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瑞幸咖啡造假爆煲、疫情令反共情緒急劇升溫後,中概股於美國聲譽一落千丈,面臨退市。陸股如阿里巴巴、京東等利用香港,先後安排於港交所作第二次上市,以維持「吸美金」能力,因此「就是不回滬深」。近日,太平洋保險靜悄悄透過處於半僵狀態的滬倫通,在英國大吸20億美元,反映中共急需找尋紐約替代品,以給北京補血。

紐約割席香港遭控

全球就三大國際金融中心:紐約、倫敦和香港。中共心知肚明只有這幾個地方,可以供它源源不絕的保值貨幣,多年來推銷了無數IPO往紐港上市。根據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的IPO報告,單計2020上半年,港交所主版上市54隻IPO,集資870億港元,包括京東及網易。

 
 
 
 
 
 
 
 
 
 
 
 
 

【中共吸金!?】中資企業多年來透過香港吸取大量資金。2015至2019年間,港交所累積主版IPO數目高達514隻,集資金額上破11,000億港元,絕大部份屬中企。截至今年4月底於美國掛牌的中概股有248隻,市值合計逾15,000億美元。近日,於中共兩國矛盾激化之際,太平洋保險靜悄悄透過處於半僵狀態的滬倫通,在英國大吸20億美元,反映中共急需找尋紐約替代品,以給北京補血。推IPO往香港、紐約、倫敦,使三地股市成了中共的提款機,要多少提多少。 🆕更多Infographic,請Follow 大紀元ET Chart IG:https://instagram.com/et.charts @et.charts #China #中國 #中共 #天滅中共 #香港 #hongkong #hk #HKEX #港交所 #NYSE #紐約 #LSE #倫敦 #金融中心 #IPO #經濟 #國企 #中資 #上市 #股市 #股票 #國安法 #港版國安法 #standwithhongkong #standwithhk #freehongkong #epochtimes #infographic #chart @hk.epochtimes

Epochtimes Infographic(@et.chart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2015至2019年,港交所累積主版IPO數目高達514隻,集資金額上破11,000億港元,絕大部份屬中企。同一時期,上交所IPO集資總額只有大約一半。據Wind統計,4月底於美國掛牌的中概股有248隻,市值合計逾15,000億美元,當中阿里巴巴和中移動市值均逾千億美元。那些所謂「有名氣」的企業都跑到香港和紐約上市,這兩地股市成了中共的提款機,要多少提多少。

隨著大陸人權狀況轉差(人臉辨識、手機監控等)、中概股連爆醜聞、北京隱瞞疫情及強推「港版國安法」,白宮對中概股起了戒心,開展了堵塞其集資渠道的序幕戰。

去年6月,美國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表示,已去信MSCI,質疑它將中國A股納入新興市場指數的決定,認為中企迴避財務披露(中國法律限制審計師可發送國外的公司文件),與此同時不能讓龐大美國資金,流入涉及侵犯人權及威脅國家安全的公司。

由於紅籌和H股早已被納入指數內,市場有指MSCI及眾基金變相「養肥」了這個極權政府。本年5月,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作出聲明,暫停對中國股票的投資計劃。中概股聲名狼藉,美國證監會(SEC)主席克萊頓(Jay Clayton)公開警示這些中國公司股票風險,乃美股歷史極為罕見,陸資未來赴美吸金可能性銳減。

不幸香港被中共把持,慘淪黨融資基地。為了牢控集資要塞港交所,自2010年起便由擁中宣部背景的李小加出任主席,「積極」與內地配合,並拼命為中共向外擴張版圖,2012年斥資167億港元收購了倫敦金屬交易所(LME),又於去年試圖鯨吞倫交所,幸遭秒拒,否則中共將一手掌握港、倫兩大國際金融中心,屆時將呼風喚雨、隻手遮天。7月初,證監會(SFC)轟港交所上市審批存利益衝突,並揭李小加曾介入上市申請。

英交所慎成共幫兇

武漢肺炎加「港版國安法」令英中關係跌至冰點,唐寧街漸漸疏遠華為、英國連同多國向世衛施壓調查中共、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向BNO持有人發出5年居留以拯救港人。中共強烈不滿不在話下,但意想不到的是,於兩國矛盾激化之際,中國銀監會及中國證監會於6月上旬批准太保GDR倫敦上市計劃,中旬成功掛牌,輕鬆拿下20億美元。蛇口蜂針的中共為了得到資金補血,亦常以「能屈能伸」姿態達成目的,詭變多端。

2019年倫交所僅錄得36家IPO,比2018年大幅倒退60%,全球排名前五不入。是否急於求成下「放中概入關」?黨企不可信,缺乏企業治理和透明度,這無疑增加英國股民觸礁風險。

其實,除了紐港外,陸資在10多年前還在新加坡發行了一大堆S股,結果因造假數等問題而股價崩潰,投資者叫苦連天、損手收場,整件事可以用「災難」來形容,新交所行政總裁Loh Boon Chye還一度為此聲明,「S股退市不會影響獅城資本市場形象」。

接著,遭殃的是澳洲。過去幾年中資「大鬧」澳交所,一連串的嚴重違規行為,惹怒當地監管機構ASIC及投資者。在此僅陳兩例,一為中國乳業(China Dairy),它於2016年4月掛牌,兩年後即遭解除上市資格,其問題層出不窮,如沒有定期召開董事會會議、董事數目不足、未有知會澳交所便將子公司股權轉讓給董事局主席的姐妹及授權外聘顧問替管理層作決策等。另有傳統理療(Traditional Therapy Clinics)因沒有任何董事居於澳洲、涉銀行帳目違規行為和未能提交所需文件等,該股於2018年底給除牌。

現時合乎滬倫通要求的陸股大多為欠缺增長動力的舊經濟國企,如寶鋼、中石油及工行等,現時於倫敦上市的兩隻中概GDR分別是華泰證券和太保,兩者股價在A股市場表現平平,基本面一般。

市場分析指太保根本沒有集資需要,那麼它老遠跑到英國上市背後隱藏了什麼玄機?報導指它有可能是為了優化股東組合,但這可站不住腳,因它完全可以透過其於香港上市的H股進行。答案其實很簡單,只要換個視覺從北京角度想一下便豁然明白,太保發行GDR一是為了吸美金(這可稱得上是沒有明文的國策),二是深化滬倫通渠道,為往來者鋪路。

中共日益猖獗,全世界看得一清二楚,倫交所在這歷史關鍵時刻應重新評估維持這窗口開放的風險,不妨效法政府急轉彎禁止危及英國國家安全的供應商華為,以策萬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