一次,陳友諒損失慘重,覺得很喪氣。但是,他發現了一個秘密,就是朱元璋的船隊裏,只有朱元璋的旗艦桅杆是白的。他對手下士兵說,明天咱們找到那艘桅杆是白色的船,只要把那艘船打沉,咱們就贏了。結果頭一天晚上,朱元璋告訴士兵把所有桅杆全部刷成白色。

這一天,朱元璋在大船上觀戰的時候,劉伯溫站在朱元璋的背後突然跳起來大吼一聲,難星過,趕快換船。朱元璋剛剛換了個船,他原來坐的那艘大船就被敵人的炮擊沉。陳友諒以為朱元璋死了,結果發現朱元璋又出現在另一艘船上。

隨後,朱元璋手下的俞通海等人駕著六條船衝進陳友諒的船隊。他們船小,陳友諒的船大,他們一進去就看不到了,感覺很快這六條小船就要被敵人撞沉了,結果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那六條小船就像龍一樣,從大船隊的縫隙中又出來了,朱元璋的士兵們如同看到奇蹟一般非常興奮。史書中說:「有頃,六舟旋繞漢軍而出,勢如游龍。諸將見之,勇氣百倍,呼聲動天地,波濤立起,日為之晦。」

這一次「鄱陽湖大戰」又以陳友諒的失敗而告終,陳友諒不敢再出兵,把他的水軍收縮起來。朱元璋把鄱陽湖所有的出口全部封死,過了一段時間,陳友諒糧食不足,手下的將士紛紛叛逃,最後他的左右金吾衛(兩個禁軍侍衛長)也叛逃。陳友諒一看沒希望了,於是強行突圍,結果一支流矢從他的眼睛射進去,從後腦射出來,流矢貫睛而死。

陳友諒死後,他的長子陳善被朱元璋俘獲。陳友諒手下那位驍將張定邊在亂軍之中搶出了陳友諒的二子陳理。據史書記載,他此時已身中一百多箭,還是將陳理救回武昌。

「鄱陽湖大戰」陳友諒幾乎全軍覆沒,從此江南再也沒有任何一支力量可以與朱元璋相抗衡。次年(至正二十四年),在眾人的勸進之下,朱元璋稱吳王。又過兩年(至正二十六年),朱元璋派他手下的水軍將領廖永忠去滁州迎接韓林兒,結果廖永忠把韓林兒帶到一個叫瓜步的地方,將韓林兒的船鑿沉,韓林兒溺亡。

朱元璋江南酣戰之時,元政府也正發生著非常激烈的內鬥。那麼朱元璋是如何「驅除胡虜,恢復中華」的呢?請看下一章《王師北伐》。(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