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021年)3月底,美國國會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史密斯(Tina Smith)和魯比奧(Marco Rubio)再次提出兩項立法,要求減少對中(共)國產藥品的依賴。對於中共控制原料藥給各國帶來的危險,是因這次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才引起人們正視的重大問題。

美國過度依賴中國產的原料藥

出席聽證會的美國知名醫療作家吉布森(Rosemary Gibson)警告說:「我們依賴中國(中共)的程度已經到了,如果中國(中共)明天把門關起來(停止原料藥出口),幾個月內,美國的醫院就會停止運作。」

中共官媒新華社的評論員也在2020年一篇文章中聲稱:「如果這個時候中國(中共)對美國進行報復,除了宣佈對美國旅行禁令外,還宣佈對醫療產品進行戰略管控,禁止出口美國,那麼美國將會陷入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

因為人體感染新冠病毒後,會出現肺部發炎、身體發燒、頭痛全身痛等症狀,此時需要抗生素來消炎,需要撲熱息痛這樣的解熱止痛藥來緩解病情,而這些藥都是中國生產的。

印度70%的原料藥也來自中國

其實早在中美打貿易戰時,美國國會下設的美中經濟安全審議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2019年7月31日舉行的聽證會中,揭露了一個外界不太知道的驚人事實:美國國內所使用的抗生素當中,97%依賴中國進口;而所有美國使用的原料藥也有高達80%依賴進口,其中,中國和印度大約各佔一半。

目前在常用藥物方面,中國幾乎主導了全球供應鏈。傳染病研究與政策中心的報告指出,「中國佔青黴素、左旋多巴和對乙酰氨基酚等藥物所用原料藥的近100%,佔其他主要藥物,包括抗糖尿病、抗高血壓藥物、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和其它抗生素原料藥的三分之二以上。」

即使是對於被稱為「世界藥房」的美國盟友印度,近70%的原料藥也是從中國進口。據瑞士信貸集團的數據,印度為美國提供了超過40%的非專利藥,但這些藥品的成份卻依賴中國。

原料藥是比稀土更厲害的武器

台灣《天下雜誌》在2019年8月報道說,中美貿易戰中,中共還有比稀土、美國國債更厲害的終極武器,沒有拿出來對付美國,那就是中國的原料藥生產。

美國智囊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醫療安全專家、資深研究員黃延中在一篇評論文章中說,印度也是原料藥生產大國,但是比中國製原料藥貴35~40%。而且印度製藥業使用的原料藥中,高達70到75%從中國進口,這也是為甚麼印度製的「學名藥」(根據專利過期新藥的配方製成的相同藥品)可以比歐美藥廠便宜很多的原因之一。

就是因為高度依賴中共、又沒有價格便宜的替代進口來源,所以美國在對中共當局商品加徵關稅時,沒有把藥品放在懲罰清單中。

2019年3月的中共全國政治協商會議中,北京清華大學經濟學教授李稻葵就曾發言暗示,「即使中國(中共)在晶片(半導體晶片)方面受制於人,但中國(中共)是全球最大維他命、抗生素原料出口國,一旦減少出口,某些發達國家的醫療系統就會運轉不靈。」

如今,中國是原料藥的「世界藥廠」,以產量比較,是全球第一大生產國和出口國,生產量的全球市佔率20%,大大小小藥廠總數超過5000家,是重要的稅收與就業來源。

中國成品藥仍依賴進口

不過,由於中國生產的原料藥的純度不夠高,製劑水平不夠,中國不得不把原料藥出口到歐美和印度,等他們生產出成品之後,一部份又賣回到中國。所以,病人服用的學名藥,中國仍仰賴歐美進口。

由於進口藥品價格太貴,走投無路的患者與家屬,只好透過地下管道或黑市購買從印度等國非法走私進口廉價學名藥。一旦被抓,會被處以高昂的罰款和牢獄之災。

2018年上映,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登上中國電影史前十大賣座電影的《我不是藥神》,就刻劃了這個長期存在中共方面的醫療體系的問題。引起中國社會極大的反響,還促成了中共總理李克強推出藥價改革方案,當年就取消28項包括抗癌藥在內的所有普通藥品的關稅。

歐洲沒有過度依賴中國

相比之下,歐洲沒有像美國那樣依賴中國。據www.politico.eu網站介紹,歐洲也從中國和印度進口原料藥,但他們保留了一部份本土藥廠。

長期以來歐洲藥品短缺問題也受到關注,特別是新冠疫情爆發後,印度由於中共當局封城而擔心原料不夠,從而停止了26種藥品的出口,其中包括對治療新冠病毒非常必須的撲熱息痛等藥。

但是,據非品牌製藥游說集團成員在2020年末進行的內部調查,歐洲製藥商將其API生產基地的58%保留在歐盟,而亞洲只有26%。

智囊機構布魯格的研究員尼古拉斯‧弗雷德裏克‧普瓦捷(Niclas Frederic Poitiers)也認為,不管怎樣說,到目前為止,歐洲還是世界上最大的醫療產品出口國。

他指出,來自歐洲國際政治經濟中心的數據顯示,歐盟按數量進口了其大部份API(用於品牌藥和非專利藥),佔總份額的51.9%。中國以22.5%的差距位居第二。

美國藥廠為降低成本轉移生產鏈

據專家介紹,20年前美國還是靠自己生產藥物,但2000年後,美國醫藥企業為了降低成本,包括勞動力、監管和環境合規這三方面的成本,主動把污染大、利潤薄的上游原料藥的生產,轉移到中國和印度,只保留下游的成品藥的高利潤生產,結果導致生產鏈的大轉移。

這個製藥產業鏈全球化的過程,造就了中國和印度製藥業的崛起。就像其它科技業一樣,美國小藥廠無法和中國和印度的廉價藥品競爭而相繼關門,於是,中國和印度就控制了美國的製藥行業。

延展閱讀:印度是如何成為仿製藥大國的

印度也是世界藥廠,印度藥物出口遍及逾200個國家,最大買家為美國,其後為俄羅斯、英國、南非和尼日利亞。2018年,美國有24%的藥物和31%的藥物成份來自印度。

印度的仿製藥業最發達,以數量計,印度更是最大仿製藥出口國,佔世界兩成。印度擁有逾13億人口,本身亦是龐大的藥物內需市場。

2020年3月初,當印度確診個案多於十宗,政府宣佈限制26種原料藥和由其製作的藥物出口,包括最基本的撲熱息痛、孕酮、維他命B1、B6、B12等。禁運引致全球恐慌,而這些藥物已佔印度藥物出口的10%。

2020年4月初,美國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准許印度出口羥氯奎(hydroxychloroquine,HCQ)到美國。莫迪在一周後放寬禁令,容許5000萬粒HCQ及另外24種原料藥和藥品出口美國。

據香港01周報 2020年5月分析,印度是靠國家政策的扶持,才打造出世界藥廠,他們的經驗包括:

1)自家生產,培育人才;2)修專利法,推動改革;3)限制外資,避免操控;4)控制藥價,統購統銷。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印度政府有感藥價不斷升高,在1966年起控制配方和原料藥價,只容許藥廠賺取合理利潤。後來印度政府逐步放寬控制,數度縮小規管名單。

為了穩定供應,避免批發商抬價,政府成立國營企業專責購買原料藥和其它基本材料,再以合理價格轉售給本地工廠生產。

不過,印度藥業發達,也催生了劣質藥的出現。印度國家生物科學中心(National Institute of Biological Sciences)在2014至2016年抽取約4.7萬個藥物樣本,不合格的比例佔約3.16%。@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