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半前,Kelly Ho在澳洲完成護理專業的學位,並順利找到一份當地私立醫院護士的工作,成功申請技術移民。她樂觀地說:「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希望可以繼續做十年的護士!」2016年考完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後來到澳洲讀大學,Kelly漸漸習慣了在澳洲的生活,也嚮往在有穩定的工作後,邀請家人一同移民,在澳洲團聚。

入職澳洲本迪戈(Bendigo)的一間私立醫院一年半,Kelly最大的感觸就是這裏的同事都對她非常友善,當擔心自己聽不懂病人帶有口音的電話時,都會有同事拍檔認真協助。醫院對待病人的文化也讓她感到窩心:「澳洲的醫院很重視pastoral care(心靈照料),特別今年在疫情封城的情況下,家人不能夠探望病人,醫院都會專門安排人手負責照顧病人的心理健康和情緒問題。」

赴澳讀護理專業 學業日程緊湊重實踐

高中畢業後,Kelly在家人的鼓勵下選擇了去澳洲進修,衡量香港與澳洲兩地護理專業的前景,她覺得在澳洲學習不但時間要短,而且申請技術移民也相對容易:「在香港讀護理要五年,澳洲只要三年。畢業後就可以拿到澳洲的註冊護士,也可以申請技術移民。」

在黃金海岸讀大學的三年間,她感覺自己在快速成長,首先遇到的就是心理適應的問題。初到異鄉,Kelly在頭半年最不適應:「沒有很熟的朋友,又自己一個人住,感覺很辛苦。當時一有假期就會回香港,直到認識了一些好朋友,慢慢適應這邊的生活,就越來越好了。」


澳洲學習護理專業重視實踐,Kelly在大學期間曾經多次到醫院實習。(受訪者提供)
澳洲學習護理專業重視實踐,Kelly在大學期間曾經多次到醫院實習。(受訪者提供)

過去在港讀高中的模式就是「高分文化」,同學日讀夜讀為追求高分似無止境,但到了澳洲一切變得不一樣。澳洲的學習氛圍不在於追求高分,但要兼顧的任務很多。Kelly講解,三年的學習期間,第一年的實習是兩個星期,第二年增至四個星期,第三年的實習期為2至3個月,在澳洲留學面對的壓力在於時間管理,短時間內完成多項任務。她認為最辛苦的是大學二年級,其中有一個月的實習時間,每天從清晨7點到下午3點,每個星期還要交一份功課(assignment),她每天在實習結束後便去圖書館自修直到晚上10點,實習結束後還有考試。這段時間是她感覺壓力頗大的時光。第三年除了應付學業和實習外,還要考車牌和找工作,更讓她覺得忙得不可開交。她建議赴澳讀書的同學,如果可以的話早一些安排時間考車牌,不要等到臨畢業再才學車。

Kelly表示,早一些考取車牌,對工作也有幫助,在澳洲有不少Nursing Agency(護理人力公司),進入相關的公司是獲取經驗的很好方式,有經驗的註冊護士和實習學生都可以任職,公司會根據相關需求和能力要求,指派員工到不同的機構、醫院崗位。因為有的護理工作上班時間很早,或者地點很遠,如果沒有車牌,就難以勝任工作。她認為在Nursing Agency的經驗是有用的:「新的護士沒有經驗,去醫院應徵不會隨便收,能夠進入Nursing Agency獲取一些在醫院工作的經驗,對找到穩定的醫院工作有幫助。」

對病人友善的醫院文化

畢業後,Kelly順利找到一份在本迪戈一間私立醫院的工作,適應期對她來說不算太長,她十分感恩身邊同事的包容和照顧。「我最害怕的就是講電話,最初一接聽電話就『口窒窒』,尤其是病人要拿藥啦,這些更加不能聽錯。幸好通常這個時候,就會有另一個護士幫忙一齊聽。我在不確定的時候也會反問對方,是不是這個意思,確保沒有搞錯。」Kelly身邊的護士同事來自不同的國家,大約有三、四成的同事來自澳洲以外的國家,其中來自菲律賓、印度的居多。她逐漸學會適應不同的英文口音,同事之間的關係也不錯,常常互相幫忙。


Kelly喜歡目前在澳洲做護士的工作,認為當地的醫院對病人友善,同事之間的相處也十分愉快。(受訪者提供)
Kelly喜歡目前在澳洲做護士的工作,認為當地的醫院對病人友善,同事之間的相處也十分愉快。(受訪者提供)

