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5月11日星期一。

我們一直收到網友的反饋,訂閱會被莫名取消,或者收不到提醒。給您帶來的不便,沐陽深感遺憾。原因已經重複很多次了,中共的魔爪無處不在。新聞看點是被打壓最嚴重的自媒體之一。

那麼您可以登陸我們影片下方的網址,這是沐陽的網誌。您可以免費加入,我們每天都會更新內容,也會發出通知,還有我們的影片內容。這樣就會及時收到我們的提醒了。

跟大家分享一個段子,網上有個帖子說,「一天到晚不是『亮劍』就是『亮武』,不是『亮槍』就是『亮砲』,亮完導彈航母,就剩嚇唬百姓那點本事了,世界壓根就沒把你當回事。甚麼時候能亮亮先進文明,亮亮道德良知,亮亮民主自由,亮亮公平公正,亮亮給人民造了多少福祉;哪怕亮亮官員財產,官員子女國籍也算牛」。

這個帖子說的是誰,應該是不言自明的,指的就是中共。四處挑釁,欺軟怕硬,鎮壓民眾等等,這些惡行讓世界忍無可忍。整個世界都被它惹惱了,而且它最怕的一件事恐怕要來了。我們一件一件地說。

中共應賠償

先說兩個最新的消息。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在CNBC和霍士新聞節目中說,「必須向中國(中共)發出帳單(bill)。這不是懲罰它們的問題,而是要追究中國(中共)的責任——中國共產黨的責任。」

納瓦羅表示,中共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期間缺乏透明度,對美國和世界造成傷害,它將承擔應有的經濟後果。

知情人向《華爾街日報》透露,美國FBI和國土安全部將指控北京,通過黑客入侵和其它非法手段,從美國機構竊取與中共病毒疫苗和治療方法有關的知識產權和衛生信息。這個警告將在未來幾天發佈,《紐約時報》10日也報道了這個消息。

中共駐澳大使成競業11日可能收到了澳洲國會的傳喚通知,要求他出席在8月份舉行的調查聽證會,並提供證詞。目的是調查中共對澳洲的經濟滲透和經濟威脅,並且向澳洲政府提出應對政策的建議。

種種跡象顯示,國際對中共已經真的無法再容忍了。我們接下來先從國內說起。

社區疫情小爆發

從中共的對外通報的數字看,疫情已經趨於緩和。但是黑龍江和吉林兩省先後爆發了疫情,然後傳播到了遼寧瀋陽。其中黑龍江的疫情,曾被習近平、李克強在政治局會議上點名。

11日,武漢通報稱,東西湖區委長青街工委書記張宇新被免職了。大陸媒體報道,原因是武漢東西湖區長青街三民小區封控管理不力,連續出現新增本土確診病例。

看來這個張宇新成了又一個替罪羊。

10日發現的5個病例,和9日發現了1名確診本土病例,都居住在三民小區。這意味著當局打造的35天零新增確診病例已經被打破了。

另有網友影片爆料,在漢口六渡橋某酒店,近20人被抬上車,裝滿了3輛救護車。但是當局並沒有通報這個情況,網友表示,武漢地方當局為了官帽還在繼續掩蓋,這是準備再次封城嗎?

吉林11日通報,10日新增3例本土確診病例,都是與舒蘭市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

10日舒蘭市的疫情風險已經調升到了高級,而且封城了。除了運輸農用物資和生活物資外,其它車輛和人員嚴格限行。所有社區、村(屯)實行封閉管理,對市內所有人員地毯式排查。

此外,已經復課的高三和初三學生再次終止了返校上課,又恢復到網絡授課的模式。

社區疫情小爆發,又增加了民眾質疑,中共到底隱瞞到甚麼時候?

反送中回來了

大陸民眾質疑,而香港人壓根就不相信中共。

10日香港各區都出現了抗爭和公眾集會,繼續提出五大訴求,要求港府作出回應。在反送中運動屆滿一周年之際,人們看到,因為中共病毒而一度中斷的反送中和平抗爭又回來了。

事先有網民呼籲,在母親節(10日)「和你Sing」。下午,在尖沙咀海港城,警察多次驅散聚集人群,並帶走一名13歲的學生記者。

下午3時,荃灣廣場多個樓層出現黑衣市民。有人喊口號,有人拿著反送中和香港獨立等標語、旗幟。商場外警方緊張戒備,如臨大敵。但商場內顧客沒受影響,仍在正常消費。

晚上9時多,旺角彌敦道和山東街出現抗爭者,高喊反修例口號。在山東街,有人點燃了橫放在馬路上的垃圾桶,隨即大批防暴警到場,至少制服其中一人。

在旺角新世紀廣場,有人向警察投擲雜物。警察則釋放胡椒球彈進行還擊,並拘捕了多人。自由亞洲引述消息說,警方在旺角這裏拘捕了100多人。

在場警察拉起封鎖線,用強光燈照射人群。隨後警方又制服多人,並進行搜查。在場人士則繼續指罵黑警,高呼口號。

香港《明報》職工協會發聲明,指多名記者在旺角遭到警方的包抄、攻擊、挑釁和侮辱,包括近距離「行刑式」向耳朵噴射胡椒噴霧等等。《蘋果日報》一名記者被制服後,遭警察箍頸20秒,一度休克需送醫院。

