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美國大學3月31日出版的新研究報告,披露中共基礎建設合同中的鮮爲人知的苛刻條款,包括影響債務人國家的經濟和外交政策。美國智囊專家倡議世行幫助「一帶一路」債務國。它們對中共負債,並受中共病毒疫情雙重打擊。

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舉行春季會議(4月5日至11日)期間,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和紐約州律師馬克斯·約利(Max Yoeli)共同撰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應列入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議程》(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Should Be on the World Bank and IMF』s Agenda),呼籲世行應該討論中共的「一帶一路」,並為受其及疫情雙重困擾的國家提供出路。

薩克斯也是美國對中國「一帶一路」應對行動獨立工作組的聯合主任。該工作組由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贊助。

薩克斯和約利表示,世行應該重新集中在國際基礎建設方面提供貸款,為「一帶一路」參與國提供高質量的、中共以外的選擇。世行應該幫助這些受困國家,並將他們也包括在「債務償還暫停倡議」(Debt Service Suspension Initiative)中。這個倡議容許參與的73個國家將債務付款推遲到2021年6月。

他們認為,美國應該和同盟一起向中共施壓,將「一帶一路」的債務做官方債務來處理,這樣可以有更寬鬆的債務重組條件。

薩克斯和約利表示,要幫助世界經濟在受疫情重創(縮減3.5%)重回軌道,討論中共的「一帶一路」帶來的影響非常必要。

世行2019年6月的報告,題為《評估「一帶一路」倡議下債務可持續性及財政風險的框架》,已經估計近三分之一的「一帶一路」參與國面臨債務困擾的高風險。

在發表於7日的文章中,作者們認為,(中共病毒)疫情領導很多「一帶一路」「合作夥伴」雪上加霜。那些項目還沒有開始營利,而醫療和社會費用都因疫情肆虐而增加,國家的收入也大幅降低。

很多國家都重新與中共談判債務,但中共很少取消債務,只是增加債務的期限,重新安排付費時間表,或者又讓這些合作夥伴以債還債。

而中共的貸款操作又是設計成欠債方很難得到赦免的。中共常常堅持要不公開的條款,阻止欠債方公開債務條款,甚至不允許欠債方公開債務的存在。

AidData是位於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的研究與創新實驗室。這個實驗室3月31日發表的《中國如何貸款》(How China Lends)通過研究中共2000到2020年給24個外國政府貸款的100個合約,披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這100個合同不僅僅是「一帶一路」的合同。

如近75%的合同明確禁止欠債方聯合其它實體。譬如,通過巴黎俱樂部來尋求寬減債務。

巴黎俱樂部是一個成立於1956年的國際性非正式組織。目前,它由全球22個國家組成,專門為負債國和債權國提供債務安排。例如,債務重組、債務寬減、甚至債務撤銷。

另外如果欠債方無力償還項目中其它債主的債務時,也會造成同時需要立即給中共歸還貸款全額。

中共還有「創新」的條款,除了商業方面的好處外,還對欠債方的經濟和外交政策有影響。中國發展銀行作為債權人的合同中,有一半有這樣的條款:如果欠債方做出對「中國實體」(PRC Entity)不利的舉動,就很可能造成要違約,要馬上付清全額貸款。

所有中國發展銀行的合同都有與中國立刻終止外交關係的條款,也就是說,這樣債務人(欠債方)馬上要全額付清貸款。

在該實驗室研究的100個合同中,有90%要求,如果債權人和債務人任何一方發生重大法律或政策變動,債權人(中共)都可以終止合同,要求全額付清貸款,或縮短貸款還清的期限。

該實驗室表明,這100個合同都是從不同研究途徑找到的詳細合同,而不是總結或者是摘選。100個合同的樣本中,非洲的佔47%,其次是拉丁美洲,佔27%。亞洲佔10%。

8日,世界銀行行長戴維·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會見了中國財政部長劉昆。世行會後的官方紀錄中提到雙方有討論「債務償還暫停倡議」,但沒有透露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