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眾機械師》 (Popular Mechanics)早前(9月21日)發表一篇文章指,已經服役14年的MQ-9是一個非常著名的「反恐殺手」,曾經作為中東的關鍵,現在它必須適應新的戰場,文章指,可將他們派往南海執行任務以此打擊中共。圖為一架隸屬於第42d攻擊中隊的MQ-9。(U.S. Air Force photo by Paul Ridgeway / 維基百科)
美國《大眾機械師》 (Popular Mechanics)早前(9月21日)發表一篇文章指,已經服役14年的MQ-9是一個非常著名的「反恐殺手」,曾經作為中東的關鍵,現在它必須適應新的戰場,文章指,可將他們派往南海執行任務以此打擊中共。圖為一架隸屬於第42d攻擊中隊的MQ-9。(U.S. Air Force photo by Paul Ridgeway / 維基百科)

美國《大眾機械師》 (Popular Mechanics)本月21日發表了一篇文章,指阿富汗撤軍後,美軍大量的MQ-9「死神」(又譯作「收割者」)無人機可能失去用武之地。文章表示,已經服役14年的MQ-9是一個非常著名的「反恐殺手」,曾在中東發揮過關鍵作用,現在它必須適應新的戰場。作者在文章中提到,可將他們派往南海執行任務以此打擊中共。

文章說,隨著俄羅斯和中國的崛起,美國正在將註意力從反恐行動轉向大國間的對抗,而這些潛在的沖突將帶給MQ-9完全不同於中東的戰術和環境場景。目前美國軍方正在著手進行新的訓練演習,以測試MQ-9的多功能性,如果它無法滿足要求,這一美軍最華麗、最成功的飛機之一可能將被迫退役。

MQ-9大約與A-10雷電攻擊機(A-10 Thunderbolt II)一樣大,它可以攜帶3,750磅的軍械(包括多達8枚的「地獄火」導彈),無需加油即可航行約2,000英里或飛行27小時。與其它戰術飛機相似,駕駛該戰鬥機需要通過空軍本科遠程駕駛飛機飛行員培訓管道進行長達2年的培訓。

MQ-9的優點在於,其遠程遙控功能使它成為美軍規避傷亡的最佳選擇,不同於人類飛行員分身乏術,「死神」每天可以執行多項任務,遠程連接到世界不同地區,這被稱作「遠程拆分作戰」(remote split operations),它可以在同一天在伊拉克進行偵察、在阿富汗進行近距離空中支援並在敘利亞進行高價值監視,這對於「死神」背後的機組人員來說是可行的。

文章認為,在不久的將來的衝突格局中,如果飛機本身能夠適應21世紀競爭激烈的環境,「死神」的任務可能會更加多樣化。

21世紀的同類戰場可能與9.11後衝突中技術欠發達的環境已不可同日而語。而當「死神」於2007年接替通用原子公司(General Atomics)MQ-1「捕食者」(MQ-1 Predator)時,它大大提高了美國的遠程駕駛能力和對阿富汗和伊拉克廣闊戰場的監視能力。

「只需按一下按鈕,『地獄火』就會以接近每小時1,000英里的速度向目標沖擊。撞擊時,它們爆炸後的碎片彈頭將再次引爆,並向四面八方投擲彈片殺死多名塔利班戰士,剩下的人將倉皇逃離。」一位名叫丹尼斯(Dennis,受訪者姓氏因操作安全問題被刪除)的委任軍官和儀表級飛行員向《大眾機械師》 表示。

近年來,五角大樓已將重點轉向「大國競爭」——技術水平與美國相當的國家,這對於「死神」在軍隊中的作用產生了重大影響。

「大國競爭」特別引發美國對中共在南中國海的侵略性進展的關註,而該水域承載著全球近三分之一的貿易。

文章指,中共一直聲稱對幾乎整個南中國海擁有主權,並開始加強當地島鏈,違反了《國際法》。美國及其盟友日本和英國目前正在對中共非法宣稱的擁有主權的領土進行軍艦航行,一場升級的衝突可能正在醞釀,這將導致先進的防空系統、地對空導彈和中國的成都J-20隱形戰鬥機與美國軍隊進行對抗。

但「死神」似乎正在努力在這種類型的戰鬥空間中找到自己的角色。文章說,美國空軍已將MQ-9的採購延長至2021年,不過,對該飛機在2022年的需求尚未確定。

軍事評論員夏洛山在接受大紀元訪問時表示,MQ-9去南海的可能性很大。MQ-9有不同的型號,MQ-9B海上衛士型可用於海上監視、搜索和偵查,也可以配合軍艦和艦載戰鬥機執行目標引導或通信中繼等任務。其實它從中東轉移到太平洋地區後,任務的性質也相應發生了變化,它可能不再執行直接的攻擊任務,但是它在戰場情報支援方面擔當更重要的角色。

