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手張小濤是甘肅山地馬拉松賽事的倖存者之一,也是跑在前6的選手中唯一的倖存者。他因失溫倒地,在山頂昏迷了2個半小時,命懸一線之際被牧羊大叔揹到窯洞裏,被用被子包起來,同時生了一堆火,一個多小時才有了意識。

張小濤在微博上講述了整個過程。

據他講述,周六(5月22日)早上7時半,他們到達賽場做一些活動準備。當時一直在颳風,氣溫很低。9時的時候我們起跑,當時依然還有有很大的風,很多人的帽子都被吹跑了。前20公里的都還好,情況都比較正常。

但到cp2(第二打卡點)之後就開始出問題了,他算跑得比較快的,在前幾名,到達cp2的時候就開始下雨,沿著黃河邊跑了一段之後就開始爬升,cp2到cp3是爬升路段,這一段也是出事的地方。

2021年5月22日甘肅省白銀市山地馬拉松遇極端天氣,主辦方未就惡劣天氣做出預警,同時救援不力,導致21人遇難。圖為路線圖。(微博圖)
2021年5月22日甘肅省白銀市山地馬拉松遇極端天氣,主辦方未就惡劣天氣做出預警,同時救援不力,導致21人遇難。圖為路線圖。(微博圖)

張小濤講述,在山下的時候已經有風雨,越往上風雨越大,到半山腰的時候雨裏開始夾雜冰雹了,一直往臉上砸,他的眼睛已經開始模糊了,有些看不清路。

當時他在路上超了一位叫黃關軍的選手,對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擺了擺手,意思就是聽不見,後來他才知道他是聾啞人,當時他狀態已經開始不好了。

還有一位來自貴州的叫吳攀榮的選手,到達半山腰之後他開始全身發抖,說話都開始哆嗦,他們用胳膊挽著走了一段時間。但後來因為都要摔倒,慢慢分開了。當時他感覺自己應該是第四,吳攀榮是第五,黃關軍是第六。

「我在繼續往上跑的時候,因為風太大,就一直在摔跤,摔了不下十跤,肢體也比較僵硬,感覺身體慢慢不受控制,摔最後一跤之後我就起不來了。這時候我還有一點意識,我就趕緊拿保溫毯披上。之後我就拿出GPS定位器,按了SOS,之後我就昏過去了。 」

放羊大叔(左)和其他選手一起把倒地的選手攙進窯洞。(微博圖)
放羊大叔(左)和其他選手一起把倒地的選手攙進窯洞。(微博圖)

張小濤表示,他在山上昏迷了大概有兩個半小時左右,有一位牧羊的大叔經過,揹他進了窯洞,生了一堆火,脫下他的濕衣服,用被褥把他包了起來,又過了一個小時左右他甦醒過來,有了意識。

當時窯洞裏還有其他選手,他們情況都比較輕微,大家一起在窯洞裏取暖,等他醒來之後才一起走下山。

據媒體報道,這個牧羊大叔叫朱克銘,當時他聽到呼救走出窯洞,看到有選手已經在抽搐,把人帶到窯洞又生起火,隨後跑到了有訊號的地方,撥打救援熱線。他多次走到窯洞外面等待救援隊,眺望的時候又救了另一個已經失溫倒地的選手。

包括張小濤在內,朱克銘一共把6名選手都扶入窯洞裏。

據陸媒報道,這次凍死的都是越野賽高手,張小濤是跑在前面的幾位選手中唯一的倖存者。◇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