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跟同事聊到去餐館點餐時生詞太多,有時直到送餐過來時才知道自己到底點了甚麼。那咖啡呢?是否已覺得遊刃有餘,常見的有摩卡(Mocha)、卡布奇諾(Cappuccino)、拿鐵(Latte)和馥芮白(Flatwhite)……不一而足。然而,真實世界之大,咖啡的做法也千變萬化,世界上還有許多特色咖啡等著我們去品嚐!

土耳其咖啡

長柄銅製的咖啡壺(Cezve)在灶火上煮著,咖啡粉在小壺內翻滾,那勺糖早已沒了蹤影,滿屋子飄滿了咖啡香。這就是與眾不同的土耳其咖啡(Turk kahvesi),煮到咖啡起泡後,即可開始抬手倒杯。咖啡粉難免倒入杯中,但這沒問題,地道的土耳其咖啡就是這樣。

土耳其咖啡起源於鄂圖曼帝國時期,可謂歷史悠久,在中東和曾被鄂圖曼帝國統治過的東南歐諸國都流行。這樣煮出的咖啡味道濃郁,糖是在煮時加,也可以加豆蔻(Cardamom)調味。人們常搭配小甜點一起吃,如土耳其軟糖(Turkish Delights),苦甜交錯,別有風味。

無獨有偶,杯中剩下的咖啡渣還被當地人用來占卜算命。看起來很簡單,把咖啡杯倒轉放置於茶碟上,等到杯子冷卻後,再看渣子形成的圖案來分析。這世界上能用來算命的咖啡恐怕只有土耳其咖啡了。

「土耳其咖啡文化與傳統」已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其獨特性可見一斑。

文化悠久的土耳其咖啡。
文化悠久的土耳其咖啡。

瑞典乳酪咖啡

在熱騰騰的黑咖啡中泡入小塊的Kaffeost,就是瑞典的乳酪咖啡(Kaffeost)。Kaffeost的字面意思是咖啡乳酪,味道中性,口感順滑,熔點較高,烘烤後表面有焦黃的痕跡。乳酪塊在熱咖啡中變軟融化,喝完咖啡後,用小勺慢慢享用杯底的乳酪,乳酪咖啡的味道有點像提拉米蘇(Tiramisu)。

Kaffeost是薩米人(Sami)的傳統食品。薩米人是薩普米(Sapmi)的土著,該地區橫跨斯堪地納維亞半島(Scandinavia)北部和俄羅斯,與瑞典拉普蘭(Lapland)的大部份地區重疊。漫長的冬季和寒冷的氣候讓人體需要補充更多熱量來應對,乳酪咖啡應運而生。

越南雞蛋咖啡

越式雞蛋咖啡(Ca Phe Tru'ng)的口味也像甜點,據聞這款咖啡是法越戰爭時期的調酒師 Nguyen Van Giang 發明的,當時牛奶奇缺,於是他突發奇想用雞蛋代替了牛奶。如今雞蛋咖啡已成為河內(Hanoi)的招牌飲品。

必備的材料是蛋黃和煉乳,看個人喜好可以再加入砂糖和香草(Vanilla),用打蛋器打發成蛋奶泡後,慢慢倒入咖啡中,注意要事先留下約1/5的咖啡,最後再倒在蛋奶泡上。

雞蛋咖啡的鼻祖店是河內的Cafe Giang,由創始人的後人在經營,店內的咖啡都會放在小淺盆的熱水內來保持咖啡的溫度。

咖啡師正在製作越南雞蛋咖啡。
咖啡師正在製作越南雞蛋咖啡。

墨西哥咖啡

墨西哥咖啡(Cafe de Olla)是一款加香料的咖啡,肉桂(Cinnamon)必不可少,正宗做法要加入墨西哥的粗糖條Piloncillo,還可根據個人口味,放入橘皮(Orange peel)、茴香(Fennel)和丁香(Clove)等調味。Piloncillo是用甘蔗汁熬製成的,無任何添加劑。

傳統做法是把磨碎的咖啡、肉桂和piloncillo放在當地產的土陶壺中煮,據說土陶壺能給咖啡增添一種特殊的味道。做好的咖啡再倒入類似的陶杯中,熱騰騰的咖啡,飄著肉桂和Piloncillo的香味,似乎更像道香濃的甜點。

墨西哥咖啡中少不了肉桂。
墨西哥咖啡中少不了肉桂。

挪威雞蛋咖啡

東西文化常有對應,在北歐的挪威也有雞蛋咖啡(Norwegian Egg Coffee),但做法不同。在打磨的咖啡粉中打入一顆雞蛋和一點水,攪拌均勻後倒入沸水中煮上幾分鐘後,用濾網過濾掉咖啡渣就可以了。

雞蛋能淡化咖啡的苦味,過濾出的咖啡更清澈,口感順滑,值得一試!

口感順滑的挪威雞蛋咖啡。
口感順滑的挪威雞蛋咖啡。

維也納咖啡

和土耳其咖啡一樣,維也納的咖啡文化也已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維也納的咖啡種類不少,米朗琪(Melange)和艾斯班拿(Einspanner)尤其值得介紹。

米朗琪咖啡是小份的濃咖啡(Espresso)加上溫牛奶與奶泡,口感清新淡雅。艾斯班拿咖啡是在咖啡上添加厚厚的牛油,它的別名為「馬車伕咖啡」。據說,艾斯班拿咖啡是奧匈帝國時期馬車車伕最常喝的咖啡,厚厚的牛油層有保溫的作用,適合冬天在外駕車的車伕們喝。

世界上的特色咖啡遠不止這些,各地的特色產品和不同的生活方式也都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咖啡做法和味道。小小咖啡杯,也能輝映出大千世界的多姿多采呢!◇

艾斯班拿咖啡是維也納咖啡的一種,在咖啡上添加厚厚的牛油。
艾斯班拿咖啡是維也納咖啡的一種,在咖啡上添加厚厚的牛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