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亞洲輸出革命

1919年,蘇聯成立了「第三國際」,企圖向全世界輸出革命,讓整個國際社會完全赤化。突圍1920年「第三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AFP)
1919年,蘇聯成立了「第三國際」,企圖向全世界輸出革命,讓整個國際社會完全赤化。突圍1920年「第三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AFP)

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夠奪取政權,實際上就是蘇聯「輸出革命」的結果。1919年,蘇聯成立了「第三國際」,企圖向全世界輸出革命,讓整個國際社會完全赤化。

該計劃很快付諸實施,1920年4月,共產國際代表維經斯基(Grigori Voitinsky)來到中國,5月在上海建立聯絡處,準備組建「中國共產黨」。

在其後的30多年中,直到中共建政之初,都只是蘇共的附庸。毛澤東那時每個月拿蘇俄160到170銀元的經費當工資,而當時上海一個普通工人的月薪也不過20元左右。

中共的奪權過程還跟共產黨對美國的滲透有關,這是杜魯門放棄對蔣介石支持的原因之一,將中國拱手讓給了蘇聯支持的中共。杜魯門還做出了在二戰後撤出亞洲的決定。

1948年,美國即從南韓撤軍,1950年1月5日,杜魯門發表聲明,表示美國在亞洲奉行不介入政策,對蔣介石的台灣不提供軍事援助,如果台灣與中共發生戰爭,美國將置身事外。

一周後,美國國務卿艾奇遜(Dean Gooderham Acheson)重申了這一政策,聲稱如果在朝鮮半島發生戰爭,美國將置身事外。

雖然美國後來因為北韓入侵南韓導致聯合國出兵,而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美國的亞洲政策,但是美國在此之前的對亞洲不介入政策,的確為共產黨在亞洲的擴張創造了條件。

中共「輸出革命」可謂不計血本。除了訓練各國游擊隊、提供武器、派出作戰人員顛覆各國合法政府之外,還提供大量金錢支援。在文革瘋狂時期的1973年,中共「對外援助」達到了創紀錄的佔國家財政支出的7%。

據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檔案記載:「1960年,除了運往畿內亞的1萬噸大米,還有1萬5,000噸小麥運往阿爾巴尼亞。

從1950年至1964年底,我國對外援助金額達人民幣108億元。這些援助金額中,又以1960年至1964年我國最困難(註:即「大饑荒」期間)的時候用得最多。」

其中1958年至1962年的導致數千萬人餓死的大饑荒期間,「對外援助」款額竟達23億6,000萬元。

這些錢如果用於購買糧食,足以救活所有的被餓死的3,000萬百姓。因此,這些冤魂不僅是在為中共「大躍進」付出代價,也是中共「輸出革命」毀滅世界的犧牲品。

1. 韓戰

共產邪靈為毀滅全人類而力圖佔領世界,因此它也會利用人對權位名利的慾望,誘惑人向世界推廣它的邪教意識形態。史太林、毛澤東、金日成、胡志明等,都是在這種野心的指使下行事的。

毛澤東在1949年拜見史太林時,以比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更屈辱的條件,準備犧牲百萬軍人和上千萬勞工的生命為代價幫助史太林在歐洲建立霸權,以此換取蘇聯支持他控制北韓。

1950年6月25日,在毛澤東佈置重兵入朝參戰下,北韓發動了預謀已久的侵略南韓的戰爭,傷亡人數達百萬之多。(AFP)
1950年6月25日,在毛澤東佈置重兵入朝參戰下,北韓發動了預謀已久的侵略南韓的戰爭,傷亡人數達百萬之多。(AFP)

1950年6月25日,北韓發動了預謀已久的侵略南韓的戰爭,三天內攻陷了漢城(首爾),一個半月後幾乎佔領了整個朝鮮半島。

早在戰爭爆發前的1950年3月,毛澤東就在東北佈置重兵,隨時準備入朝參戰。整個戰爭過程我們略過不提,由於杜魯門的綏靖,導致戰爭久拖不決。

中共以「志願軍」的名義參戰,還有一個險惡用心,就是把國民黨在內戰時投降的百萬士兵送到前線當炮灰。到戰爭結束時,中方傷亡也達百萬之多。

北韓戰爭的結果是南北分裂,而北韓在蘇共和中共爭奪控制權的時候兩邊通吃。例如1966年,金日成訪華,得知北京在修建地鐵時,就要求中共在平壤也無償建一條。毛澤東立即決定優先且無償為北韓建地鐵,將北京在建的地鐵停工,將一切設備和人員,包括鐵道兵兩個師、數萬人及大批技術人員送到平壤。

北韓不出一分錢、一個人,要求中共興建有戰備防空的平壤地鐵,成了世界上最深的地鐵系統。之後,金日成卻又翻臉不認帳。(AFP)
北韓不出一分錢、一個人,要求中共興建有戰備防空的平壤地鐵,成了世界上最深的地鐵系統。之後,金日成卻又翻臉不認帳。(AFP)

北韓不出一分錢、一個人,還要求中共要考慮戰備防空,結果平壤地鐵成了世界上最深的地鐵系統,最深處達地下150米,平均深度90米。之後,金日成又翻臉不認帳,說是北韓人自己設計、施工並完成了這項工程。

同時,金日成還越過中共,有事直接向蘇聯匯報,或要錢要物,並清洗了所有中共在北韓戰爭時留下的企圖建立親北京政府的人士,殺的殺、關的關。中共賠了夫人又折兵。

等到蘇共垮台之後,中共對北韓的援助也大不如前。北韓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就餓殍遍野。2007年,韓國非政府組織「北韓逃北者聯合會」說,在金氏家族執政的60年間,至少有350萬人因為飢餓和與之相關的疾病死亡。)這也是共產邪惡政權在輸出革命中欠下的血債

2. 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之前,1954年中共支持越共戰勝法國,而有《日內瓦協定》及南北越南對峙。其後,法國撤出越南,北越對南越的入侵和美國的介入遂使越南戰爭升級為二戰以後最大的局部戰爭。美軍直接參戰時間從1964年持續到1973年。

早在1952年,毛澤東就向越共派出顧問團,其軍事顧問團長就是中共上將韋國清。中共派出的土改顧問團,將越南數以萬計的地主、富農關押和處決,引發了北越的饑荒和農民暴動。

中共和越共聯手鎮壓這些暴動,並發動了和中共「延安整風」類似的「整訓」和「整軍」運動。

毛澤東為了成為亞洲共產黨的領袖,不顧國內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大規模援助越南。1962年,劉少奇在「七千人大會」上終止了毛澤東的瘋狂政策,準備恢復經濟,讓毛澤東退居二線。

而毛澤東不甘心失去權力,於是悍然加入越戰,而沒有軍權的劉少奇面對開動的戰爭機器,只能放棄恢復經濟的佈署。

1963年,毛澤東相繼派出羅瑞卿和林彪訪問越南,劉少奇向胡志明承諾中共將獨家承擔越戰費用,並表示「打起仗來你們可以把中國當成你們的後方」。

在中共的全力煽動和支持下,1964年7月,越共在北部灣以魚雷襲擊了美國軍艦,製造了「北部灣事件」,引發了美國正式參戰。隨後,為了和蘇共爭奪對越南的控制,中共出錢、出物資、出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