談及護士和病人之間的關係,Kelly認為澳洲相對香港而言更為理想:「在我工作的醫院裏,一個護士一般對5個病人,我聽聞香港是1對10,很誇張,相對來說,澳洲護士跟病人的關係會親近一些,觀察他們的情況都會更加細緻,在病人有惡化端倪的時候就會及時報告。」

另一個讓Kelly感受深刻的是醫院的pastoral care制度,一旦遇到有情緒不穩定的病人,都會有專職同事負責他們的心理調節情況,及時和病人聊天,紓緩情緒。在遇到一些因病而不斷搐動的病人時,她聽聞香港的有一些醫院的處理方法是將病人綁起來不讓他動,只要保證他不會跌落床受傷就可以了,但是在澳洲是不允許這樣做的,他們會請一個專人負責看著病人的一舉一動,陪伴在身邊以保障安全。如果病人想外出走走,護理會盡可能滿足病人的需求,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陪伴行動。Kelly十分欣賞澳洲醫院人性化的管理,工作至今她也沒有遇到很難服侍的病人,她認為護士和病人的關係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上的。

疫情期間澳洲護士職位變動 值班護士需求大

疫情期間,澳洲醫院的醫護需求增加。Kelly分享:「我幾乎每天都會收到醫院發來的工作替班邀請,我們工作時段一般分為早班和夜班,早班是7點到3點,夜班是2點到10點,最近一段時間更是不夠人手輪班,需要更多同事加班。」尤其是今年,很多護士選擇外出打疫苗,導致常規工作的員工人手不足。

Kelly介紹,在福利方面,澳洲還是不錯的,護士可彈性安排工作時間,每周一般工作三日至五日,若在周末加班,或者幫同事頂班,可以獲得1.5倍的工資,如果遇上公眾假期加班,可獲兩倍的工資。高福利同時也對應著高稅收,人工越高,交稅也越多,這亦是澳洲工作面臨的一大問題。

擁一技之長辦理技術移民 盼家人團聚

在香港時,Kelly的父母對澳洲一直都有良好的印象,十分支持女兒到澳洲讀書,選擇護理專業,一方面是Kelly自己的興趣,另一方面這是技術移民的熱門職業。澳洲技術移民是打分制,現行的移民政策規定最低的移民分數是65分。從踏上澳洲的第一天,她的目標就十分明確,要累積足夠的分數辦理澳洲移民。從認真備考語言試IELTS達到要求,到大量投遞簡歷找工作,都希望能夠自食其力,在澳洲定居。最初她是自己在一些當地的求職網站投簡歷,但她發現每一份工作的申請人數都很多,自己剛剛畢業,未必很有優勢。後來她找到一間求職中介,根據她的情況投了上千份簡歷到各地的醫院、機構、診所等等,如今聘請她的這間醫院並沒有直接貼出招聘廣告,但或是因為當時缺人,收到簡歷後就發出了面試邀請,讓Kelly有了一個機會。

如今Kelly持有州擔保技術移民190永居簽證(Skilled Nominated visa (subclass 190))定居澳洲,她希望幾年後可以轉至墨爾本等大城市定居,再接家人前來團聚。如今的她已經漸漸習慣了在澳洲「慢活」的日子:「我原本以為澳洲生活會不會好悶,沒有香港那麼多姿多彩,那麼多好東西吃。但是真的來到這裏,我發現原來星期六去湖邊走個圈,吃個早午餐已經可以開心度過大半日,當地人都是這樣生活的,我覺得很不錯!」

*********

能夠成功辦理澳洲的技術移民,Kelly認為找到當地的工作是關鍵:「雖然我覺得找工作有一部份是運氣,但求職過程中還是要堅持,不要那麼容易放棄,難度當然有,只要捱過這關就沒有甚麼難的,在澳洲有份穩定的工作,一切都容易解決。」她欣賞澳洲醫院工作的氛圍,亦希望自己能夠融入這裏的環境,做好自己的角色。◇


在閒暇的時間,Kelly喜歡到戶外走走,親近自然。(受訪者提供)
在閒暇的時間,Kelly喜歡到戶外走走,親近自然。(受訪者提供)

在閒暇的時間,Kelly喜歡到戶外走走,親近自然。(受訪者提供)
在閒暇的時間,Kelly喜歡到戶外走走,親近自然。(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