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醫學院內分泌及糖尿科團隊,聯同悉尼大學及西悉尼大學合作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DNA端粒較短的患者有較高風險併發末期腎衰竭,並可作為有效的生物標記,進行早期干預和治療,避免情況惡化為末期腎衰竭。研究詳情已於醫學期刊《Diabetologia》上發表。

糖尿病,尤其是2型糖尿病,是導致末期腎衰竭的主要原因,在亞洲人當中非常普遍。研究團隊分析了4,085名2型糖尿病患者的DNA數據,這些數據來自1995年成立的「香港糖尿病登記資料庫」。

研究人員從患者白血球中提取DNA,量度他們於基線(即加入研究時)的「白血球端粒相對長度」,並跟進這些個案逾14年。結果發現564名在此期間併發末期腎衰竭的患者,在基線的「白血球端粒相對長度」僅為4.2單位,相比沒有併發末期腎衰竭患者的4.7單位較短。

今次研究發現2型糖尿病患者的「白血球端粒相對長度」每縮短一個單位,出現末期腎衰竭的風險則增加20%。調整其它因素(如年齡、性別和基線時的腎功能)後,這種關聯仍然十分明顯。此外,基線「白血球端粒相對長度」較短的患者,他們的eGFR以每年超過4%的速度急速下跌,反映其腎功能於10年間喪失了40%。

中大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內分泌及糖尿科主任(學術)馬青雲教授表示:「除了傳統的風險因素外,我們的新發現反映DNA端粒長度可作為生物標記,用於識別具有末期腎衰竭和腎功能急速衰退風險的2型糖尿病患者,以進行個人化和較高強度的治療。早期干預和治療有助減慢糖尿病患者腎衰竭的速度,並可避免情況惡化為末期腎衰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