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因癌症導致失明的澳洲廚師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他開了一家人人都可以去的咖啡館,包括殘疾人。這證明了只要人下定決心,沒有甚麼是做不到的。

29歲的克雷格‧沙納漢(Craig Shanahan)來自悉尼,花了一年時間,他的名為「盲廚咖啡館和甜品吧(The Blind Chef Cafe and Dessert Bar)」的餐廳終於在今年的4月12日開張。

「能讓咖啡館達到今天的水平,真是一件大事。」克雷格在新聞發佈會上說:「想要自己創業是一回事,但採取行動把它變成現實則是另一回事。」

盲廚克雷格‧沙納漢(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盲廚克雷格‧沙納漢(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盲廚克雷格‧沙納漢的咖啡館(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盲廚克雷格‧沙納漢的咖啡館(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實現夢想的道路並非一帆風順。在年僅2歲的時候,克雷格被診斷出左眼後有一個惡性腫瘤。據《每日郵報》報道,在隨後的幾年裏,克雷格的醫生試圖為他找到治療方法,但都沒有成功,當時還是個小男孩的克雷格在5歲時失去了左眼。

兒時的克雷格(由盲人廚師Cafe Penrith提供)
兒時的克雷格(由盲人廚師Cafe Penrith提供)

此後,克雷格開始了他成為一名廚師學徒的旅程,並在TAFE NSW Nepean註冊,完成了商業烹飪的二級和三級證書。

畢業後,他在悉尼CBD的貝拉維斯塔(Bella Vista)酒店和莫里森(The Morrison)餐廳工作,成為一名合格的廚師。

然而,在不久之後的2014年,他遇到了另一個困難。23歲時,腦膜瘤導致克雷格失明,他成為法定盲人。隨後,他不得不放棄了自己的全職廚師工作,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養病,他的導盲犬洛克(Rocko)陪在他身邊。

「當我失明時,我發現自己從來都待得不舒服……很多咖啡館都很小,到處都有桌椅。」克雷格在接受《西部周末》採訪時表示:「我和盲人朋友交談得越多,就越意識到,他們外出時會不太舒服。」

這段經歷以及他當時的處境,激發了他創立一家讓殘障人士感到受歡迎的咖啡館的想法,於是盲廚咖啡館和甜品吧就這樣誕生了。

盲廚克雷格‧沙納漢(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盲廚克雷格‧沙納漢(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克雷格隨後回到TAFE,完成了酒店管理及高級文憑課程,以便自己創業。

但事實證明,在疫情期間準備開設一家餐館是很困難的。2019年,他已經在高街(High Street)上找到了一家泰國餐館,距離貸款敲定只有幾天的時間,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引發的疫情開始了。

出於這種情況,克雷格的銀行貸款被擱置。但他不得不繼續支付6,000澳元(約4625美元)的租金,儘管只能每兩周領取945澳元(約730美元)的殘疾撫恤金,這是他當時唯一的收入。

在這段壓力很大的時間裏,他花了9萬澳元(約合69,370美元)買下了餐館並支付了法律費用。他的一個朋友幫他開設了一個眾籌網站GoFundMe的頁面。人們通過捐款和免費服務來幫助克雷格。

克雷格說:「有很多企業提供了幫助,如果沒有他們,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由盲人廚師Cafe Penrith提供)
(由盲人廚師Cafe Penrith提供)

終於,當一切開始恢復正常時,克雷格打開了他位於潘瑞斯(Penrith)高街的咖啡館的大門。視障人士和使用輪椅的殘疾人在這個獨特的空間中可以方便地活動。

「我知道一些殘疾人可能面臨的挑戰,以及這些挑戰如何影響你做一些簡單事情的能力,比如去自己家外面喝杯咖啡,甚至去洗手間。」 克雷格在新聞發佈會上說,「我們已經為這些情況做了準備,真心希望每個人都能享受在『盲廚』的時光。」

(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由潘瑞斯盲廚提供)

克雷格補充說,他希望他的餐廳能激勵其他人追求自己的夢想。

「這是我的工作」,他說,「但也是我回饋社會的一種方式,表明任何人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英文大紀元記者Jenni Julander對本文有貢獻)#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