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馬拉松事件持續引發外界關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5月29日發文指出,利益誘惑驅使主辦者削減成本,再加上政府監管不力,造成災難。這次事件為中國的馬拉松產業敲響警鐘。

當張小濤5月22日出發參加100公里(62英里)的超級馬拉松比賽,穿越甘肅省白銀市山地時,他並不知道他正在踏上中國體育史上最致命的旅程之一。

張小濤是甘肅山地馬拉松賽事的倖存者之一,也是跑在前6位的選手中唯一倖存者。他因失溫倒地,在山頂昏迷了兩個半小時,命懸一線之際被放羊大叔扛到窯洞裏,被救了過來。172名參賽者中共有21人死亡,包括一些中國最著名的馬拉松冠軍。

這場悲劇震驚了中國的跑步界,引起了公眾的憤怒,許多人質疑組織者是否對比賽進行了適當的規劃,是否為參與者應對極端天氣做了準備。

地方政府急於舉辦賽事 促進旅遊和消費

隨著中國中產階級將跑步作為一種愛好,馬拉松和越野跑在過去幾年中很有人氣。

根據專家和CNN採訪的一名賽事組織者的解釋,地方政府急於舉辦賽事,以促進旅遊業和推動消費,但行業監管不嚴,政府監督不力,造成安全隱患。他們說,比賽往往組織不力,有時還存在傷亡問題。

在上周一(24日)次緊急會議上,中共高層體育官員承認在體育賽事的監管方面存在「問題和不足」。

批評者說,這場致命比賽為全國各地政府敲響了警鐘,尤其是在較貧困的省份,利潤正誘惑著組織者削減成本。

這場馬拉松的官方組織者是白銀市政府,但真正的工作被承包給了一家小公司。根據公開的公司註冊記錄,該公司曾贏得了150萬元人民幣(24萬美元)的競標,營運2018年的比賽。而該公司也一直在這樣運作。

甘肅馬拉松的最艱難路段沒有任何補給

一名參加者在社交媒體上帖文說,黃河石林的賽道,最難的部份就在從CP2(第二打卡點)到CP3(第三打卡點),8公里距離,爬升1000米,且只有爬升沒有下降。山是石頭與砂土混合的路況,很多段都非常陡。

「CP3不提供任何補給,這意味著,即使到達山頂,也沒有可補充的食物、飲水,熱水更是妄想,暴露的山體,更無處可休息,且無法在此處退賽。還要堅持到CP4。」帖文說。

白銀市政府將驚人的死亡人數歸咎於「地區天氣的突然變化」。但許多人認為,組織者應該為未能提供足夠安全預防措施和保護措施承擔責任。

在社交媒體上,一些批評者質疑組織者是否可以更密切地監測天氣,也許可以取消比賽。

歸根到底是成本問題

據CNN報道,旅行博主Alex Wang在一家中國戶外運動公司工作到2019年,在中國組織了十多場越野跑比賽。她說她所參與的活動往往會每10公里的賽道上僱用一輛救護車。但不是所有的組織者都願意為此付費。

「這一切都歸結為成本問題。」她說,「如果你想設置更多的救援點,並在賽場上安排人員待命,你就需要花更多的錢。」

與城市馬拉松相比,越野跑在中國是個後興起者,在過去幾年中才得到普及。Alex Wang說,中國的競技越野跑缺乏既定的規則和條例,也沒有明確的監督機構。她補充說,在大多數情況下,地方政府充當看門人,而且標準差異很大。

據《洛杉磯時報》報道,諾迪維公司(Nordic Ways)比賽總監克里斯·范德韋爾德(Kris van de Velde)也提到了類似的問題。他說,在過去十年裏,越野跑在亞洲蓬勃發展,但安全準則卻沒有跟上,主要是預算問題。該公司是一家在中國組織單車和跑步比賽的戶外運動公司。

范德韋爾德說,低預算的組織者往往會削減成本,放棄使用GPS等設備,或者不配備專業的救援隊待命。

對於遇難者家人來說,這個教訓的代價太慘重了。

「對於你們(組織者)來說,這可能只是工作中的一個錯誤,但它剝奪了我母親的愛」,一位遇難者女兒在微博上寫道,「對於我來說,我失去了父親,我失去了我生命中的一部份。」

穿越法國、意大利和瑞士的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Ultra-Trail du Mont-Blanc)是世界上最著名和最具挑戰性的比賽之一。該賽事沿途設置了多個醫療站,並要求配備各種強制性裝備,從防水夾克,手套和褲子到繃帶和食物儲備。#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