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紀元資深記者梁珍遇襲後第6天,傷勢仍然嚴重,雙腿局部腫脹,且瘀血繼續返出;然而各方人士的支持與鼓勵,都令她非常感動。中共派人在香港,公然對守法的市民施暴,讓人感到憤怒、難以接受。香港曾經引以為榮的優良法制與治安,如今落到這步田地,實在令人震驚!

著名香港學者、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今年4月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被暴徒砸毀,5月採訪主任出門又在路上遭毆打,這些黑社會的招數,都很足以反映共產黨的本質。而與之脫不了關係的是中共長期以來的---「戰狼外交」,說難聽點其實就是『爛仔頭』,那種囂張、狂妄、陰陽怪氣的作為,在在曝露本身就是黑社會流氓的格局。

「為甚麼會是這樣呢?其實,不像表面看得那麼簡單;而是有一個很深層的原因。」

中共從起家至今倚重流氓無產階級與黑社會不斷作惡

中共,絕非從建政後才開始與黑社會串通。練乙錚指出,它從開始鬧革命之初,就勾結、倚重黑社會。

「十大元帥」之一的賀龍,就是出自於土匪,本身沒有文化,後來卻做了體育委員會主任;總司令朱德更毫不諱言,他是「哥老會」(民國三大秘密幫會組織之一)成員;而鄧小平的父親鄧文明,是四川「哥老會」的一個頭目,所以鄧小平其實是流氓、地痞出身。

練乙錚在中共的文獻裏看過,朱德透露,中國共產黨的組織,不是從蘇共學來的,而是從「哥老會」學來的,包括那些地下組織的運作方式。

「『哥老會』的人又叫作『袍哥』,實際上他們自有一套管理模式。他們入會或者開大會的時候,如果有人要升級,那麼他就換袍,就是將這一種袍換上另一種袍,象徵步步升級,在那個黑社會裏面,用這樣的方法來表示身份,所以他們叫作『袍哥』。」後來,袍哥大爺們有的進入軍界、政界,有的當了黑幫,有的亦軍亦匪。

他表示,文革樣板戲《智取威虎山》,講述的是解放軍一支驍勇善戰的203小分隊,與在東北山林盤踞多年的土匪座山雕鬥智、鬥勇的情節,說白了就是頌揚共產黨如何的無私、偉大,去統戰黑社會的故事。

「共產黨起家的過程,絕大部份都有流氓、地痞這一類的人參與。毛澤東就很看重他們,將其都招納進去黨組織中,做甚麼呢?做炮灰嘛。試想:紅軍是哪裏來的呢?如果那些人有飯吃、有田耕、有工作做,又怎麼會落草為寇、淪為盜匪?中國人說得再明白不過了: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

那麼紅軍做甚麼呢?根據共產黨自己的文件、《大公報》和民間口述,當年蘇聯支援中共紅軍,「給共產黨一些金銀珠寶,還有一些鴉片煙草,然後它拿這些東西去上海出售、變現,以支付軍費」。「所以,它的整個軍隊和後來的黨裏面的高層領導,都是黑社會。」

練先生指出,「《毛選》裏面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分析中國的各個階級的狀況,其中有一個階級叫作『流氓無產者』,或者叫作遊民,就是諸如此類的三教九流之輩,是社會邊緣人;簡言之,就是土匪、盜賊那樣的人。」

馬克思、恩格斯早年在其著作《共產黨宣言》中對「流氓無產階級」一詞,曾作如下解釋:「流氓無產階級」,是舊社會最下層中消極的、腐化的部份,他們有時也被無產階級革命捲到運動裏來;但是,由於他們的整個生活狀況,他們更甘心於被人收買,去幹反動的勾當。

於是,就招納他們進去共產黨,批鬥地主時,哪些人鬥得最狠、最勇呢?不就是這一幫人嘛。而這一幫人,如果參考一下資料,1949年之後那幾年,黨員數目急速地膨脹。

練先生又道,1949年之後的幾年中,共產黨的黨員數目激增,就是這些流氓無產者入了黨;等到反右、文革時,出來搞事的還是這一幫人。然後他們一路升級,1978年鄧小平改革開放,說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當年幹部下海,先富起來的還是這一幫人。

「40年後,這一幫人,已經分佈在中國社會的各個層面當中,包括政府、軍隊和商界,全部是這樣的人,都是那個洞裏鑽出來的。」「那些頭頭,現在就在國際上耍流氓,不就是這樣的原因嗎?」

接著,他舉例說,看看中共跟香港的三合會,和澳門的黑幫都打得火熱,就明白它們彼此臭味相投,可以說是沆瀣一氣、狼狽為奸。事實上,香港警方4月抓捕8個襲擊法輪功真相點的人,其中6個有案底和幫會背景,這些人好像是有恃無恐、作威作福。「它(共產黨)依賴黑社會,結果黑社會也利用它。」

他強調,共產黨1949年前是秘密組織,現在仍然如此,因為中國所有的社團都要在政府註冊,而共產黨是沒有註冊過的,「它是高於政府的,它是黑社會。所以,我們今天才看到它這般粗暴、惡劣的行徑」。

中共把在大陸「抄家」搬到香港

對於香港保安局局長,凍結黎智英持有的壹傳媒3億股份和其它資產,有評論者認為,所謂的凍結和沒收無異。練乙錚說,1949年之後,就有很多中共不喜歡的人,被掃地出門或抄家,都是用這樣的方法,現在它把這一招搬來香港,一切如法炮製。

