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美聯儲加快緊縮腳步之際,中共當局本月密集且快速地推出寬鬆政策刺激經濟,中美兩國貨幣政策明顯反向。有分析認為,中共央行將寬鬆政策提前釋出,是利用美聯儲加息之前的窗口期打時間差,否則人民幣匯率將承壓,市場亦面臨資金外流的風險。

隨著市場預期的升溫,中美息差亦加速縮窄,人民幣匯率和中國市場上的資金動向成為關注點。

1月17日,中共央行將中期借貸便利機制(MLF)利率下調10個基點至2.85%。第二天,即18日,中共央行副行長劉國強在一場記者會上稱,中國經濟正面臨三重壓力,在經濟下行壓力根本緩解前,有利於「穩」的政策都要推出。他強調,要把貨幣政策工具箱開得再大一些。

隨後,中共央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2022年1月20日貨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為:1年期LPR下調10個基點至3.7%,這是兩個月來第二次下調該利率;5年期以上LPR(包括住房抵押貸款在內的中長期貸款的基準)則下調5個基點降至4.6%,這是自2020年4月以來首次下調。

中共央行的這一舉措,強化了市場預期當局會以寬鬆貨幣政策來應對房地產風險和加劇下行的經濟情勢。

20日當天,在預期房地產業將受惠於LPR下調措施下,港股內房股與物管股表現突出,不少股份升幅超過10%,世茂(00813.HK)急升12.1%,合景悠活(03913.HK)大升22.2%。

《華爾街日報》20日報道引述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經濟學家Sheana Yue的預測指,中國的寬鬆周期正在全力展開。未來幾個月,中共央行將繼續削減利率,為住房需求提供支撐。

分析:政策窗口正關閉 寬鬆政策提前推出

在中共央行加速推出寬鬆政策之前,市場對美國聯儲局在3月加息的預期正逐步升溫。

經濟學人智庫日前發表最新報告預期,美聯儲將會自今年3月起逐漸加息,料加息9次。包括今、明兩年分別加息4次,在2024年初將會再加息一次。這將令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在2024至2026年間升至約2.4%水平。

美國資深投資顧問Mike Sun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分析說,北京之所以下調貸款基礎利率LPR,與美聯儲加息預期升溫有直接關係。北京現在反其道而行,有多個目的。其中最主要的一方面是北京要抓住這個短暫的窗口期,刺激經濟、防止進一步下滑;其它目的還包括可以減輕貸款者按揭還款壓力,間接刺激消費等。

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洪灝在19日發布的「中國市場策略」分析報告中指,「隨著美聯儲收緊政策如箭在弦,而中國(中共)央行繼續放鬆政策,人民幣很可能會有所走軟。鑒於中美兩國貨幣政策的歷史相關性,大規模寬鬆的政策窗口正在迅速地關閉——否則人民幣將承壓,並有可能引發投機性資本外流。這種迅速關閉的政策時間窗口解釋了為甚麼央行將其寬鬆政策的日程提前。」

除了行業人士的分析和解釋,中共當局此前也提出對美國加息政策給中國資本市場帶來潛在風險的擔憂。
 
1月6日,中共官媒《金融時報》發表評論文章,提醒企業要小心資本流出風險。文章說,如果美聯儲在今年3月開始加息,那麼,全年加息次數可能會上升到4次,並且這個概率已經接近40%。
 
文章還說,要警惕美聯儲加息出現的「四差變化」,從而給人民幣帶來貶值風險。四差變化包括:本外幣利差縮小,經濟增長差變化,對外貿易差縮小,風險預期差逆轉。
 
評論文章進一步解釋,具體的表現包括,美聯儲如果超預期大幅加息,將推升美債收益率,縮窄中美利差,跨境資本則可能會從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流出,並且會推動包括人民幣在內的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另外,如果全球金融市場因為加息而出現波動,導致投資者預期轉向,則可能增加外部的不確定性,部份風險還可能會通過新興經濟體的資本流動等,外溢到中國市場。
 
此前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2021年12月30日快速下行,跌破2.8%關口。中信證券於今年1月5日發布的1月債市展望指,10年期美債利率已經快速上升突破了1.6%,中美的息差已經縮窄至115個基點附近。

1月19日,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進一步攀升,並一度接近1.9%,但隨後回落。 20日,中共央行調降5年期及以上LPR之後,中國10年期國債活躍券210017最新成交在2.72%。中美息差創2019年5月以來新低。@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