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第五屆立法會選舉日前完成投票,創下了兩個新紀錄,第一個是投票率創下只有42%的新低,而白票及廢票卻超過5,000票,創歷史新高。原因大抵是因為在「愛國」、「國安」的準則下,多名「民主派」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此舉令澳門市民頓感這次的選舉根本毫無意義,因此他們也就以選票去控訴對選舉的不滿。這個做法,大概為香港日後的抗爭提供一點參考意義吧?香港的民主派在政府的打壓下,下一屆立法會選舉大概如澳門一樣根本無法參選吧?因此,那個所謂的選舉也就根本變得沒有任何意思,只是變成了一個儀式罷了。

去年政府借疫情之故延後立法會選舉,「從而」為國安處爭取了充足的時間羅織罪名,「從而」讓那些不聽話、不服從的候選人無法參選,然後再扳倒與他們同氣連枝的傳媒,封殺各種能為他們發聲的大眾媒體。舔共建制派「從而」就能在最有利的政治環境下順利挾「民意」入主立法會,「從而」讓大部份的市民(估計至少二百萬人)憎恨政府,「從而」危害國家安全。然而,極權無論如何「危害國家安全」,他們都不會入罪,即使傀儡特首在記者會上公然「分裂國家」,也只需要「真心誠意」地稍微公開道個歉,然後將這個黑鍋狠狠甩給設計人員,隨便找個羔羊代罪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說回選舉,極權打的如意算盤可謂真的響徹九宵,只是他們自己掩耳盜鈴,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我們日後的抗爭應該如何進行?日後的選舉我們該如何參與?澳門的市民給我們上了很好的一課,然而,筆者認為澳門市民的做法仍有改善之處,他們低估了極權的手段,讓白票有機會「復活」成有效票,因為,極權會無所不用其極地運用各種手段,塑造太平盛世的假象。因此,日後的選舉,我們更應該人人參與,試想想,選舉的廢票若比有效選票還要多的話,這會是一個怎樣的景象?建制派的代表性存疑,當然以港共的恥度下限,以免夜長夢多,他們仍是會厚顏地承認選舉的結果,但我們也該用選票去表達我們對極權的不滿,同時也是向極權宣告,我們要極權如坐針氈,一刻也不得安寧,同時也是向流落全球各地的手足宣告我們仍然未放棄。

只是按照極權現今的維穩步伐,日後的打壓只會越來越多,從極權運用的各種小手段可見,下一個目標相信是仍然苦撐著經濟圈的黃店,他們正面對著各種借「安心出行」、錯填資料之故,又或者以「放蛇」的卑劣手段,限制黃店的盈利,從而令減弱抗爭者的力量。而兩大黨報現在正極力的為「健康碼」吹風,為的就是要日後能更有效的監控市民。因此,面對日益嚴峻的前景,我們也要同心協力,一起拒絕使用現在為「健康碼」作探路先鋒的「安心出行」。日後若真的要強制市民使用,我們要以外賣、網購的形式繼續支持黃店,然後杯葛那些跪舔的藍店。我們抗爭的意識不能斷絕,也不能出現斷層,讓反抗的意識如星星之火一般,即使微弱,但仍要一點點的傳承下去。

事已至今,就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金漆招牌也快將因為「南向通」而變得金融中國化,因此,我們還有甚麼可輸的呢?何不作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