晚上10時多,有人在西洋菜南街焚燒雜物,被多名防暴警驅散。(元朗區議會北朗選區區議員)鄺俊宇到場後,被警方推倒在地,指控他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但民主黨在社交網站表示,鄺俊宇到場後,僅僅是要求警察冷靜。

去中共化加速

和香港比,美國沒有激烈的動作。但是美國採取的措施,可能對中共的打擊更大。

10日外媒引述密蘇里、佛羅里達、印第安納和馬薩諸塞州等州長的說法,從中國或其它國家購買醫療用品確實比較便宜。但是這次疫情教訓太重,需要自給自足,即使本州自製的價格比較貴,也是值得的。

報道稱美國多個州正計劃在本州擴大生產醫療設備與防護用品,以減少對中國的依賴,確保有可靠的長期庫存。

上周,美國食藥監管局(FDA)已經撤銷了60多家中國廠商向美國輸出N95口罩的許可,佔去總數的八成。有白宮幕僚表示,美國醫療用品供應過於依賴中國,總統已經下令,聯邦機構要增加採購美國商品。

9日中科院學部委員李揚表示,這次疫情或明或暗地加劇了「去中國(中共)化」的傾向。他警告說,在國家上無論在實體經濟還是金融領域,一個排斥人民幣、排斥中國(中共)的同盟正在形成。

作為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表示,這場危機剛開始時,世界出現了美元荒,「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因為歷史上每次出現美元荒,都強化了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

而在美元荒不久,9個央行簽署貨幣互換協議。其中有兩件值得關注的事:一是沒有中共央行,而是這個網裏沒有人民幣。他認為這就是「去中國(中共)化」。

特朗普與拜登 比誰對中共更強硬

去中共化已經形成趨勢,而美國第59屆總統之爭,卻是以「誰對中共更強硬」開始了比拚。

今年是美國大選之年,雖然距投票還有半年之久,但兩位候選人已經開啟了廣告大戰。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早前是力主和中共拉近關係,但這次疫情成了中美關係惡化的催化劑。他揶揄特朗普「沒有讓中國(中共)負上責任」,還批評特朗普針對中國的旅行禁令有漏洞等等。

而特朗普火力更猛,批評拜登在1月反對向中國實施入境禁令,指他「不會站起來對抗中國(中共)」。特朗普在1分鐘的競選廣告中,引用拜登在去年5月的言論稱,「中國(中共)會吃掉我們的午餐?得了吧」、「中國(中共)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

北大教授王緝思最近撰文表示,今年的美國大選,中共將是一個比過去更顯眼的議題,兩國關係在疫情下正變得更壞。

專欄作家程凱在《蘋果日報》撰文表示,特朗普把中共病毒疫情與911恐襲和偷襲珍珠港相提並論,已經是近乎對中共宣戰。

而在一周前,範疇撰文表示,特朗普可能在4周內出重拳。他指出特朗普即將出重拳,有3個直接跡象。首先是他在白宮記者會上親口說出已經看到病毒出在武漢實驗室的證據;其次是對路透社直接表示,已經準備與中國脫鉤;第三是拜登已經把中共議題列為主打議題,要和特朗普比較誰對中共更硬。

軍事走火?中印邊界爆衝突

特朗普近乎宣戰但並未戰,而印度沒有宣戰卻已在邊境爆發衝突。

10日,中共軍隊與印度士兵發生了肢體衝突,報道稱共有150多人涉入其中。衝突中中方有7人受傷,印方有5人受傷。

印度官員表示,雙方幾十名士兵在印度東北部錫金邦(Sikkim)的納庫拉(Naku La)地區發生對峙。兩方士兵進行了激烈的言辭交鋒和肢體衝突。在雙方軍隊領導人干預後,已經各自撤離。

