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式宣布香港選舉改制,設立重重關卡,大大縮減民主派參政空間;建制派則出現互鬥情形,為爭選票撕破臉面。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認為,中共將在港上演「鬥地主」和「整風運動」,無論是林鄭、梁振英還是葉劉淑儀等,都是中共遺棄對象;中共在玩弄香港的體制,香港地位已經發生變化,甚至可能成為中共武統台灣的跳板。

中共人大常委上周二(3月30日)藉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二,改革香港選舉制度。立法會增設40席選委會、削減直選至20席,並要求所有參選者需取得五大界別提名,至少獲10張選委提名方可入閘。選舉方案一出,震驚各界,被認為比原來預料更差。美國批評中共此舉違反港人意願,亦令香港人在自治上失去一把聲音。英國外相藍韜文也批評改制損害港人自由,明顯違背《中英聯合聲明》。

劉慧卿批改制「失尊嚴」 促民主派勿參選

新改制衝擊民主派參選意願。民主黨早前舉行黨內交流會,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會後表示,黨內主流意見是應透過會員大會做決定,料最遲需在9月選委會選舉後舉行。

不過,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則質疑,新選舉制度下候選人需取得五大界別提名,「沒什麼尊嚴」,認為民主派不應參選。

從政30年、曾做過7屆議員的劉慧卿更明言,以往參選不覺得「有設局」,但今次選舉她不希望有意參選者要四處拜票,證明自己近20至30年沒講過當權者不喜歡的說話,才可以獲提名。

設召集人制度  林鄭、梁振英互鬥加劇

另一邊廂,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和前任特首梁振英等建制派互鬥,進一步加劇。

身兼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今年1月曾接受親共媒體採訪時,拋出「特首協商論」,引發政圈熱議。特首林鄭月娥次日隔空作出反駁,認為經選舉方式產生特首較好;民建聯前主席、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其後也加入戰團,反駁梁振英言論「無完整解讀基本法」,更質疑梁振英「會再選特首嗎?」

梁振英是否參選的疑雲未釋之際,今次改制又提出選委會設召集人制度,負責必要時召集選委會會議,辦理有關事宜。方案更列明總召集人由擔任國家領導職務的選舉委員會委員擔任。

特首林鄭月娥稱,召集人並非由她擔任,相信會由政協副主席擔任。換句話說,只有前任特首董建華和梁振英有資格擔任。梁振英則迫不及待地回應稱,雖然未知詳情,但「願意為國家為香港效力」,自己願出任該職位。

外界擔憂選委召集人會成為「太上皇」,建制派內部對此也明顯不妥。一向親共的前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直言最好「隱形」,「因為你沒有必要出來,不要用這個身份,對香港的事來指指點點。」

練乙錚:中共搞亂香港體制

練乙錚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中共藉改制搞亂香港體制,令建制派內鬥加劇。無論是林鄭、還是梁振英,甚至葉劉淑儀都應放棄幻想。
練乙錚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中共藉改制搞亂香港體制,令建制派內鬥加劇。無論是林鄭、還是梁振英,甚至葉劉淑儀都應放棄幻想。

前《信報》主筆、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共藉改制搞亂香港體制,令建制派內鬥加劇。無論是林鄭、還是梁振英,甚至葉劉淑儀都應放棄幻想。

練乙錚說:「都是傀儡,能有話事權嗎?選舉委員、港府,以後是誰說了算?不會特首或過氣特首來説了算的,是它(中共)自己説了算。所以放上去的人,不就是一個傀儡?多放或者少放你(特首)幾年,都不會差太遠,因始終都要靠邊站,不夠乖的會被人鬥。」

他指,今次選舉改制本質上是沿著共產黨長期的路線走,即五十年之内完成過渡,讓一國兩制消亡,直接將香港納入中共管治,到了2047年「無縫接軌」,跟中國的制度「水乳交融」。「所以現在香港的選舉制度,越來越接近中共人大的做法,沒有直選這回事,是各界別的代表選舉。」

「新香港人」換血「建制派」

練乙錚認為,目前香港的局面很類似中共建黨初期,最初扮開明,然後逐漸露出真面目。「資本家不是馬上拿去打靶的,因為對中國共產黨還有用,地主沒用就全部剷光。另一個比較開明的做法就是,保留大批國民黨當時的官員,除了最高級的官員外,保留下面辦事的人員。為什麼?因政府要運作直至它(中共)可以用它自己的人來取代這批人的時候,就露出真面目。」

緊接著中共就開始招所謂的積極分子,「農村裡鬥地主,鬥到殺紅了眼的人入黨成為積極份子、新的黨員,取代遺留下來的舊政府官員、辦事人員、社會各社團裡的負責人,全部就靠邊站,或被拉去打靶」。他直言,「現在這個現象隨時在香港出現。」

當初中共靠自由黨拉攏香港的資本家,現在則靠紫荊黨,練乙錚認為,建制派也應感到有些心寒。「中國的政治文化傳統裡面說得很清楚,『飛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它最初就是用建制派的人來打香港的民主派,現在民主派被打靶了,所有建制派都要靠邊站。」

他認為,目前中共就是故意在香港製造內鬥,然後再替換自己的人,「一個是689的人馬,一個是777的人馬,大家都互打,你打我、我打你。為什麼?共產黨就是想借此讓你自相殘殺。搞到每一個都灰頭土臉的時候,一把就推開你,然後就將它自己的人放上來,光光鮮鮮。沒有被人懟過,沒有被人篤過灰(舉報過),就那些人上台。而兩批沒用的人都會是死得很慘。」

