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第一季度,大陸企業境內外債務違約金額達151億美元(約合989億人民幣),其中房企違約規模佔比達27%,位居首位,電子和航空業也是違約規模較大領域。

彭博4月8日公佈了上述違約數據,違約總規模創2014年彭博統計以來的季度新高。

另外,今年第一季度,大陸企業境內債違約金額高達114億美元(約合747.5億元人民幣),是去年同期的兩倍多;境外債的違約金額高達37億美元,接近去年同期的三倍。

房企首季違約居首 今年全年或創紀錄

過去幾年,大陸房地產開發商的違約比例迅速上升。今年第一季度違約激增的情況主要來自兩家企業——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和天津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違約規模均超過100億元人民幣。

華夏幸福違約債券規模接近200億人民幣,涉及5.3億美元債券,美元債投資者包括貝萊德(BlackRock)和滙豐(HSBC),華夏幸福的短期債務接近千億。在其發生違約前,國際評級機構下調了其評級,惠譽將其高級無抵押評級從B下調至CCC,穆迪將其Ba3企業家族評級和企業支持的高級無擔保評級下調至B2。

彭博報道引述分析表示,隨著北京當局收緊融資,今年大陸房地產開發商的違約規模可能將創紀錄。比如,中共的「三道紅線」政策令高負債的公司難以在資本市場上籌集新資本,一些業績不佳且負債高的房企恐面臨更大困境。

大陸房企2020年遭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重創,同年全年逾400家房企破產,違約債務暴漲533%。

上述華夏幸福公司是河北省的最大納稅企業,其所在的天津市第一季度企業債違約總規模位居大陸第三,違約規模第一和第二的省市分別是海南航空所在的海南省、清華紫光所在的北京市。

電子和航空企業違約規模正在擴大

除了房企的違約規模激增,電子和航空業也是債務違約較嚴重領域。比如,清華紫光集團和海南航空的嚴重違約情況正引發關注。

清華紫光2020年11月發生13億元人民幣的境內債違約,引發市場擔心其24億美元的債券有交叉違約風險。今年2月,紫光宣佈多筆債券違約,大約近20億美元債和20億人民幣境內債。

隨後,美國花旗銀行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紫光償還2億美元債的本金和利息。同時,國際債券持有人開始尋求凍結紫光的境外資產,以避免紫光變賣海外資產、償還在國內的債務。

海南航空旗下上市公司已經進入破產重整程序,該集團從2019年即開始發生違約,近期仍有多隻債券未能足額兌付,出現違約。海南航空所在的海南省,今年首季的境內企業債違約規模總計230億元人民幣。

其它行業中,能源企業的違約風險正在上升,再融資比率下跌。山西和河北兩個產煤大省的再融資比率跌幅最大,其中河北省的中共國企冀中能源集團3月初險些出現違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