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失控,中共病毒感染人數激增,官方有關防疫措施的說法日前翻新,「全域靜態管理」取代「兩階段封控」,實質是全面封城。分析認為,上海封城將重挫中共GDP增長,同時還影響全球供應鏈。

上海開始實施「全面封城」

Omicron 疫情3月在中國大爆發。從3月1日至31日,中共官方通報累計10萬3,965病例,其中上海累積染疫人數超過3.6萬人。近日疫情更是嚴峻。就3月31日單日,官方通報,單日新增8,454宗,其中上海一市就新增6,008宗,佔全國新增病例的71%。不過,中共被外界認為一向瞞報漏報,估計數字會更高,

上海當局31日宣布實施「全域靜態管理」措施,要求市民「人不流動、足不出戶」,以達到「動態清零」的目標。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日前對《大紀元》表示,「全域靜態管理」,不過是翻新說法,其實說穿了就是採取中共一貫的做法,全上海封城了。

此前,3月28日,上海衛健委宣布「兩階段封控」措施,即從3月28日清晨5時開始至4月1日對浦東地區實施封控,進行全員檢測;4月1日至4月5日對浦西地區實施封控。

學者:中國GDP或減少4個百分點

上海是中國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公開資料顯示,位於長江三角洲最東部的上海,與北京、廣州及深圳對大陸的GDP貢獻最大。去年(2021年)上海的GDP值甚至超過於北京,其GDP為43,214億元(人民幣,下同),相當於6,698億美元,而北京去年的GDP則為40,269.6億元。

BBC新聞網4月1日報道,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教授宋錚等幾位學者聯合研究報告,重點分析了武漢疫情後的16次封城,發現如果封城兩周,造成的經濟損失,為該城市當月GDP的32%左右,為該城市全年GDP的2.7%左右。

報告說,如果像北京和上海這樣的大都市,封城兩周,對當月全中國GDP的影響大約在2個百分點左右(根據去年的數據測算,約為1,900億元),其中約有7%是當地封城對其它城市造成的間接經濟損失。

如果封城一個月,經濟損失大致為該城市全年GDP的4.5%。如果再加上強硬封城引發的通脹影響與供應鏈的溢出效應,宋錚推斷,僅上海一地封城,就可能使中國的GDP實際減少4個百分點。

在全球城市實驗室(Global City Lab)編製的2020年《全球城市500強》的排行榜顯示,2020年上海的GDP排名世界第8,名列北京和首爾之前。而排在上海之前五到七位的分別是倫敦、芝加哥和侯斯頓。

唐靖遠認為,上海封城意味著疫情失控,以後局部封控將成為常態。無論是封城,還是封控,其負面影響除了反映在GDP層面外,還會反映在投資層面。

影響國際貿易和全球供應鏈

美國之音4月1日報道,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資深協理梁佩羚認為,如果上海把封控進一步升級,恐怕會擾亂國際貿易。

路透社報道,丹麥航運巨擘——丹麥馬士基集團( Maersk))指出,上海的封城將嚴重影響到貨物運輸,導致全球供應鏈受到干擾。物流成本,尤其是海運成本,去年已增加了13%,但仍有可能攀升。這個世界第二大貨櫃運輸公司在上海的倉庫近日關閉,他在給客戶的文件中表示,「進出上海的道路運輸服務將受到30%業務的衝擊。」

上海實施全市封鎖,BBC也報道,恐怕會進一步打亂全球供應鏈和減少對能源的需求。報道說,上海「封控」的消息一出, 全球油價出現下跌,布倫特原油價格下跌逾每桶4.5美元。

根據最新公布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數據,中共的「動態清零」措施產生的負面結果已初見端倪。4月1日發布的2022年3月財新中國製造業PMI降至榮枯線50以下,為48.1,與2月份相比回落2.3個百分點,降至2020年3月以來的最低值。

上海經濟地位重要 為何最終走向封城?

就在幾天前,上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專家組成員、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副院長吳凡26日聲稱,上海封城哪怕是3、5天或一周都不行,因為在全國經濟發展中承載著重要的功能,「甚至於對全球經濟都有影響」。

吳凡還聲稱,如果上海停擺,「東海上就會多出很多漂在海上的國際貨輪,就會影響整個(中共)國家的經濟和全球的經濟」等等。話音剛落,上海市在27日晚上突然宣布浦東28號封城。那為甚麼上海最終還是難逃封城厄運呢?唐靖遠表示,上海封城除了具有重大的經濟的影響,同時也具有重大的政治影響。

「一方面上海本身是中共政治高地,疫情處置結果如何可能會影響到一些關鍵人事布局。」「另一方面上海此前一直試行精準防疫,這是不同於習近平清零模式的一種有限度小範圍共存模式。那麼上海封城,就是徹底終結了這種模式,必須做到『動態清零』,這意味著全國都不再可能有例外,只能一刀切。」

「這突顯了習近平在強化自己的政治權威,並打擊了他的對手想利用疫情日趨嚴峻,而否定其清零模式政績的意圖」唐靖遠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