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月29日開庭審判明尼阿波利斯前警官德里克‧肖文之前,媒體、活動家和騷亂分子已牢牢固定了一種說法。肖文被控謀殺了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

很多人都看過這段近9分鐘的影片,肖文用膝蓋壓住弗洛伊德的脖子,而弗洛伊德則哀求道:「我不能呼吸了。」

這些人可能沒有看到事件的整個過程,但是陪審員應該查看的是整個事件的過程。開始時,一個商店老闆找到一名警察,告訴他有一名男子,給了一張20美元的假鈔。這名男子後來被確認為弗洛伊德。店主指著街對面的一輛車對警察說,那個用假鈔的人就在車裏面。

從警察的攝錄機、旁觀者和商店的錄像影片彙編中,都顯示弗洛伊德是處於一種激動的狀態,首先他說:「請不要開槍!」但又拒絕把手放在方向盤上,後來又抵制警察。他偶爾會顯得語無倫次,並拒絕配合想將他帶入警車上的警員。

整個影片已由喬治‧帕里(George Parry)進行分析。1978年至1983年,帕里擔任費城地方檢察官辦公室,警察暴行/不當行為小組的負責人。

帕里說,第一位警員(不是肖文)接近弗洛伊德時,警員要求他將雙手放在方向盤上。當他不這樣做時,警員便認為他「不合法規」,所以就去拿身上佩戴的手槍,帕里說,在這種情況下這是標準做法。弗洛伊德將雙手放在方向盤上後,警員就將槍放回槍套裏。

從那裏,影片顯示警員把弗洛伊德帶到人行道上。

「他在整個過程中都沒有遵守法規。」帕里說。弗洛伊德並未受到逮捕,但他已被拘留,然後警方開始對商店發生的事件進行調查。其中包括另一名警官,面訪了弗洛伊德(Floyd)車裏的兩個人。

「他們想確定為甚麼弗洛伊德的行為不合法規、怪異,且語無倫次。」帕里說。

當注意到弗洛伊德嘴邊有泡沫後,其中一名警官問弗洛伊德是否吸過毒。弗洛伊德說他一直處於「hooping」的狀態。

當警官們試圖將弗洛伊德帶入一輛巡邏車上,等待關於他所服用的藥物及其產生的反應的信息時,弗洛伊德尖叫著表示他有幽閉恐懼症,並再次拒絕上車。

影片顯示他隨後被從車上帶下來,警察接受了他躺下的要求。帕里說,在躺下之前,弗洛伊德喊了七次他無法呼吸。

就在那時,肖文警官開始跪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對這行為帕里說,「這完全與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學院的教導相符。」

該影片顯示,每次弗洛伊德(Floyd)嘗試抬起頭時,肖文的膝蓋都會抬高,這表示,肖文「沒有使用蠻力」。當警員注意到弗洛伊德(Floyd)病情惡化時,「他們又打電話要求救護車」,並用了較高的優先級。救護車到達後,弗洛伊德似乎已停止呼吸。

亨內平縣醫學檢查官確定弗洛伊德的體內有「致命水平」的芬太尼毒藥。該報告還發現,「弗洛伊德有心臟病,至少有一條動脈被阻塞了大約75%」。弗洛伊德(Floyd)也有嚴重的冠狀動脈疾病和高血壓病史,這些病加上芬太尼及其激動的行為一起很可能導致了他的死亡。

帕里聲稱,由於明尼阿波利斯和其它地方的騷亂爆發,檢察官將這些信息隱瞞了近三個月。這種行為通常被認為是不當的檢察行為。

觀看影片,閱讀體檢法醫的文件,然後查看原始敘述的錯誤引導之處。陪審員會屈服於政治壓力和更多騷亂的威脅,還是會檢查整個影片並根據證據作出決定?

我們很快就會知道。#

原文:The George Floyd Narrativ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約翰‧卡爾文‧托馬斯(John Calvin Thomas)擔任聯合專欄作家、作家和廣播評論員已有35年以上的歷史。他的最新著作是《美國的到期日:帝國和超級大國的陷落與美國的未來》。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的觀點。