印度軍方表示,由於邊界問題尚未解決,兩方部隊之間確實會發生暫時和短暫的對峙。

這次摩擦凸顯了中印之間的互不信任。就這塊領土主權問題,中印從2003年以來,舉行過十幾輪談判,都沒有和解。1962年還曾為此發生了一場戰爭。

雖然沒有引發武裝衝突,但這次摩擦會使兩國關係加深裂痕。分析師認為,武裝部隊遭遇的增加,可能會導致意外升級。

也就是說,很容易發生擦槍走火,可能引發更大的衝突。

其實對北京有戒心的不只印度,許多鄰國都有擔心。因為北京的態度日益強硬,尤其在領土問題上。《華爾街日報》指出,南中國海周邊國家,都對中共武裝爭議海域提高了警覺。

中共戰狼外交激反彈

引起國際警覺和反感的,不僅是北京擴張野心,還有中共的戰狼外交。

9日,中共官媒發萬言長文,一一反駁病毒源自武漢、病毒不是武漢病毒等等。報道針對中共瞞報疫情、掩蓋信息的指責進行狡辯,自稱中共信息發佈「公開透明」。批評美國對中方「攻擊抹黑」,表示「中國才是假消息的受害者」等等。

8日,《環時》總編胡錫進稱,應該把核彈頭數量擴大到1000枚,還要有100枚東風-41戰略導彈等等。

胡錫進發出狂論,立刻被網友群毆打臉。網友斥罵「老胡每隔一陣一定要抽一次風」,也有的說「這個世界最大的牆國唯一的利器——打嘴砲」。

還有一位網友嘲諷:「發射核彈不像孩子們打彈弓,有膀子力氣就能扔出去。發射核彈需要制導系統,需要導航系統,需要掃瞄、瞄準系統等等,而這一切都離不開電子系統。現在電子系統都聯網,而主根服務器只有一個在美國。可以說尼國的網絡數據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假如美國給尼國掐斷網絡,你家的核彈留著醃鹹菜嗎?」

法國《觀點周刊》網站文章表示,疫情以來,沒有一天不會聽到中共在網絡上引起波瀾。文章引述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者高敬文的觀點指出,這些戰狼式外交官的出軌表現,暴露出中共在國際舞台上「極其幼稚」。

前法國駐華大使讓・莫里斯・里普特(Jean-Maurice Ripert)表示,中共非常「笨拙」,戰狼外交「尤其顯得不聰明」。

里普特指出,習近平時代又走回了中共的老路,缺乏談判外交。而各個外交官相互攀比,「看誰更出色」,最終目的是都是想博高層領導歡心?驚人一舉後,就可以陞官。

這些戰狼外交官在2017年底中共19大之後登場。2019年被任命為駐法大使的盧沙野從駐加拿大大使2019年轉任駐法大使,提升到了副部級,被認為因抨擊加拿大拘捕孟晚舟而提升。

北京最怕的是這個?

其實中共被罵「幼稚」也好,與印度發生邊境摩擦也好,還是美國及全球去中共化也好,這些對北京來說,都是很撓頭的事。但國際追責責罵,可能不會直接導致中共崩潰;但來自內部的追責,可能會加速中共的解體。所以內部追責才是北京當局最害怕的。

9日,中共召開了黨外人士座談會,政協也召開了網絡協商會。這是中共在兩會召開前的「傳統動作」,自稱是聽取各方意見。但實際這是中共在進行最後的摸底,看看各界是否忠心,防止兩會期間出現意外或不和諧音。

同一天,中共對35個中央機關單位展開了第五輪巡視。這個意味,中共官場的人都懂,這是北京舉起了殺威棒,對所有人進行震懾。

8日,中共免去了孫力軍公安部副部長的職務。在兩會前處理中共的特務頭子,顯示內部的叛亂已經被搞定,中共的特務系統已經掌握在習近平的手中。

7日,中共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議。中共官媒報道,會議討論了抗疫勝利和復產成功等,此外「還研究了其它事項」。從報道中看,對國際形勢和外交策略等是隻字不提。

時事評論員鍾原撰文表示,中共高層擔心兩會出問題,但是又急於召開兩會。目的是製造黨內和諧,打消官員們的疑慮,希望以此展示高層牢牢掌控權力的形象。

但北京很清楚,內部的議論猜測一直沒斷。前段時間就鬧出了「挺習倒習」不同版本的公開信風波,很可能是中共不同派繫在醞釀內部追責。

這種情況下,北京大幅縮短了會期,從原來的10天縮短為一周。這更凸顯出北京的矛盾心理。希望借兩會樹威,卻又怕內部追責。

一旦內部追責的苗頭出現,那是很難阻擋的。所以當局急需把各種追責的聲音消滅在萌芽狀態。絕不能讓各派勢力利用追責,掀起甚麼風浪。

但是鍾原表示質疑,中共大小官員還會乖乖聽話嗎?各個派系會輕易放棄這個奪權的良機嗎?中共內部想擺平,老百姓會答應嗎?

在會員區,我們會說倒爺的自述下半部份:如何面對國際買家?

以上是今天電視節目部份。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