夏洛山表示,MQ-9也有其侷限性。它是亞音速常規氣動佈局的飛機,速度慢,又沒有隱身功能,在使用上靠它突破敵人防空系統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它航程遠、留空時間長且具有較強的探測能力,它可以在不穿越敵人防線的情況下發揮作用。

「像『死神』這樣的亞音速非隱形飛機在一場近乎對等的戰爭中很容易成為中國(共)防空系統的目標。」作家及原美國海軍F-14雄貓雷達攔截官(U.S. Navy F-14 Tomcat radar intercept officer)沃德•卡羅爾(Ward Carroll)向《大眾機械師》表示,「那些具有大雷達橫截面的人可能會被擊落。」

不過,夏洛山有著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在非戰爭狀態下,MQ-9在國際空域飛行,中共能做的也只是監視跟蹤。戰爭情況下,MQ-9配合戰鬥機一起行動,會得到電子戰或空中火力掩護。

當然為了應對這些局限性,美國空軍在2020年對其新的無人機操作員培訓計劃進行了全面改革,以擴大該飛機的使用案例。除了中東等地常見的戰鬥場景外,MQ-9操作員還接受一系列包括戰鬥搜索和救援、海上和空中攔截(中斷敵方補給和部隊移動)以及附近盟軍飛機與空軍之間的空襲協調方面的訓練。

丹尼斯表示,「死神」對敵人位置、硬件和運動的高度態勢的感知對於全球大國之間的大規模衝突至關重要。

「沒有人能比『死神』看得更遠。」丹尼斯說,「與大多數有人駕駛的飛機的6英寸的多目標顯示器相比,我們擁有無與倫比的查看和定位目標的能力。」

儘管缺乏隱身性,但如果有任務「我們可以飛出大多數交戰區,仍然可以看到我們需要看到的所有東西,我們可以將圖像提供給一個分析團隊,他們可以利用這些信息並將其提供給決策者,無論是軍事還是政治決策者,以實現更具戰略性的目標。」丹尼斯說。這意味著甚至總統都可以訪問「死神」的監視系統。

MQ-9幾小時內就能到達全球任何地方,美國軍方可在遠距離發現敵艦。另外,「死神」還可以作為移動網絡中心,將指揮官和地面車輛連接到衛星,解決雙方無法直接溝通的問題。

文章說,該飛機獲得軍方持續推崇的最大理由可能是它相對於其它飛機的成本較低。一些專家估計採購MQ-9及其所有支持設備的總成本高達3,200萬美元,但空軍估計機身更換成本僅為400至500萬美元之間,與非隱身的F-15EX所需花費的8,770萬美元或即將推出的新的F-35的7,790萬美元相比,便宜了太多。

丹尼斯認為,500萬美元真的不算什麼,一枚愛國者導彈(Patriot missile)的成本約為300萬美元,因此其它國家摧毀MQ-9所耗費的成本可能與美國再造一架的成本一樣高。丹尼斯認為,這把中共帶到了兩難境地,「是攻擊F-35這樣的高端飛機,還是攻擊MQ-9這樣的無人機?」

卡羅爾以諾曼底登陸(WWII’s Operation Overlord)為例,「中國或俄羅斯在任何特定平臺上的導彈數量都是有限的。因此,就像諾曼底登陸(最著名的D日,D-Day invasion)一樣,我們將損失35%,但其它65%的導彈將擊中目標。MQ-9可能被擊落,但它們是無人駕駛的,而且更便宜,所以我們可以承受損失。」        

文章表示,在與中共這樣的強國沖突中,MQ-9缺乏隱身性是其弱點,但在現代國防日益昂貴的現實中, MQ-9「太劃算了」,「它不該被扔進墳場」。

至於說MQ-9能否進行斬首行動,夏洛山的看法是,在它轉移到太平洋地區後就完全發生變化了。「從對恐怖分子個人轉變成對不同意識形態政權的對抗,比如中共是以一個合法國家的形式出現。如果沒有充分合法的理由,也不能隨便斬首一個國家首腦。起碼在現階段還不存在斬首行動的問題,斬首的對象必須有具體的足以觸發斬首的罪行。其實斬首行動最難的部分是掌握犯罪證據、對目標的認定和準確定位,真正最後的擊殺並不難。當然如果事情發展到需要執行斬首行動,美國有的是更先進的手段同樣能夠完成任務,就不一定使用MQ-9了。」@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

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