香港定位改變 或成軍事基地

隨著中共改制,令一國兩制進一步消亡,練乙錚認為,未來香港官場會進一步大陸化,中共貪腐文化將輸港,拉一派打一派、以打貪為名的派系鬥爭將在港加劇。「它沒來到香港就已出現,林鄭派不就正在打梁振英派嗎?梁振英派也在打林鄭派,(都是)一樣。所以這件事情,將來只會更加變本加厲。」

他認為,中共對香港的定位已經改變。以前香港是中共的金庫,支援大陸的經濟建設;同時希望向台灣展示「一國兩制示範單位」,以期和平統一台灣。

但隨著台灣民眾看清「一國兩制」後,中共想要和平統一台灣的路已證明行不通。練乙錚擔憂,未來香港或成為武統台灣的基地,「廈門距離台灣太近了,台灣的飛彈已經可以打到廈門,所以用廈門作為跳板攻台行不通。它(中共)還有榆林港,問題是很遠且要經過巴斯海峽,而巴斯海峽美軍也可用,因此不是最好的方案。但香港是個深水港,潛水艇「遼寧號」完全可以停泊在這。還有啟德機場的跑道,轉眼就可變成軍用。香港若作為軍事中心去攻打台灣會容易很多。」

「中共定要將香港變成完全可以管制得服服貼貼的地方,讓它作為一個軍事的跳板。我覺得這個問題很嚴重,國際上還沒有人意識到,但是我估計,共產黨的計算裡面已經有這一筆。」

蔡子強:選舉改制  民主派陷兩難

蔡子強指出,這次改制荒謬之處很多。中共把親北京的人放進選舉委員會,同時把泛民為主的區議會全部踢出選舉委員會,做法極為惡劣,到了漠視不論中外的核心價值,公然製造利益衝突的地步。(梁珍/大紀元)
蔡子強指出,這次改制荒謬之處很多。中共把親北京的人放進選舉委員會,同時把泛民為主的區議會全部踢出選舉委員會,做法極為惡劣,到了漠視不論中外的核心價值,公然製造利益衝突的地步。(梁珍/大紀元)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講師蔡子強表示, 這次選舉制度出來,令人嚇了一跳。很多人對未來選舉會從嚴從緊早有預料,但是大部份人都沒想到,苛刻和收緊到了這種地步。整個選舉的性質都變了,「如果你沒有中央的首肯,你不能參選,那其實結果就是中央恩典了。」最大的變化是,沒有了民主自由意義的選舉,成了一個「半恩典」的機制,「可能真正有意義的選舉,在香港未來會消失。」

民主派在立法會最樂觀的結果,也只能拿到不到五分之一的席位,最壞的結果則是一席都沒有,只看中共卡不卡。這次選舉改制最重要的特徵是,將香港立法會的性質,從切實反映民意,變成了體現中共政治意志。

改制漠視民意  違背中外價值

蔡子強指出,這次改制荒謬之處很多。第一,《基本法》規定了普選特首循序漸進,然後立法會全面普選。但是現在突然間來了一個大倒退,立法會直選議席從35席減到20席,又增加了40席北京操控的選舉委員會選舉議席。還用語言偽術來偽裝,說「回到原點,重新出發」,「不就是倒退?但是它不想用倒退這個詞。這個是第一個荒謬。」

荒謬之二,違反了大家習以爲常、不分中外的核心價值,即不可以有利益衝突。很多人都說,整個方案最大的笑柄是,「你竟然(在選舉委員會和功能界別)取消了區議會之後,又加回了一些撲滅罪行委員會、防火委員會。他們由特區政府委任的。那麽就是說特區政府委任一些人,而那些人未來是會選特首的,那其實這個不是變相種票?這個是很嚴重的利益衝突來的。」

他指,把親北京的人放進選舉委員會,同時把泛民為主的區議會全部踢出選舉委員會,做法極為惡劣,到了漠視不論中外的核心價值,公然製造利益衝突的地步。

荒謬之三,今次改制則完全漠視兩制與香港民意,純粹由北京說了算。「人大閃電宣佈,然後閃電通過。」

退回壓力團體政治  民主派是否參選兩頭難

民主派的回應,他覺得「有點意興闌珊」,因為連獲得提名都很難,選委會選舉還多是團體票。

他指,現在的政黨和以往壓力團體的最大區別,就是政黨可以參選,在議會裏面有議席,能夠為市民發聲。如果一個黨不參選,在議會自然也就沒有議席,那香港跟壓力團體政治就沒有什麽分別。

「在立法會裏面,用五大界別去提名,那我以後都不參選了,因為覺得要參選,所謂要投票,或者有人叫乞票等等,基本上是相當的侮辱。」

「但是如果區議會也有這樣的安排,那你怎麽樣?你是不是杯葛所有的選舉?杯葛所有選舉你還是不是一個政黨?」

他經常說,香港隨時有機會退回到70年代「壓力團體」的政治,倒退50年,這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很簡單的,可能是十幾二十個人,政府出了些政策,開個記者會,這樣(就完了)。基本上你沒什麽影響,你不可以通過議會裏面投一票,跟它討價還價,逼它在某些問題上聽市民意見。」

中共制度搬香港  港人心死移民

中共透過改制,要將同一套手段搬到香港,由中共一錘定音,從而搞定多年沒搞定的深層次矛盾。

對於民主派人士,擺在他們面前的考驗很艱難。如不參選,帶來的問題就是,未來香港會怎樣?「這是一個不可逆轉的決定,就是你走到這一步,想回頭就相當困難了,你的政黨就會急速萎縮,變回壓力團體的地步。」

蔡子強認為,港人之所以喜歡香港,並不是在這裏可以發大財,而是這裏相對大陸可以自由呼吸、自由發聲。「如今這些都沒有了之後,大家看到的就是移民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