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日,中共證監會13年來首次修訂了中國企業境外上市(中概股)的相關保密條款,為中共罕見的一次讓步。專業人士分析,中共調整策略是因為需要中概股在海外融資獲取更多外匯,但中共也會出台新政策來控制所謂的「國家安全風險」。

「中概股」是中國概念股的簡稱,在中國境外上市的中國公司統稱為中概股。目前境外上市的主要目的地包括:美國(紐約交易所、納斯達克、美國證券交易所)、倫敦證交所、泛歐交易所、東京證交所、法蘭克福證交所和香港交易所。

中共證監會與中共財政部、國家保密局和國家檔案局修訂了《關於加強在境外發行證券與上市相關保密和檔案管理工作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於4月2日發布了相應的「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徵求意見稿」根據跨境審計監管合作的國際慣例,刪除了原《規定》中「現場檢查應以我國監管機構為主進行,或者以來我國監管機構的檢查結果」的表述。此外,證監會表示,支持企業根據自身意願自主選擇上市地。

「徵求意見稿」出台的背景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於2021年12月2日通過了《外國公司問責法》(HFCAA)。 HFCAA規定,如果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連續三年無法審計其所需要的會計報告,SEC可禁止該公司的股票交易,並從其剔出美國的交易所。

HFCAA同時要求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必須披露,是否由任何外國政府控股或控制,並提供其審計底稿。

4月5日,天鈞政經研究員宋維駿(Albert Song)對大紀元表示,「這可以說是中共的一次讓步,主要是讓在美國的中概股保留住上市的地位,因為中國公司海外融資的作用很關鍵。中共希望有更多的外匯,中概股在外融資後,把錢拿回到中國很可能就給強制結匯了,即留下外匯,給企業人民幣。」宋維駿在中國金融行業有27年的從業經驗,專注中國政治和經濟領域方面的研究。

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3月22日發布的中國外匯儲備規模(截至2022年2月)為32,138億美元,較1月末下降了78億美元;3月27日公布的2021年年末中國全口徑外債,等值為27,466億美元(不包括香港和澳門的對外負債),那麼中國外匯儲備扣除外債後的外匯淨儲備僅為4,672億美元。

外匯儲備除了要支付外債和經常項目支出外,同時還需要應付撤資外商所需要的外匯兌換,那麼外商投資積累越多,潛在外商撤資用匯的需求就越大。截至2021年年末,來華直接投資為36,238億美元,已經超過中國的外匯儲備值。這意味著,如果外商大舉撤離中國市場,同時中共政府允許外商撤離,那麼中國的外匯儲備將面臨巨大壓力。

除融資功能外,中概股代表著中國企業在海外的的形象,如果把審計底稿交給美國審計,可以給未來中國公司到美國上市起到前行示範的作用,因此中共改變了一些策略。但是,對於所謂會觸發國家安全風險的公司,如阿里巴巴,宋維駿認為,中共肯定會出台進一步的政策。

《中國基金報》4月2日稱,整個3月份,全球表現最差的就是中概股。美國時間3月30日,包括百度(NASDAQ:BIDU)和愛奇藝(NASDAQ:IQ)在內的五家中國公司已被SEC列入「預摘牌名單」。截至3月底,共有10家中概股上市公司上了「預摘牌名單」。

中共證監會國際部負責人於北京時間3月31日表示,經向美國SEC瞭解,這是美國監管部門執行《外國公司問責法》的正常程序,被列入「預摘牌名單」的公司是否在未來兩年從美國退市,最終取決於中美審計監管合作的進展與結果。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