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漢卿(公有領域)
關漢卿(公有領域)

文壇楷模,劇苑奇葩

元代偉大的雜劇作家關漢卿,號已齋,大都人(一說河北省祁州伍仁村人),大約生於元太宗年間(一二二九~一二四一年),卒於大德年間(一二九七~一三零七年)。據鐘嗣成《錄鬼簿》記載,他曾任太醫院尹,可能是醫生。邾經在為夏庭芝《青樓集》作的序中,認為他是金朝遺民,在元朝是不允許走仕途之路的。他「生而倜儻,博學能文,為一時之冠。」他擅長歌舞,精通音律,能吟詩,會琴簫。這些便於熟悉舞台,接觸演員,了解觀眾的活動,為他從事雜劇創作,提供了不可缺少的實踐經驗。 

南宋滅亡後,元世祖至元十四年(一二七七年),他先後到過當時雜劇創作和演出中心的杭州、揚州,有機會觀看高水準的演出,與造詣頗深的作家、演技甚精的演員,磋商雜劇藝術,促進了創作水準的提高。 

關漢卿是一位多產的雜劇作家。他一生寫了六十六個劇本(一說六十三個),幾乎比英國大戲劇家莎士比亞多一倍,保留下來的只有十八個(其中包括科白殘缺的三個,只有單支詞曲的二個),除了《包待制智斬魯齋郎》、《山神廟裴度還第》、《劉夫人慶賞玉侯宴》之外,還有《感天動地竇娥冤》、《趙盼兒風月救風塵》、《望江亭中秋切繪旦》、《閨怨佳人拜月亭》、《詐妮子調風月》、《關大王單刀會》等,代表了他在雜劇藝術方面取得的成就。 

尤其值得稱道的是關漢卿晚年的代表作品《竇娥冤》。此劇通過成功地塑造竇娥這一光輝的婦女形象,有力地抨擊了當時社會的腐朽和黑暗,強烈反映了百姓對邪惡統治者的反抗和不滿情緒。 

《竇娥冤》的主要故事情節是:竇娥三歲喪母,七歲離開父親。父親本是個窮秀才,為還清借債和籌集進京趕考的盤纏,欠了蔡婆婆幾十兩銀子,於是將女兒竇娥,作為抵押品,送到蔡家做童養媳。十年後,竇娥的丈夫不幸死去。家裏剩下老少寡婦倆。 

一天,蔡婆婆出外索債,賽盧醫為了謀財害命,欲將她勒死。地痞張驢兒和他的父親張老頭,搭救了蔡婆婆。他們乘機要脅,硬搬進蔡家居住。不久,蔡婆婆嫁給了張老頭。張驢兒見竇娥年輕美貌,欲娶她為妻。她嚴辭拒絕。張驢兒暗生一計,買來毒藥,欲害死蔡婆婆,以便霸佔家財,強娶竇娥。不料,張驢兒卻誤害死自己的父親。張驢兒轉而誣陷竇娥,說她謀害了公公張老頭。在黑暗吏治下,張驢兒打通關節,見錢眼開的楚州太守桃杌,不問青紅皂白,嚴刑拷打竇娥。竇娥被屈打成招,判了死刑。

竇娥滿腹冤枉,無處去申訴。在臨刑時,她發下三大願:一是她的頸血濺於一丈二尺的白布上,沒有半點落地;二是六月的炎熱暑天,普降大雪,掩埋她純潔的軀體;三是當地大旱三年。這三個誓言,都變成了現實,證明了她實屬冤枉。最後,她父親做官回來,才替她伸冤雪恨、報仇。 

竇娥不向黑暗勢力低頭,堅貞不屈的頑強鬥志,代表了當時人民的精神面貌。劇情具有深刻社會意義。

作為一個偉大的劇作家,關漢卿除了善於表現婦女以外,他還善於塑造性格豪放、氣壯山河的英雄人物。鄭振鐸先生在《中國文學史》中說:「關漢卿不僅善於寫婦人及其心理,也還長於寫雄猛的英雄;不僅長於寫風光旖旎的戀愛小戲劇,也還長於寫電掣山崩、氣勢浩莽的英雄際遇……」 

《三國演義》中,劉備、關羽、張飛結為義兄弟,稱為「桃園三結義」。(公有領域)
《三國演義》中,劉備、關羽、張飛結為義兄弟,稱為「桃園三結義」。(公有領域)

他的劇作《單刀會》裏,就塑造了關羽這樣一個英雄人物。這是他以蓋世的才華和詩人的氣質、為我們譜寫的一支強者的歌。對英雄人物的偉大歷史業績的嚮往和對英勇豪邁精神的禮讚,是全劇的主旋律。它不是展示正面人物的不幸和毀滅,而是借英雄人物的勝利和成功,來歌頌壯美和崇高。

首先,作者打破了雜劇的一般格局,在前兩折中,沒有讓主人公關羽出場。在這兩節裏,作者大寫特寫喬玄和司馬徽,而事實上,他們只是一個陪襯,寫他們是為了更好地表現關羽。在這裏,作者是用虛寫的手法,通過喬玄、司馬徽對關羽的敬畏,頌揚烘托出關羽的高尚品質和蓋世威風。這樣,在觀眾的心理上,造成一種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從而在觀眾心裏獲得崇高的地位,這種地位的獲得,也是和他的正義分不開的。

通過前兩折的大力鋪墊、渲染,到第三折,關羽一出場,便滿台生輝。在接受魯肅送來的請書時,他一眼就識破其陰謀,但面對困難他沒有退縮,相反,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並坦然對待這一切,這是和他身上的一種出生入死的磊落精神和浩然正氣分不開的。一曲《剔銀燈》將他的高大形象,展現在觀眾面前。 

《剔銀燈》折莫(意為不論)他雄糾糾排著戰場,威凜凜兵屯虎帳,大將軍智在孫吳(孫武、吳起)上,馬如龍,人似金剛,不是我十分強,硬主張,但提起廝殺呵摩拳擦掌,排戈戟,列旗槍,各分戰場。

我是三國英雄漢雲長,端的是豪氣有三千丈!寫的何等正義凜然,何等威武雄壯。

關羽雖然勇猛過人,但決不是蠻幹的綠林好漢、草莽英雄,他文武雙全。繼前兩折,第三折又渲染了關羽的神威氣勢,真可謂山雨欲來風滿樓。到此,作者已將關羽推到浪尖上,他如何搏鬥於浪尖,則是觀眾最關心的問題。接著作者推出了觀眾急於知道的單刀會,但作者並沒有先寫關羽和敵人的爭鬥,而是讓人物對景抒情:

看著浩莽的長江,滾滾向東,翻卷起層層碧浪,好一派雄偉的氣勢,令人激情萬丈。江山依舊,而英雄人物隨著時間的流逝,早已變成塵土雲煙!這兩支曲子,可謂蒼勁而悲壯,但卻把關羽在驚心動魄的鬥爭即將出現時的從容鎮定、英勇無畏、信心百倍的精神境界,揭示得淋漓盡致!在這裏,景人結合,人物的英勇氣概和群山大江交相輝映,景物的壯美襯托出人物內心之壯美及宏大的氣勢。經過對關羽的英雄氣概的這一番渲染後,作者筆鋒一轉,展開了單刀會上最尖銳的矛盾衝突。關羽魯肅一會面,便開始舌戰,繼而箭拔弩張,最後關羽手執魯肅,持劍相逼,堂堂東吳的大夫,竟成了關羽手中的盾牌。關羽藉此脫險而去,觀眾也為之拍手稱快。◇ (未完,下周三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