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科技中心深圳市從3月14日開始全面封城一周。分析認為,全面封城對深圳的經濟衝擊巨大,而類似深圳市的「防疫」措施正在大陸多地實施,直接影響大陸整體經濟。

根據深圳市官方3月13日的通知,全市1,750萬居民將在3月14日至20日期間被「封閉式管理」。

同時,大陸其它重要經濟中心城市的疫情也正陷入快速蔓延的境況。中國金融中心的上海市全面停課,全部客運站停運。

彭博社3月14日引述北京經濟研究機構佳富龍洲(Gavekal Dragonomics)經濟學家的分析表示,上海和深圳是港口城市和製造業中心,將來不可避免要發生更多(供應鏈)問題。

大陸東北地區的吉林省從周一(3月14日)開始禁止該省居民「跨省、跨市流動」,尤其是長春市和吉林市。吉林省大約有2,400萬人口。

長春市是吉林省省會,3月11日開始就已經進入了封城狀態,開放時間另行通知。該市是工業重地,人口大約900萬,2020年GDP佔大陸經濟總量的11%,豐田汽車(Toyota Motor Corp.)工廠被迫暫停生產。

中共「清零」政策的經濟代價

僅根據中共官方通報,截至3月14日,大陸高風險地區13個、中風險地區286個。實際疫情情況不得而知。

彭博社引述澳新銀行(ANZ)經濟學家預計,隨著大陸最近疫情加劇,大約一半GDP和人口都將受到影響。彭博社數據也顯示,中高風險地區佔大陸整體GDP近55%。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楊宇霆(Raymond Yeung)表示,該銀行尚未修正大陸2022年GDP預值,但對進一步封鎖措施「持謹慎態度」。澳新銀行預計大陸2022年GDP增長5%,低於中共官方的5.5%預期。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表示,中共「清零」政策的經濟成本高昂,市場人士可能對2022年大陸經濟前景過於樂觀了,其GDP增速可能只有4.3%,低於經濟學家預測的5.2%。

中共「封城」衝擊全球供應鏈

彭博經濟學家Chang Shu和David Qu周一表示,深圳市實行「封閉式管理」將打擊科技和機械等行業,而這些行業是全球供應鏈的一部份。

兩位經濟學家說:「封城將造成雙重打擊,同時影響消費和生產,其溢出效應更增加了(全球供應鏈)的風險。」

深圳是多家知名科技公司的總部所在地,比如騰訊、華為,以及台灣富士康的中國公司。富士康是蘋果公司的供應商,周日(3月13日)晚間宣布暫停深圳兩個園區的生產,以應對「封閉式管理」,其中一個停工的園區生產iPhone產品。

深圳也是一些金融機構的總部所在地,比如中國平安保險和中國招商銀行等。一些海外銀行也在此開設分支機構,比如瑞銀集團(UBS Group AG)和滙豐控股(HSBC Holding)。

深圳作為港口城市的重要地位僅次於上海,月均處理貨運貨櫃的數量佔大陸總量的10%。

經濟學家對彭博社表示,即使深圳的「封閉式管理」只有很短時間,但可能因此導致城市供應鏈中斷以及更廣泛衝擊,所以封城的經濟影響可能會持續數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