「第一單可能就是黎智英,接著很多人可能就會陸陸續續地被抄家了,誰不聽它的話,就使出這一招。」

「馬雲不聽它的話,都抄家了。比較聽話的馬化騰,也無法倖免,大家的罪名都一樣,一罰就是一百萬,是甚麼原因?很明顯是它用抄家的方法來對付敵人,和它不喜歡的人。當下,香港就出現這樣的情況。」

練先生預計,香港的局面可能會越來越惡化,大陸對於香港的管治會越來越嚴厲,「大家為了安全起見,只能說(現在)正是風頭上,而且方興未艾,先不要拚命、硬幹,就靜待時機。可能再遲一點,當它在國際上的形勢不行之際,它會放鬆點,到時再繼續抗爭也不遲。反正共產黨已經是強弩之末、日漸走下坡路了。」

中共虛張聲勢 中國人口老齡化不適合打仗 

「從它最近公佈的人口調查,可以看出老化現象很嚴重,但是它說人口在增加,有誰會相信呢?事實上現在都不足13億了。報告顯示:它跟以前的數據都不相符,是在撒謊;所以,我估計它在人口這方面是不行的。」

練乙錚覺得,中共會顧慮這一點而不敢打仗,因為戰爭通常是平均年齡低的國家發動的。比如「中東那些國家,他們的平均年齡很低,年輕人沒有工作、也沒有書讀、又無處發洩,在在充滿無奈,反正是爛命一條,就去做那些恐怖份子,到處滋事。」

「如果一個國家的平均年齡一直在老化,就沒有那麼多的兵源。」「如今它還在撒謊說一般人口持續增加;但是在勞動人口方面,它已經承認有減少。所以我們看到,它人手是很短缺的,連生產都找不到人,還妄想打仗嗎?」

因此他相信,現在中共在國際上、在台灣海峽是虛張聲勢、自欺欺人。因為它的處境很糟,並且害怕世界各國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問題上找它追責、算帳,所以就表現得很兇悍、很厲害的樣子,藉以嚇唬、恫嚇國際社會。

「估計它是不敢打的。不過,它瘋狂起來的時候,可能那些下級的人以為上面想打,不慎擦槍走火就有可能開戰。但是,我認為,最高層根本就沒有這個意圖。」

世界已明白中共邪惡本質 開始提防反擊

美國政府制裁中共的政策不斷推出。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當天,制裁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成都前610辦公室主任余輝;經證實,美國駐華大使館也停發包括公安部、國安部在內四大部門中共官員子女配偶的簽證。

練先生覺得,這不是拜登上台與否的問題,而是西方國家普遍覺醒,無論哪個黨派、哪個人和政府,都已經逐步明白中共的招數,他們必須謹慎提防、有所戒備。

「就過去而言,無論法輪功受了多少苦,西方國家好像都不太關注。不要說西方,連中國,甚至一般香港人也是不在意的,直到共產黨殺到這裏,大約2014年之後,才漸漸關心法輪功問題。」

「同樣的,西方也感到:哇!原來這麼嚴重,才關注被中共打壓的一些群體,包括法輪功、香港人、新疆人與西藏人等等,也開始採取一些政策,去防備它們。」

他想,西方都看到了,過去這麼多年,中國國內群體承受中共太多的壓迫。如果再不制止共產黨的膨脹和滲透,就連他們的國家很多方面也會被它控制。因此,中共派出的許多特務,在美國包括大學、研究院,和一些高科技公司任職的科技人員,現在陸陸續續一個個地被抓出來了,驅逐出境或者坐牢。

「西方看得到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頭兒也說,差不多每10個小時就開一個新的檔案給中國的特務。大家想想,情況這麼嚴重,拜登怎麼可以不出手?」

香港所有市民被打壓 才懂得法輪功受的苦

事實上,過去香港媒體都迴避法輪功問題,無論多大的新聞都視而不見。現在明顯好轉許多。這次記者梁珍被襲,雖然有本地電視台故意不報道,但已經有很多港媒和網民,紛紛報道或聲援,讓香港市民都知道這件事。同時,美國國務院的反應也非常迅速且強硬,表明打記者是不能容忍、不能接受的,要全面調查。

他又說,在香港,過去法輪功常年揭露中共迫害,很多人都心存僥倖,認為事不關己,可能是對方不走運吧。「當所有的人都被它打壓,反對派都被抓去坐牢、折磨時,人們就有一種同病相憐、同舟共濟之情,以前不知道那種痛苦,現在確實感受到了。」

練乙錚是香港傳媒界,最早在專欄裏讚《大紀元》消息準確、關注到法輪功貢獻的人。他說,那時自己一直在觀察中國的政情,和真真假假的消息,但他發覺法輪功的消息是事實時,就開始重視,也不怕《大公報》攻擊、謾罵。「對的我就講,不對的我就提出來批評,這是基本原則。」

「不管是甚麼宗教或文化背景,當被中共打壓的時候,人們就會看清楚,有人一直都是這麼悲慘的!法輪功被共產黨欺負得很嚴重,所以自然而然生出惻隱之心,這是人的善良本性。」

他語重心長地說,現在香港是黑、白、紅三股勢力合流、共治,其實是很恐怖的,大家要格外小心,更提醒梁珍出門一定要找人陪伴。最後,練先生深信「天會收它們的,這是遲早的事」;也就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

📰支持大紀元,購買日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InfoG:
https://bit.ly/EpochTimesHK_InfoG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