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大夫認為在英國成立一家香港人的中醫診所,是大有可為的。(大紀元製圖)
烈大夫認為在英國成立一家香港人的中醫診所,是大有可為的。(大紀元製圖)

香港政局持續惡化,英國在去年1月31日推出BNO簽證計劃後,掀起了香港大規模移民潮,估計已有逾10萬人移居英國。香港中醫師「烈大夫」在今年1月中離開了香港,現正身處英國的他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問時透露他今次並非移民,本身預計今年3月至4月回港,但香港政府因疫情暫停了航班,「我是不是被逼滯留在英國呢?我也都不知道,是未知數」。

烈大夫坦言,今次的英國之旅只是考察和探路,並非以移民的心態,但由於疫情關係導致返港航班取消,未來會長久留在英國還是將要回港,之後再跟大家分享。身處曼徹斯特的他認為,在英國的生活很愜意,完全不淒涼,生活成本是香港的大約六成左右。

「曼徹斯特這邊的樓盤,比我想像當中舒服很多。比如你在香港一個月要用一萬元,交房租、搭巴士、搭地鐵、買東西吃……在曼徹斯特大概是6千元左右,所以不辛苦。」他每天平均都會遇上一至兩個香港家庭,亦訪問過很多移居英國的香港朋友,他們在移民時通常都有兩個主要憂慮,包括擔心香港的家人,以及移民後收入大減。

此外,他發現在曼徹斯特的唐人街,不僅是中國人聚集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種族的亞洲人,例如有很多泰式按摩店、越南店鋪……他初步評估,在那裏成立一家香港人的中醫診所,是大有可為的。「原來在英國要取得中醫執照,並不是大家想像的這麼困難的,可以通過市政府申請一個特殊的執照,申報你自己的專業技能、資格和學歷。」在到達英國後,不斷有當地港人聯絡他,所以他曾到過不同城市為港人義診,發現很多港人在過往兩、三年身心都出現創傷。

提起香港的防疫政策,烈大夫認為「清零」政策跟世界上其他國家背道而馳,別的國家都說要與病毒共存、急著解封。而現在的香港已經正處於一個水深火熱當中,一個不恰當的政策,放在了一個不恰當的環境。「這個疫症,只不過是一個政治的取態,抗疫只是一個手段……恐懼可能是一個真正的病毒,病毒並不是一個恐懼。」

英人已習慣病毒共存 回復正常生活

「我的朋友剛剛兩天前確診,我問他現在有沒有症狀,他說一點症狀都沒有,接著等5天,接著他應該會轉陰性。對於青壯年紀人士的狀況,這種肺炎,其實傳染性和致死率是非常低,他甚至表面症狀,都有可能是一個好像普通感冒的症狀。」

烈大夫在英國已經生活了大約一個月,在英國的每一天,坐地鐵和巴士、在街上、去酒吧或去餐廳時,他和途人都沒有戴口罩。他解釋不是不兼顧別人的身體健康,而是他認為英國已經成功執行到群體免疫力、與病毒共存的策略,所以他在英國一個月以來,都沒有染疫。

作為中醫師的烈大夫認為,與疫症共存才會衍生醫學。一個失敗的病毒會提早殺死大部分宿主,沒辦法使自己可以長住久安地存活在這個世上。相反,一個成功的病毒不會殺死宿主,反而會使這個宿主的免疫力下降,可以繼續生存下去、繁殖下去。所以,每一個疫症流行的過程,在一開始的時間會有最大殺傷力,然後去到中後期,它就會慢慢降低死亡率。

「武漢(新冠)肺炎或者任何類型的冠狀病毒,如果它是出現一個很高的殺傷力,大家先不用擔心,你先擋住第一波,去到第二、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它的死亡率會急劇下降,原因就是,病毒都要爲自己尋找生機。在中後期的時間,病毒不會這麼快殺死這個宿主,而使得它自己的族群能夠長遠在這個物種的情況下傳播。所以,爲什麼我們不能夠單純認爲殺光它就行,而是講爲何要物種的共存。」

最後,烈大夫祝願香港人拓寬自己的眼界和夢想,以香港人的精神,踏入這個世界任何一個領土,「其實不單是英國的,不單是五眼聯盟的,這個世界是很大的」。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