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迫害宗教

1949年篡政後,中共就著手展開了大規模的宗教迫害和對「會道門」的取締。中共焚燬了大量《聖經》和其它很多宗教派別的經書,還要求「基督教、天主教、道教、佛教等組織及幫派成員要到政府登記並悔過自新;如不按期登記,一經查明,一定予以嚴懲」。

1951年,中共還明文頒布:對繼續會道門活動者處以死刑或無期徒刑。佛教的大批和尚被趕出廟門返家還俗勞動生產;天主教徒、外國神父多數進了監獄,並受嚴刑拷打;中國神父坐監,大批教徒被判死刑或勞動改造;基督教牧師和信徒也遭受了和天主教徒們同樣的迫害。

1949年後留在大陸的五千多名中國天主教主教、神父或被關或被殺,最後只剩數百人,而那些在華的外國籍神父部份被殺,其餘全部被趕出了中國。

有1萬1千多名天主教徒被殺,大量教徒被任意拘捕或被勒索性罰款。據不完全統計,中共建政的最初幾年中,有近300萬各種教眾及宗教幫會成員被抓被殺。

和蘇俄共產黨一樣,中共為了加強所謂對宗教的領導,成立了相應的管理各教派的機構,如中國道教協會、中國佛教協會等。針對天主教,中共還成立了由其任命並管理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

所有的宗教協會都要按黨的意志對教徒進行控制和思想改造,同時利用它們做中共邪靈直接做不了的事情,即從正教內部擾亂、敗壞正教。

中共於1950年派兵佔領了西藏,開始強力迫害藏傳佛教。(AFP/Getty Images)
中共於1950年派兵佔領了西藏,開始強力迫害藏傳佛教。(AFP/Getty Images)

中共對藏傳佛教也不放過。中共於1950年派兵佔領了西藏,開始強力迫害藏傳佛教。

十四世達賴喇嘛1959年逃出西藏流亡印度,被中共認作「叛亂」。1962年5月,十世班禪向中共國務院遞交了《關於西藏總的情況和具體情況以及西藏為主的藏族各地區的甘苦和今後希望要求的報告》。

其中列舉大量事實,講述了中共對藏族文化,尤其是佛教信仰的破壞:「(中共)掀起了一個消滅佛像、佛經、佛塔等的滔天浪潮,把無數佛像、佛經、佛塔燒燬,拋入水中,扔到地上,拆毀和熔化,對寺廟、佛堂、瑪尼牆、佛塔恣意進行了瘋象闖入般的破壞……盜走了許多佛像飾品和佛塔體內的寶貴物品……公然無忌地侮辱宗教,把《大藏經》用於漚肥的原料,專門把許多佛畫和經書用於製鞋原料等,毫無任何道理。」

1966年文革爆發後,大批喇嘛被強制還俗,大批珍貴經書被焚燬。截至1976年,西藏境內原有的2,700座寺院僅剩下8座,其中一千三百多年前大唐時期所建的、西藏最重要的大昭寺在文革中也被洗劫一空。

中華古國,道家修煉源遠流長。二千五百多年前老子留下的五千言《道德經》,是道家修煉的經典。《道德經》不光在東方國度裏廣為流傳,很多西方國家也將其翻譯成本國文字。但文革中老子被批為虛偽,《道德經》則被稱為「封建迷信」。

儒家的核心思想是「仁、義、禮、智、信」,孔子給後世留下了做人的道德規範。文革中,北京造反派率領紅衛兵到曲阜,大肆破壞、燒燬古書,砸毀包括孔子墓碑在內的歷代石碑近千座。

1974年中共又再次開展「批林批孔」運動,儒家入世為人的傳統思想、道德準則,在人們心中變得一錢不值。

更慘絕人寰的是1999年7月,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大法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甚至邪惡至極地活摘大法修煉者的器官,犯下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道德觀念、修煉信仰在短短的幾十年中,被中共幾乎毀壞殆盡。隨之而來的是,世人不信神、背離神,精神空虛、道德敗壞,世風日下。

2. 西方──滲透、限制宗教

共產邪靈對世界上其它非共產極權國家宗教信仰的破壞也有其系統的安排。共產邪靈通過蘇共、中共以宗教交流為名,用金錢和特務滲透這些國家的宗教機構,變異正教信仰,或直接打擊、顛覆傳統正教,甚至直接把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念引入宗教,讓民眾信奉被共產主義變異後的邪教。

1)滲透宗教

紀錄片《蠶食美國》,被稱為「迄今揭露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及進步主義者企圖奪取美國的最有力的作品」。(新唐人電視台)
紀錄片《蠶食美國》,被稱為「迄今揭露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及進步主義者企圖奪取美國的最有力的作品」。(新唐人電視台)

紀錄片《蠶食美國》(Agenda—Grinding Down America)製片人柯提斯鮑爾斯揭露說,他發現了一份1953年國會的證詞,作證的曼寧詹森是一個頂級的共產黨人。

詹森說:「共產黨發現要想毀滅宗教,一條捷徑是對教會進行滲透。如果人力有限,必須把共產黨特工集中在神學院裏。在這些學校有可能用很少的人影響未來的教士。策略是把人們的關注中心從精神引向物質。」

共產邪靈確實是如此實施的。如一些改頭換面的馬克思主義者為了滲透美國的基督教會,從八九十年前就開始進入美國的神學院,教育出一代又一代變異了的神父、牧師,讓他們潛移默化地影響美國宗教界。

保加利亞歷史學家門契兒麥托蒂弗(Momchil Metodiev)在大量研究了冷戰時期保加利亞共產黨的歷史資料後,揭示了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的情報系統和共產黨宗教委員會密切合作,影響和滲透國際宗教組織的事實。

在世界範圍內被蘇聯東歐共產陣營大規模滲透的宗教組織當屬世界基督教會聯合會,又稱普世教會協會、世界基督教協會或世界基督教協進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縮寫為WCC),簡稱普世教協。

這是一個創立於1948年的基督教跨教派合一組織,其會員包括了基督教各種主流派系的教會。

該組織的宗旨為促進普世教會合一運動。普世教會協會將其自身描述為一個具有348個全球性、地區、地區分支、民族性和地方性教會的團體,尋求統一、共同見證以及為基督教服務。

作為普世教協成員的基督教派系總共擁有大約5億9千萬信徒,覆蓋了大約150個國家,是一個世界宗教界舉足輕重的國際組織。但它卻是世界上第一個在冷戰時期接受社會主義國家──包括蘇聯及其附屬國──為會員的國際教會組織,並接受它們的經費支持。

共產主義對普世教協滲透的重要「成果」包括1975年把前蘇聯東正教列寧格勒大都會主教尼克定姆(Nikodim)推上普世教協主席的位置,另一位來自保加利亞的東歐共產主義代理人撒貝夫(Sabev)則自1979年至1993年長期擔任普世教協的副總書記。(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