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回到十年前,新婚不久的吳少華(Frances)正值人生璀璨的時光,接手家族貿易生意,工作和生活一切正漸入佳境,當她和丈夫憧憬著未來之際,一個消息如晴天霹靂般,打亂了一切:「我不敢相信自己患了乳癌⋯⋯」幸運的是,她在鬼門關徘徊了一圈後回到人間,重新起步,在農田中覓得自己理想的生活,繼而移民澳洲啟動人生新的一頁。

Frances曾經在上水「鄉土學社」做全職農夫,在農田工作的日子讓她感到內心的平靜。(受訪者提供)
Frances曾經在上水「鄉土學社」做全職農夫,在農田工作的日子讓她感到內心的平靜。(受訪者提供)

「落田改變了我!」訪問時Frances不只一次說出這句話。她常常懷念在上水梧桐河畔的鄉土學社做全職農夫的日子:「我們一起種田,一同談天,交流耕種的心得。坐在田邊,聽大自然的聲音,甚麼煩惱都沒有了。」大學畢業後幫手家族生意,全然不是她喜歡的工作,大病痊癒後無意間接觸到鄉土學社的農務,和農友交流、親身體驗農耕後,好像打開了她生命中的另一扇門:「我發現心態真的很重要,慢慢的我學會放低很多東西。特別是落田,在心理上、身體上都改變著我。」

療癒身心的農田 和植物對話感受快樂

Frances享受在田工作的日子,清新的空氣沁人心脾,感受到大自然的恩澤。(受訪者提供)
Frances享受在田工作的日子,清新的空氣沁人心脾,感受到大自然的恩澤。(受訪者提供)

「乳癌」是Frances一家的噩夢,這是爸爸家族的遺傳病,多位親人因此而離世,她從未想過,這一劫也會發生在她自己的身上。當她發現時,正處於第二期癌症,尚存治療的希望,但她對這個現實還是很無奈:「為甚麼是我呢?」歷經一年的電療、化療,她在身體和心靈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抑鬱、苦悶佔據了她的心。在歷經一年的煎熬後,2013年的一天,她應丈夫好友的邀請,到訪鄉土學社的農田,眼見碩果累累的土地,清新的空氣沁人心脾,她感受到大自然的恩澤。她想待在這裏,靜靜地務農,尋找新的人生路向。時值附近的馬寶寶社區農場開辦永續農業耕種工作坊,她隨即報名參加;鄉土學社需要全職農夫,她願意放下過去十多年的工作,投身本地農業:「過去的工作壓力大,生活也不規律,經歷這一場大病,我覺得健康比甚麼都重要,做農夫也得到了丈夫和家人的支持。」

Frances分享,當她一個人待在農田的時候,她很願意跟植物對話,這個習慣一直保留至今:「我會讚美這些植物,會把它們當作朋友一樣談天,我覺得它們聽得懂。」她說著說著笑了起來,在田裏的日子,讓她找到了自我。她形容這片土地有療癒身心的功用,看著作物一天天長大,她體會到當中的樂趣,照顧它們就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

移民澳洲重頭開始 種植成為友誼橋樑

Frances初到澳洲時的後園。(受訪者提供)
Frances初到澳洲時的後園。(受訪者提供)

Frances和丈夫於2017年移民澳洲,主要還是希望療養身體,學生年代在澳洲的生活給她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加上有親戚在澳洲,也增添了一分親切感。理想中的移民生活或許美好,現實卻不是這樣。她講述:「一切基本上是重頭開始,過去在香港的工作經驗到了這裏基本上不算了,當地請人,要的是在當地的工作經驗。」最難熬的是第一年,丈夫未能找到合適的工作,生活上也沒甚麼朋友,日常開支只能盡量節儉。

