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乎各極權國度,他們的議會幾乎全是清一色的一黨專政,從納粹德國,到蘇俄時,北韓,中共,議會從來都是清一色支持政府的議員。而香港,經過被完善的選舉制度後,非建制派幾乎全軍覆沒,議會裏的親政府的議員成了圖章,議會日後僅成了儀式的代表而已。那一個非建制派,連1:99的漂白水的功用也起不了,無助極權漂白議會。

納粹德國時期,議會幾乎完全被極權控制,選民只能在納粹黨員和非黨員之間選擇,而這些非黨員與納粹黨員一樣,完全支持希特拉。這些選舉都是完全公開的,但選民卻常常受到納粹黨的威脅:如果選民們不投票或投納粹黨的反對票,他們將會有生命危險。我們再回顧木奠極權的發言,「登病彊強調,市民不要以身試法,包括呼籲投白票或不投票,或者其他損害投票的行為,都有可能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兩者似乎只有著極細微的差異。

至於俄羅斯,當局在今年杜馬選舉以鐵腕手段鎮壓批評普京的異議人士,一些知名的反對派政治人物面臨起訴或者因為當局的壓力而被迫離開俄羅斯,而大多數反對派政治人物都被禁止參選。香港呢?筆者看著那些選舉名單也只是笑而不語。但即使那些反對派或非建制派能當選又能如何呢?我們看前一屆,或再前屆,議會內即使有反對聲音,也無阻不利於民的政策通過,看那年年超支的黨鐵工程,使用率極低的港豬噢大橋,明日大愚,即使有那丁點阻力,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而日後還有甚麼燒錢議案,筆者不是預言家,而木奠更表示要將「2+3」條的議案納入,這些議案的結果如何,我們還是能預測個大致方向的。至於今屆議會的認受性,按投票率而言,可以說是歷屆認受性最低,當然極權的恥度下限也不比投票率高。

今年,木奠承認今次選舉的投票率低,但強調仍有135萬人投票,反映仍然獲得很多市民支持,並指若高投票率建基於「政治劣質化」,亦不值得認同。因此牠口中的劣質政治,是那些努力閱讀議會細則,敢於討論的議員。議會內網上訂大閘蟹,打盹,忘記會議程序的圖章議員,才是真正優質,可見香港議會經今次選舉,是真正完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