作為移民澳洲的過來人,有一點她體會最深:「人在異鄉,要學會放低身段,在澳洲第一份工作最難找。不要以為自己的專業來到了異地也可以和以前一樣,要能接受降低一個等級。」對她本人而言,來到澳洲意味著重頭開始,她視自己獲得新生,應該放下過往的一切,在一個新的地方展開新生活。她常常去當地的老人院做義工,融入社區之餘,也可獲得社會工作經驗,有助找到新的工作。

在澳洲的生活期間,做義工也是樂趣之一,圖為Frances在一間托兒所前種植蔬菜。(受訪者提供)
在澳洲的生活期間,做義工也是樂趣之一,圖為Frances在一間托兒所前種植蔬菜。(受訪者提供)

Frances在澳洲當地的一家粵語電台分享自己的故事。(受訪者提供)
Frances在澳洲當地的一家粵語電台分享自己的故事。(受訪者提供)

Frances住在悉尼,已經搬了三次家,如今的住所離市區約40分鐘的車程。每一次搬家,丈夫都要抱怨一番:「又多了好多個花盆!」在她看來,這些植物是寶貝:「來到澳洲雖然沒有像香港那樣有一大片地可以種東西,只有一個小小的後院,很多時要種到花盆中,但這是我的樂趣和寄託。」

澳洲的土壤、氣候與香港不同,Frances在移民幾年間一直不斷試驗,熟悉當地作物的生長周期、需要的溫度、濕度等等。「失敗是常事,農夫就是不怕失敗,總結經驗再來過。」澳洲天氣濕冷,對作物要多一些照顧,過去在香港種薑是一件易事,也是便宜的作物,但是來到澳洲後發現這裏的薑特別貴,需要40至50澳元一公斤。她於是運用自己的所長,嘗試種薑,種多了就送給鄰居、朋友,或者製作成薑糖和大家分享。她沒有想到,小小一棵薑,也能夠成為認識新朋友的橋樑。她自豪地說:「身邊好多朋友都向我請教種薑的方法,在他們看來這是很厲害的技能!」她坦言,在澳洲認識新朋友不容易,地方大,每家每戶都很獨立,平時的社區活動又少。當她種東西送給身邊的朋友,好像很容易打開話匣子,很自然大家就熟絡了起來,彼此之間有了共同話題。

澳洲賣的薑特別貴,需要20至30澳元一公斤,Frances於是運用自己的所長,嘗試種薑,種多了就送給鄰居、朋友。(受訪者提供)
澳洲賣的薑特別貴,需要20至30澳元一公斤,Frances於是運用自己的所長,嘗試種薑,種多了就送給鄰居、朋友。(受訪者提供)

Frances將自家種植的薑製作成薑糖。(受訪者提供)
Frances將自家種植的薑製作成薑糖。(受訪者提供)

種植成為了Frances在澳洲生活的一部份,除了各類蔬果外,她還種了許多曾經在香港種過的食用花,如金盞花、玫瑰、芳香萬壽菊、琉璃苣等等,有時還會將其加工成乾花,或製作成手工皂。她特別喜歡手作,享受自給自足的感覺。

自家種植的食用花。(受訪者提供)
自家種植的食用花。(受訪者提供)

*********

過去在香港種植、加工農作物,Frances將自家品牌命名為「日作」,取「日出而作」簡單生活之意,又有感恩上天賜福給大地的意思,她相信農夫更是「看天吃飯」的職業,風調雨順方能有好的收成,一切都是由「天」決定的。來到澳洲後,她將「日作」翻譯成「Solmade」,希望在異鄉也能延續在香港未完成的心願。兩個月前她還設立了網店,用自己種植的作物,親手製作出各類手工皂、天然唇膏等,陸續還會研製不同的手作產品。Frances感言:「賣產品不是我最想做的,最希望大家了解我手作背後的信念,多一些感恩,一切都是天賜的。」◇

手工皂製作過程。(受訪者提供)
手工皂製作過程。(受訪者提供)

Frances製作的手工皂。(受訪者提供)
Frances製作的手工皂。(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